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国民党曾制造过一系列惨案 民国奇案:20多名妇女被美军侮辱,国民党应对令人感叹:败得不冤

访客

众所周知,本质上,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就是一个倚仗英美列强的买办政权。因此,国民党对于美国的依赖和惧怕几乎深入骨髓。


国民政府

不过,对于蒋介石和国民党而言,成为买办并非毫无好处,至少,不但以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赚得盆满钵满,而且,国民党也确实依靠美国的支持才维持了统治。在这一点上,解放战争时期表现得也十分明显。

1945年8月日寇投降之后,国民党一跃成为当时中国最强大的力量,而且没有之一。当时的国民党有多强?倚靠美国的支持,国民党一跃成为一支占据中国绝大部分精华地区、拥有430万大军(包括百万美械装备)的庞大武装力量。

当时,美国对于蒋介石的援助几乎是全方位的。除了将大量二战时期生产的武器装备和军事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中国,武装国民党军队之外,为了抢占抗战胜利果实,美军甚至不惜赤膊上阵,用他们的军舰和飞机将位于后方的国民党军队源源不断的运到内战前方。

也正是因为美国对于蒋介石的援助,整个解放战争时期,虽然美军部队并没有在中国大范围驻扎,但是,在全国各大主要城市都有美军的驻华机构。


这其中,位于湖北省会的武汉自然也不例外,作为九省通衢,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武汉都拥有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因此,美军在武汉也有自己的驻华机构。当时,美国空军在武汉的机构,位于鄱阳街上的景明大楼。

景明大楼在武汉是颇有名气的,甚至一度成为当地的地标性建筑。这座大楼的来历也与列强有关,1917年,它是由英国景明洋行设计制造的。

由于大楼的设计目的就是作为洋行的大楼,因此,这座建筑设计十分气派,大楼底层外墙用长条石条,建筑二层以上全部是落地玻璃窗,大楼整体典雅气派,别具一格,在当地十分有名气。

经过几十年发展之后,到1945年抗战胜利时,曾经的景明洋行大楼变成了外国侨民在武汉的公寓。当时,这座大楼1层是办公场所,二三层为公寓,四五层则是业主自住。


景明大楼

由于条件优越,这座大楼汇集了大量在武汉的各国侨民。当时,居住在景明大楼的,有英国人、美国人,也有四处流浪的犹太人。当然,由于美国最强,与国民党的关系最为密切,因此,当时景明大楼上住的美国人最多。

也正是因为景明大楼本身气派,又是外国侨民的聚集地。因此,美国驻华空军也看中了这个地方,决定将景明大楼设为美国驻武汉空军临时招待所。也因此,解放战争期间,景明大楼成了美国军人在武汉的作乐场所。

众所周知,美国军队大概是世界上最管不住自己裤裆的军队了,即便现如今,美军在全世界各地的基地之中依然屡屡爆出性侵丑闻。

而这样的传统,其实是颇有“传承”的。他们的前辈——上世纪四十年代的驻华美军自然也不例外。事实上,因为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买办本质,再加上当时的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因此,美国在中国的驻华机构和军队格外猖獗,他们在中国享受着种种特权,几乎与太上皇无异。再加上驻武汉的美国空军并没有作战任务,因此,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寻欢作乐,肆意妄为。


景明大楼

1948年7月22日,美国的美孚公司汉口分公司大班利富即将离开中国返回美国,他也住在景明大楼。因此,他便与同样住在此地的美国空军军官约翰商量,为自己办一场送别舞会。

在办舞会寻欢作乐方面,美军历来是十分精通的。所以,约翰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江汉歌舞厅的乐队指挥,请他承办。

江汉歌舞厅的乐队指挥是菲律宾人赛拉劳,由于菲律宾原本是美国的殖民地,独立之后也与美国关系极为密切。所以,两人本来就有很深的交集,承办舞会还有好处可拿,赛拉劳一口应承。

三人商量决定,将舞会办在景明大楼5楼利富所住的地方。而且,三个人还商定了舞会的要求:只邀请中国妇女参加伴舞,不许中国男人参加。

商量完毕之后,塞拉劳开始邀请中国妇女。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菲律宾人,对中国当地并不了解。所以,他将目光转向了他的同胞哥哥克劳兹。

因为克劳兹来中国比他早很多,对于武汉当地十分了解,而且,克劳兹的妻子章月明还是舞女出身,交际广泛,不但认识许多舞女,而且也认识当地的官太太。


民国舞会

所以,赛拉劳找到了克劳兹和他的妻子章月明,说明了举办舞会的要求,同时,还给了张月明一沓美元,当做邀请女伴的费用。

对此,本身就是舞女出身的章月明欣然领命,她托江汉歌舞厅茶房领班杨玉麟为她约舞伴,并且说明了要求:伴舞的人越多越好,凡是参加的女伴都有报酬。

杨玉麟接到要求之后,又请了茶房的刘宝山帮忙,而刘宝山则将自己的相好、同样出身江汉歌舞厅的老舞女曹秀英加了进去,并请她一同帮忙邀请人。

曹秀英原本是当地颇为有名的舞女,可是年纪大了之后身材走样,已经无法从事舞女行业,生活大不如前。因此,对于刘宝山的来意十分开心,当即联系了四名江汉舞厅的舞女。

最后,曹秀英又根据自己的人际关系,邀请到了三名官太太。之后,赛劳拉等人通过其他关系,又先后邀请了10多名官太太和小姐参加。在当时,参加洋人的舞会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时髦的事情,因此,接到邀请之后,大多数人都欣然同意。


民国名媛形象

所以,这场舞会可谓十分热闹,除了十几名舞女之外,还有不少达官贵人的妻子和小姐。例如,当时武汉市参议会议长张弥川的二太太也在此列。而参加舞会的女伴年龄,年纪最大的是曹秀英,32岁,最小的则是曹秀英的女儿曹志兰,只有15岁。

精心打扮盛装出行的20多名女伴到达景明大楼时,大楼已经灯火通明。当时,参加这场舞会的男宾来源十分复杂,有陈纳德的部分飞虎队成员,有美国空军的军官,也有美军驻华军官以及英国侨民,总计20多人。

舞会开始时,他们个个衣冠楚楚,在乐队的伴奏下翩翩起舞。然而,就在舞会开到午夜时分时,美国军官们突然兽性大发,一个美军军官甚至当众将一名中国女子按在地上脱她的衣服。

美军兽性爆发后,紧接着舞会电灯熄灭,乐队离开,洋人们更加肆无忌惮,纷纷抓住一名女性施暴,场内一片混乱。

最终,除了少数几个人侥幸逃脱之外,其他大多数参加舞会的中国女性都没能幸免,有的人甚至被轮奸了三次。

而侥幸逃脱的舞女立刻向汉口市警察总队报警。接到报警之后,武汉警局局长却懵了:出不出警呢?

接到报警不管,无论是警局要求还是良心的都过不去,但是,如果去救,涉案的人都是美国人,是国民党惹不起的“洋大爷”,如果再惹上外交纠纷,更能够让他一个局长吃不了兜着走。


民国舞会

几经纠结之后,警局还是派了第六分局的几名警察前去侦查。警察到达警兵大楼之后,毫不意外地遭到了洋人的阻拦。而警察又不敢对洋人强行搜查,所以,浪费了许多时间,几经请示联系之后,最终警察才进入舞会。

而这时,已经是第2天凌晨3点。舞会开办地——景明大楼五层已经仅剩下富利和约翰两个人。不过,舞会大厅却还没来得及收拾,屋里一片狼藉,被撕破的衣服随处可见。

然而,当警察问及情况时,利富和约翰都表示:这是举办一场送行舞会,没有发生任何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

然而,当警察想去现场拍照时,却被约翰拒绝,警察想拿走现场的证物,依然被拒绝。由于这些人是惹不起的洋大人,来检查的警察什么也没带走,就悻悻然地离开了。

第二天,虽然这些驻武汉的美军竭力遮掩,虽然警察也只是粗略的了解,但是,由于涉及的人很多,这件事还是被外界知道了。

1948年8月8日,一名《中国晚报》的记者通过私人关系,了解到这场骇人听闻的美军军官群奸中国妇女案,他原本想找汉口市警局了解情况,却不料遭到拒绝。


然而,这名颇具正义感的记者并没有放弃,他直接在当天的《中国晚报》上将这桩丑闻报道出来。而且,还将这个丑闻定义为“大规模、有预谋、有准备的轮奸”。

外国洋人在中国的大土地上对中国妇女进行轮奸,而且参与者和受害者还有数十人之多,如此新闻一经曝出,就引起了全国的怒火。

全国各地的报纸也开始纷纷报道,这进一步引起全国哗然。甚至,就连海外侨胞都发来电报,谴责驻中国美军的行径,并要求国民政府“严惩罪犯,维护国体”。

然而,此时的国民党政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依然在竭尽全力地封锁消息,试图顾全所谓“国家名誉”和“盟邦友谊”。而对于施暴者,武汉市的警局更是置若罔闻。

对于这场舞会的元凶,尤其是组织者美国人利富和菲律宾籍侨民赛拉劳,国民党没采取任何措施,不但让他们轻而易举地逃亡了香港,而且,其他参与轮奸案的美国军官以及英国侨民也始终逍遥法外。


舞会

甚至,就连这场舞会的组织者,菲律宾籍的克劳兹仍安安稳稳地居住在武汉,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是参加这场舞会同时还是受害者的章月明、杨玉麟、刘宝山、曹秀英等人,被警察要求“承担罪责”。

紧接着,施暴者也开始颠倒黑白,例如,美孚公司职员、强奸犯之一的陆惠人就曾给国民党汉口市警察局写信,声称“所谓的强奸完全是子虚乌有”,甚至污蔑受害者是因为“舞资”的问题发生矛盾。

然而,少数人的颠倒黑白和不作为显然无法遮掩真相。群情滔滔之下,国民党汉口警局迫于压力做了一些调查之后,初步出具了一份调查结果,调查报告基本还原了案发的经过。

而这份调查结果,则进一步让景明大楼事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所以,虽然1948年时国民党在解放战场已经兵败如山倒,不过,在上海、南京、北平、青岛等多个有美国人聚集的城市,依然爆发了群众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严惩罪魁祸首,维护国体尊严,维护民族尊严”。

面对滔滔民意,国民党政府一方面假模假样地成立了多个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前往武汉调查。另一方面,却开始混淆是非,甚至有人将强奸说成舞会之过,并因此提出了“禁止开舞会”的提案,可谓深得乾坤大挪移之奥妙。


景明大楼

而国民党多个部门组成的所谓联合调查组,也始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国民党汉口市警局更是声称:“被害者既不愿出面,本局亦不便捕风捉影”,公然不作为。

当然,此次案件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国民党却依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推诿,除了国民党一贯的腐朽没落和低效率之外,其实也与国民党与美国交往中的天然低一头很大关系。

要知道,为了获得美国的援助,蒋介石几乎与当年的晚清政府没什么两样,他与美国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这其中,就有《处理在华美军人员刑事案件条例》。

根据这个条例:

对美国人员在中国境内所犯之刑事案件,归美军军事法庭及军事当局裁判。

也就是说,美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犯了法,却不会受到中国法院的审判,只能将犯罪的美国人交给美国人的法庭,公然给予美国人治外法权,蒋介石的丧权辱国可想而知。


蒋介石

而对于国民党自欺欺人的行径,国内不少人也看得十分清楚。例如,汉口的《正义报》就曾这样说过:政府当局为了怕事情闹僵闹大,妨碍邦交,一直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在处理这些案件。

所以,虽然这起发生在景明大楼的美国军官群奸中国妇女案早已铁证如山,然而,国民党当局却不敢也不愿意去真正调查他们,始终采取消极态度。

但是,消极如鸵鸟一般消极躲避,将脑袋埋在沙子里显然并无法解决问题。面对舆论的强烈反应,洋大人又不敢动,最终,国民党当局决定找替罪羔羊来平息众怒。

1948年年底,国民党武汉警局将章月明、杨玉麟、刘宝山、曹秀英等人逮捕。这显然是十分可笑的。

如果说杨玉麟等三个人被逮捕是因为他们是舞会的参与策划者,尚有一定原因和理由的话。那么,将本是受害者的曹秀英也抓起,就太过滑稽。而且最讽刺的是,曾遭受美国军官侮辱的曹秀英被抓的罪名,居然是“妨害风化”。


民国舞会

抓了这些原本是小喽啰和受害者的替罪羊之后,1949年4月1日,在国民党即将失去大陆之际,国民党汉口市地方法院根据国民党当局的旨意正式开庭,并宣判这场拖了近8个月之久的集体强奸案。

这场所谓的审判从一开始就十分滑稽,当时,法庭上被告席空无一人,受害者也没有人出席。最终,检察官以“妨碍风化”和“意图盈利”的罪名对章月明、杨玉麟、刘宝山、曹秀英等人进行提起公诉。

章月明、杨玉麟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刘宝山、曹秀英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就这样,这场轰动全国的美国军官群奸中国妇女案,最终以受害者被惩处,施暴者逍遥法外宣布告终。

而在这场宣判仅过了十几天之后,4月20号,解放军百万雄师渡过长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解放了包括武汉在内的大陆所有城市。国民党这个已经彻底腐朽没落的政权,因此失去了大陆,从此龟缩海岛苟延残喘。


渡江战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