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为拱卫北京,中国河北60年代修建“地下马奇诺防线”,如今已解密

访客

因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一直受到重视。张家口野狐岭要塞是中国北线的第一堡垒,是祖国的北大门。1969年,我国根据这里地形,并结合内蒙古高原坦荡无垠、无险可守,宽正面、大纵深的特点,修建了许多人造山,还修建了总长达数千公里的地下坑道。这一战备工程持续了近二十年的时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才完全停止。野狐岭一线的要塞,也因此被称作“中国北疆第一要塞”、“中国的马奇诺防线”。如今,随着祖国的强大与和平的到来,这里已开放成为了旅游景区。




01.野狐岭作为军事要塞不是被“说”出来的

如今的野狐岭要塞已经开放,与苏蒙联军烈士陵园、蒙金大战古战场遗址、六代长城古遗址共同构成了大军事旅游区。位于张北县城正南方向,毗邻207国道。以70年代国防、人防地道工程为主体,以802演习纪念馆为依托。建有“802”演习纪念馆,馆内以大量照片、图片展示了我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展馆设有电子游戏对抗区、电影放映厅等。

开放的景区因山就势,精心打造了华北地区在真实的军事阵地开展真人CS大战的俱乐部。矗立的碉堡、神秘的地道、燃烧的战火、弥漫的硝烟,给游客带来全新的军事体验。在凸显军事旅游特色的同时,激发和弘扬着人们心中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

作为军事要塞的野狐岭不是被人们“说”出来的。在以前的文字里,我们大致介绍过野狐岭:一条东西走向、起伏较为平缓的山岭,为阴山支脉苏克鲁山。这道天然的山脉形似一条大坝,北面是蒙古高原,人们叫它坝上;南边是丘陵地带,人们叫它坝下。海拔虽然不是很高,只有1600多米,但它却是一道巨大的长城,成为了一条游牧与农耕的天然分界线,北方游牧民族如果突破这里,就会直入华北,而首先受到威胁的就会是北京。所以,野狐岭被称为“京西第一坝”,而张家口也因此成了“拱卫京畿、屏蔽中原”的门户。



在历史上,唐朝与室韦、契丹以及后来的蒙古与大金,都在这里进行过大战,尤其是1211年,成吉思汗率十万蒙军与三十万金军在此展开血战,大败金兵,让蒙古从此真正兴起,有了四处扩张、称霸天下的野心和欲望。对中原王朝来说,真正重视此地应该是在明朝,尤其是明成祖朱棣在1421年迁都北平、天子守国门以后。

与之相伴的大致历史是这样的:明朝取代元朝后,为了肃清元顺帝的残余势力,1370年,朱元璋命左副将军李文忠率兵10万北征,在野狐岭进击元军,追至兴和城(今张北县城)元兵投降。但这并不意味着天下由此太平,在之后的数百年里,残元势力会时不时地出现于此处,让野狐岭一带狼烟时起,战事不断。

元朝的灭亡只是使蒙古帝国失去了中原的领土,而蒙古帝国依然存在。蒙古贵族退出中原后,仍保持着对蒙古高原大漠南北的统治,与明王朝相抗衡,这个政权史称“北元”,仍然企图重新入主中原,并不断进行收复大都的军事反攻。

明朝一直想要消灭北元势力,统一全国,于是两者之间不断有战争爆发,但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无法取胜。如此,北元蒙古与明朝两个政权对峙的局面维持了长达二百余年。为此,明大将军兰玉、武安侯郑亨、江阴侯吴高均都曾率兵在野狐岭与敌交战。1410年,明成祖朱棣率大军北征蒙古鞑靼部也曾来到野狐岭。野狐岭的防务对明朝的重要性,在这些战斗的足迹里已是不言而喻了。

1626年,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继位,改国号为清。继续与明争战,从东北打到今内蒙古,西征察哈尔。1632年,清兵在野狐岭一线集结大军,直到明朝政府答应在张家口展开“互市”,才退兵而去。1644年,清兵在明朝将领吴三桂的引领下大举进入山海关内,随后逐渐建立了对全中国的统治。北京作为首都,野狐岭一带的军事意义得以延续,也一直将张家口作为战略要地经营,1909年建成的京张铁路就是最好的说明。




02.最早在这里修建地下军事工的竟然是日寇

也许,今天的人们不会想到,在野狐岭一线率先修筑地下工事的竟然是日寇。

察哈尔省,我国原省级行政区,简称“察”,察哈尔特别区建于1912年,察哈尔特别区政府初驻直隶省张北县,1928年改置为察哈尔省,省会驻万全县,1947年6月析万全县县城置张垣市(张家口市),省会改为张垣(今张家口市桥西区)。

1933年,长城战役之后,日军越过长城,向华北渗透,并于该年春天占领察哈尔部分地区。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等人在张家口于1933年5月26日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于6月开始向察哈尔和热河的日军发动进攻,在7月中旬将日军全数逐出察哈尔,此为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首次收复失地。

然而,1935年6月6日,四名潜入中国察哈尔省境内偷绘地图的日本特务,在张北县被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第一三二师扣留八小时后放行。6月11日,日方借此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无理要求。6月27日,国民政府指派察哈尔省代主席、民政厅长秦德纯为代表,与日本关东军代表土肥原贤二以换文方式签订损害中国主权的“察哈尔协定”,又称“秦土协定”。



在这个“协定”中,国民政府同意从察哈尔省撤退中国驻军和国民党党部,解散抗日机关和团体,聘日本人为军事和政治顾问。随着第二十九军部队被迫从察哈尔撤往河北,察哈尔省近八成的疆域落入日本人的掌控之中,成为了日伪势力的大本营,华北地区最后一道屏障也荡然无存。

日寇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野狐岭的,以沟通坝上、坝上的天堑狼窝沟为据点,弹压当地数千名民工沿野狐岭挖战壕、修碉堡、凿山洞。从1939年开始,他们在野狐岭一线修筑了庞大的地下军事工事,致使每一座山包都几乎被掏空,仅暗堡就修筑了二百多个,大小交通壕总长达六百余里(刘丽普《狼窝沟:苏蒙联军攻破日军防线》燕赵都市报,2005-08-01)。

修筑这些工事的日军部队是独立混成第2旅团的部分部队。1938年3月在北平地区编成,任务是配属所在军司令部在张家口担任地方治安和守备。其第三任旅团长、被日本国内誉为“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在黄土岭围歼战中,于1939年11月7日八路军击毙。

独立混成第2旅团修筑工事的日军部队,在张家的侵略罪行一直持续到抗日战争结束。在修筑工事的过程中,每峻工一项工程,他们就将民工拉到安固里淖(蒙语,意为有鸿雁和水的地方,位于张北县。史称鸳鸯泺,是华北第一大高原内陆湖,草原面积23万亩,水域10万亩。这里水草丰美,鹅雁栖息,从辽、金到元代,一直是皇家游猎、避暑胜地)秘密杀害,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屠杀当地民工高达三千余人。

03.战备工事曾经与华北大演习相伴扬我军威


结束日军暴行的是苏军普列耶夫上将和他率领的苏蒙机械化师团。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10日蒙古人民共和国对日宣战。苏蒙联军由普列耶夫上将率领第27摩托化步兵旅和第3炮兵团及蒙古骑兵一部于8月14日进入张北县城。

联军每日以大量炮弹倾泻在日军阵地上,威逼日军尽早投降。当时野狐岭一带的日军第2独立混成旅团,约有万余人,妄图凭借险要地形和坚固工事负隅顽抗,拖延时间,以掩护其居住于张家口地区的日本人撤退。

19日,联军与日军在黑风口一带展开激战,首先突破了黄花坪日军阵地。接着在北路大桥的争夺战中,先后击退日寇数十次反扑。20日,联军以猛烈的炮火轰击野狐岭沿线的日军前沿阵地。随着炮火不断延伸,联军以轻型坦克、摩托车队为先导,部队一字形展开,冲上正面阵地。日军拼命抵抗,与联军展开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战斗异常激烈,联军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日军只能投降。

然而,到了21日,经过一夜喘息的日军却变了卦,以种种理由故意拖延投降时间,并在当天夜里,向张家口方向撤逃。22日清晨,苏蒙联军再次向日军阵地全线发起攻击,但当时日军大部已经撤退,缴械投降的是没有来得及撤退的阵地守备部队。联军很快取得了战斗的最终胜利,并在整个战斗过程中,击毙日军200多人、俘虏将官1人、军官81人、士兵578人,缴获了大批弹药和军需物资。而日军只能在撤逃时,从多名日军尸体上割下他们的小手指,用布包起来,装入饭盒带回日本。


战斗结束后,当地政府和人民为了纪念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的苏蒙联军烈士(54名苏联红军、6名蒙古人民军战士),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在山峰上修建了墓地、烈士纪念碑,以致哀悼。今天,当人们由张家口进入野狐岭坝头黑风口,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塔尖上金色五星熠熠生辉,位于苏蒙烈士陵园中央的“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不仅是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更是野狐岭要塞一道靓丽的旅游景点。凝结着中、苏、蒙三国人民的战斗友谊,体现着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

在高原的阳光里,烈士纪念塔庄严肃穆、熠熠生辉,山岭上的草碧花红都在讲述着英雄动人的故事和当年的雨雨风风。也正是在这一带,被称为“北疆第一要塞”的野狐岭,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为拱卫北京,被修筑成了“中国的马奇诺防线”。根据当地资料显示:当年修建的地下战备工事主要在张家口坝上的尚义、张北、沽源到承德的丰宁、围场几百公里的坝头一线,总长达数千公里。修建一直持续了二十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完全停止。


另外,人们还根据内蒙古高原坦荡无垠、无险可守,宽正面、大纵深的特点,修建了许多人造山。人造山系人工掘土堆成,长一百米,高四、五十米,底部设有枪眼、炮位,每座人造山由一个守备连在地下坑道中守卫,以迟滞在可能发生的突袭中,对方机械化部队的推进速度。

然而,这一切随着苏联解体后中俄关系修好以及人民解放军华北大演习后,被逐渐公开。人民解放军华北大演习,是1981年9月14日至19日解放军在华北张家口北部地区,举行的一次现代化装备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也叫802演习。演习结束,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分列式,被称为“1981年华北大阅兵”。




解放军华北大演习11万人参加,坦克1300辆,火炮1500门,飞机285架,汽车8000多辆。在当时中国乃至亚洲都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涉及到张家口市张北、万全、宣化等多个县。虽然没有涉及狐岭核心战备工事,但与张家口的地理特点和军事意义是分不开的。

演习在国内外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给我国人民以极大的鼓舞,对国际霸权主义者产生了一定的威慑作用。国际舆论评论道:这“是一支精良的军队”,是“一次精彩的演习”,是人民解放军最盛大的一次力量显示。

作为特殊时期的历史烙印,张家口野狐岭要塞始终能够让人们看到我国在现代作战环境中,强大的组织和动员能力,以及野狐岭要塞曾在捍卫我国本土安全和应对北方的军事压力时起到的重要作用。今天,野狐岭要塞已经开放成为了旅游景区,印证和体现的是我们在和平发展上,不断强大的国家自信和国家实力。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