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芝加哥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芝加哥如何转变为一个高耸的城市

访客

1833年,当时的美国芝加哥还仅仅只是美国的一座荒前哨,只有350名居民,聚集在潮湿的土地上的一个个小型的军事要塞的周边。这个地方被当地人称为奇加古,或“野生大蒜之地”。到本世纪末,这片荒凉的沼泽地已经变成了一个拥有170万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以其密集的铁路网、高效的屠宰场、火热的高炉闻名于世,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

芝加哥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芝加哥如何转变为一个高耸的城市

芝加哥的崛起如此突然和令人震惊,以至于许多观察家得出结论,芝加哥的崛起一定是由大自然或上帝注定的,这一观点与19世纪美国扩张和进步的必然性的信念相呼应,即所谓的天命论。例如,1880年,伊利诺伊州前副州长威廉·布罗斯告诉芝加哥历史学会的成员们,“自然的作者选择了这座伟大城市的所在地。”1923年,芝加哥大学地理学家J.Paul Goode在芝加哥地理学会的一个演讲中说地理位置使其增长不可避免。他的演讲题目是“芝加哥:命运之城”,

大自然赋予了芝加哥一个至关重要的区位优势:芝加哥位于五大湖和密西西比河流域之间,使在那里工作或生活的人们能够乘船一路航行到大西洋或墨西哥湾。但单靠地理因素并不能保证芝加哥的命运:芝加哥的发展,就像许多其他美国城市一样,也取决于政府主导的工程项目和对我们最基本资源——水的掌握。在19世纪30年代到1900年间,立法者、工程师和数千名被遗忘已久的劳工为芝加哥创造了一种新的人造地理环境:修建运河和下水道,修建城市街道,甚至逆转河流。这些不朽的工程成就和大自然一样,刺激了芝加哥奇迹般的发展,并为其他美国城市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模式。

芝加哥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芝加哥如何转变为一个高耸的城市

芝加哥地理的前景对1673年第一批通过该遗址的欧洲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皮草商人路易·乔利特和耶稣会传教士雅克·马奎特划过伊利诺伊河和德斯·普莱恩斯河,穿过一条短而有时泥泞不堪的陆路,或波蒂奇河,到达芝加哥河,然后流入密歇根湖。Joliet对这条线路的帝国可能性感到惊奇,因为它连接了墨西哥湾和大湖区北部的领土,他向法裔加拿大总督报告说,“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乘船去佛罗里达”,只需建造一条运河。这样一条运河将把魁北克与大陆内陆肥沃的土地连接起来,乔利特建议总督说,在那里“建立新殖民地有很大的优势”,从而扩大了其利润丰厚的毛皮贸易业务的范围。

法国人从未承担过这条运河,也没有实现过他们的帝国愿景。但即使没有运河,这条运输路线对于皮货商来说仍然是一条至关重要的,即使常常令人不快的路线。1818年,美国皮草公司的一名员工Gurdon S.Hubbard从密歇根湖划过芝加哥河,来到了内陆6英里处的源头。在那一刻,他们的船必须被“放在短滚筒上……直到到达[泥]湖。”在三天的时间里,这些人艰难地通过了港口。“四个人只留在一条船上,用……杆子推着,还有六八个人在旁边的泥泞中涉水……[还有]其他人忙着背着我们的货物。”,这些人被水蛭包围,水蛭“粘在皮肤上很紧,如果用武力把水蛭移走,水蛭就会碎裂。”

芝加哥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芝加哥如何转变为一个高耸的城市

在19世纪30年代,伊利诺伊州官员受到纽约伊利运河(1825年)和俄亥俄和伊利运河(1832年)成功的启发,开始修建伊利诺伊和密歇根运河,它的目的是利用重力将芝加哥河中的水虹吸出来,从而有效地逆转河水的流向

当芝加哥人举起他们的建筑,城市开始重新发展,切斯堡的下水道淹没了河流的废物,造成了新的问题。芝加哥河直接流入密歇根湖,这座城市的饮用水源。最初,污水量很小,湖水稀释了它的污染效应,正如切斯堡所计算的。但是,当芝加哥的人口从1860年的10万增加到1870年的30万时,粪便、化学物质和腐烂的动物物质进入水道的数量成倍增加。河水的恶臭变得难以忍受,污染开始流入城市的饮用水。

是时候进行更多的工程了。1865年,切斯堡和州政府官员决定通过一项古老的提案来治理芝加哥的水污染:在伊利诺伊州和密歇根州的运河上挖一条深的通道,这一次,实际上是把芝加哥河改道,把芝加哥的污水排放到运河里,远离密歇根湖。六年后的1871年7月15日,成群结队的人挤满了河岸,看到工人们砍倒了一座将河流和运河隔开的临时水坝。旁观者向河里扔了几根稻草,看着它们慢慢地开始向运河漂去,远离饮用水。

芝加哥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芝加哥如何转变为一个高耸的城市

从那以后,芝加哥就一直在生长,而且大部分时间,它的河流都是向后流的。1900年,芝加哥卫生区,一个地区性的政府机构,完成了新的,更深的卫生和船舶运河,这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肮脏的芝加哥河远离湖泊,就在大都市区人口已增至950万的今天,

河的倒转标志着芝加哥奇迹般崛起的关键时刻。这是一系列由国家精心策划的伟大工程项目的高潮,创造了污水、饮用水的条件,以及一条连接五大湖和密西西比河流域的路线,使芝加哥成为1914年卡尔·桑德堡描述的大工业城市:“屠夫、工具制造商、小麦堆垛机、玩家有了铁路和货运公司,芝加哥的历史印证了一句古老的格言:地理就是命运。但该市的经验也表明,地理不仅仅是布罗斯和古德所暗示的一个固定的自然事实;地理也是人们和政府不断创造和改造的东西,一个像水一样流动的东西。芝加哥以政府主导的水利工程项目为基础的增长模式在20世纪被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等其他城市复制。芝加哥和其他城市的这段以工程为主导的增长历史,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来说,既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故事,也是一个警示性的故事,因为气候变化要求我们对城市进行工程设计,以阻止海平面上升。如果说地理是命运,芝加哥的历史给我们带来了希望,那就是命运仍部分掌握在我们手中

标签: 芝加哥 美国 城市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