惊呆了

惊呆了

79年解放军三天打下谅山,黎笋死不认输,西方媒体:越军不堪一击

访客

1979年3月31日,时年72岁的黎笋率部到谅山慰问越军残兵败将。面对满目疮痍的谅山城,黎笋没有了战前那种不可一世的神情,而是全身微微颤抖,哽咽着,欲哭无泪,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

或许,在黎笋眼里,谅山市成了废墟不要紧,大不了重建,反正战前的谅山也没几间像样的房屋;第3步兵师全军覆没也不要紧,大不了再组建13师或者23师,越南有的是人;可是,现在丢的不是谅山城,而是他70年的老脸丢尽了。

给脸不要脸

1979年3月2日上午9点左右,原解放军164师491团3营8连一个班的战士在炮兵和坦克部队的协同下,攻入位于越南谅山省谅山市北区的谅山省府大楼,很快就肃清了大楼里的越军。

此时,在广宁省方向、谅山省方向、高平省方向、莱州省方向和黄连山省方向的解放军各部,基本完成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预定目的。


谅山市是越南首都河内北面的锁钥之地,越军在此经营多年,自认为谅山防线坚不可摧,所以,黎笋集团在谅山战役正式打响时,一直都没有打算疏散居住在河内的各国外交使团。

考虑到国内经济建设事业为重,没有必要在越南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于是,中央军委于3月2号中午就命令东线兵团暂时不要南渡奇穷河,给越南当局留个面子,让他们心服口服,好好在谈判桌上认输。

没想到,北京时间3月2号中午12点左右,中央军委刚给越南当局这个面子,看其是否愿意真心实意谈判的时候,黎笋指使亲信使用英语、汉语、越南语等多种语言向世界宣称:“谅山防线坚不可摧,中国军队付出惨痛的代价后,始终没能迈进谅山市区一步。”

这个时候,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外国媒体就问越南当局:极具象征意义的谅山省府大楼已经被中国军队夺取,为何贵国却称中国军队没能迈进谅山市区一步?

黎笋集团解释称:谅山市区是在奇穷河南岸,中国军队控制的只是刚开始建设不久的谅山市北郊,确实没有攻入谅山市区。

此时,越南当局一边收拢谅山市北区残兵败将,一边抽调隶属越南第三军区的327师和第四军区的337师北上增援谅山市南区;一边疏散谅山市南区的百姓。看这架势,黎笋言下之意就是,老子不服,有种你们中国军队渡河南下,咱们接着干!


那就再露一手

黎笋给脸不要脸,死活不认输,中央军委经过短暂研讨,最终决定继续打过奇穷河,再打黎笋集团的脸。

3月4日早上6点50分左右,解放军原55军及配属部队动用60个重炮连300余门火炮,在谅山市北区同时开火,一时间,谅山南区的上空尽是数不清的火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将越军伤病的哀嚎声惨叫声给吞没。

谅山市南区的情况,和3月2日的北区差不多,越军的观察哨、碉堡、战壕、兵营、仓库、车辆等军事设施设备在解放军猛烈的炮火下,一个个被摧毁。

作战工事里,到处都是没人管的越军伤兵,场面惨不忍睹,一些刚从谅山北区死里逃生的越军士兵见状,便顾头不顾尾的到处乱窜,已经无心恋战。

紧接着,解放军步兵在重炮的掩护下,携带火焰喷射器、火箭筒、冲锋枪、轻机枪、迫击炮、重机枪等攻坚利器,南渡奇穷河。

谅山市南区一战,解放军打得毫无悬念。许世友将军和兵团其他首长认真总结了55军攻打同登镇的战斗,掌握了越军的作战特点和短板,采用了127师师长张万年提出的“牛刀杀鸡”战术,动用重炮将越军分割成若干个无法互相支援的网格。

然后,出动步兵部队,采取拉网式突击,哪里的枪炮声最密集,部队就往哪里靠拢。越军士兵只要缴械投降,就放其一条生路,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3月4日上午10点左右,位于谅山市南区的越南谅山市委大楼,被解放军163师489团2营一部和该师直属侦察连一部攻占。3月5日下午2点左右,谅山南区最后一个制高点也被解放军拿下。

此时,谅山市越军指挥部向河内报告称:他们(中国军队)的炮火太猛了,部队无力抵抗,谅山已丢失……

丢失谅山,使得河内门户大开。要命的是,盟友苏联战前白纸黑字承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你的事,谁敢欺负越南咱们一起打谁,可这个时候,苏联都没有出兵直接介入的意思。这下,黎笋真的心慌了。

无奈之下,只能下令正在增援谅山途中的各部立马回防河内,谅山残兵败将统统撤往河内,通知各国使团及家属火速离开河内……

谅山通往河内的大小公路上,载满军用物资的卡车,装满被褥锅碗瓢盆的百姓手推车,牛车,一辆接着一辆,路边尽是缺胳膊断腿没人管的越军伤兵。道路拥堵,叫骂声和哀嚎声交织在一起。

此时,解放军55军炮兵部队只要来个齐射,这些越军残兵败将都得统统回老家。但是,解放军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放了越军一马。不久,中央军委就发表撤军声明并命令参战部队交替掩护,开始撤回国内。


被打脸了欲哭无泪

3月5日当天,就在黎笋集团发布越南全国战争动员令,要求16岁以上50岁以下男女青年都要做好上战场准备的时候。《法新社》发表社论称:解放军打破了越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3月7日,瑞士《自由报》发表了题为《打破神话》的社论,客观分析了中越两国军队在交战中的得失。

3月16日,中国军队全部撤出越南,中国军民载歌载舞庆祝胜利。黎笋和他的亲信没了战前那种不可一世的神情,为了给越南民众一个交代,不得不亲自到基层去慰问那些捡了一条小命逃回来的残兵败将。

3月31日,黎笋率部来到沦为废墟的谅山市,看到部队士气低落,又看到他们自认为坚不可摧的工事如此不堪一击,黎笋全身微微颤抖着,欲哭无泪,许久不能说话。

黎笋有话说不出,美国《纽约时报》替他说了出来。早在纽约时间3月7日(已经是北京时间3月8日)就发表社论称:谅山是河内北大门,苏越联军在这里投入了一支列装了最新式防空导弹的防空部队,投入了列装苏式武器装备的第3步兵师,投入了坦克部队和列装反坦克导弹的特战部队。结果,这些被越南当局视为精锐的部队,在中国军队面前不堪一击。

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无力阻止中国军队攻占谅山市,直接说明,中国军队有能力攻占越南任何一座城池,越南当局实施的军事扩张计划行不通。


从骑虎难下到认命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历时28天。中国军民以自身伤亡27000余人,其中牺牲6000余人的代价,击毙越南正规军47700余人,加上被毙伤的越南民军,公安军,越军在此次战争中,损失兵力不下10万。

中国解放军缴获了苏联援越的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狙击步枪这些当时领先世界的武器装备,使得擅长仿制的解放军很快就丰富了自己的武器库,得以鸟枪换炮。

而越南损失的,不仅仅是将近10万兵力那么简单。越军不堪一击,就连撤军途中的解放军部队都没能力实施反扑,还让许多苏联援越的秘密武器落入中国军队之手,这让苏联高层非常恼火。黎笋集团则埋怨苏联的援助不给力,而且援助也不及时。就这样,苏越双方互相埋怨。

中国军队完成胜利撤军行动后不久,原本由苏联控制的埃及倒向美国阵营,使得美苏在二战结束前就在中东地区划分的势力范围发生巨变。自越南战争以来苏联主动进攻美国处处防守的局面即将发生改变,苏联南下控制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计划又增加了难度。

这个时候,黎笋虽然知道越南惹不起中国,但是,事到如今,他已经身不由己了。他要是敢认输,愿意与中国进行和谈,苏联将会众叛亲离,那他的下场将会像吴庭艳那样,随时脑袋搬家。

所以,在明知越军不是解放军对手的情况下,黎笋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于1979年4月初匆匆扩军后,随即对中国边境实施武装挑衅,西线仍旧侵占老挝和柬埔寨。


1983年,发现柬埔寨反越武装力量在泰国边境地区活动后,黎笋集团动用海军陆战队频繁攻入泰国境内。仗打得越来越难,越南变成了“越南”。可黎笋不敢对苏联说一个“不”字。不然,阿富汗的哈菲佐拉·阿明将会成为他的榜样。

1984年,中国军队发动两山战役,北线越军损失惨重。在西线,侵泰越军也占不到一丁点便宜,侵柬越军陷入泥潭无法自拔。苏联因陷入阿富汗战争泥潭无法自拔,援越的总额一天不如一天。

心力交瘁的黎笋终于撑不住了,身体每况愈下。1985年,黎笋开始主持越南经济改革工作,采用行政手段干预物价,调整工资,允许军队经商。结果,越是干预,市场就越混乱。

1986年5月,知道自己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了,被人暗杀也无所谓了。于是,黎笋破天荒主持召开了长达19天的改革会议,一下子就撤掉包括素友这些亲信在内的8名越南部长的职务。

让此前被架空的武元甲等人继续出山,为其继任者收拾烂摊子做准备工作。7月10日,黎笋“回老家”了。

黎笋死后,武元甲、阮文灵、长征、范文同四人共同接任。这四人当中,除了范文同是黎笋集团核心人物外,三人皆为亲华派。从这个班子来看,黎笋算是认命了。

参考资料:

【1】张卫明、金辉、张惠生:中越战争秘录(英雄颂系列)[M]中国青年出版社,2012

【2】佚名:浴血奇穷河:解放军歼灭越南“金星师”[J]法制博览,2015(07):18-21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