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简述 唐婉是否真的因为不孕被杜甫逐

访客

说到这个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其实知道的人都非常的唏嘘,很多人也都在说了,非常的可惜,在古代不能生育就真的是最大的过错了,不管你谁,所以让人觉得爱情这个东西怎么就这么不值钱了。最近很多人想问这个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是不是真的因为不孕才被拆散的呢?这个问题值得讨论,下面我们可以一起来分析看看,具体的情况吧。

真相:根据陆游自己在晚年的诗作(《剑南诗稿》卷十四)中得知,因为唐琬不孕,而遭公婆逐出。所以唐婉是真的因为不孕被杜甫的妈妈逐出家门的。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简述 唐婉是否真的因为不孕被杜甫逐出家门

《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译文:

你红润酥腻的手里,捧着盛上黄縢酒的杯子。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你却早已像宫墙中的绿柳那般遥不可及。春风多么可恶,欢情被吹得那样稀薄。满杯酒像是一杯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遥想当初,只能感叹: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地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脂红,又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春的桃花凋落在寂静空旷的池塘楼阁上。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可是锦文书信再也难以交付。遥想当初,只能感叹:莫,莫,莫!

赏析:

陆游出生于北宋行将灭亡之际,他从小聪颖过人,12岁就能作诗行文。陆游参加礼部考试,因受秦桧排斥而仕途不畅。他空有北伐抗金的愿望,可惜事与愿违,朝廷偏安江南一隅,爱国抱负无从施展,壮志难酬。

陆游满怀豪情壮志,他的诗词风格气势壮阔,寓意恢宏雄放,语言平易通畅,章法整饬谨严,《钗头凤·红酥手》却是罕见的缱绻深情,背后另有缘由。

陆游的原配夫人是陆游的表妹唐婉,二人青梅竹马,陆游20岁时与之成亲。唐婉是个才女,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才貌双全。结婚以后,他们琴瑟和鸣,鹣鲽情深。用现在的话说陆游是沉醉于温柔乡,无心功名。

对于大家族来说,金榜题名,仕途顺遂,撑起家族利益才是正途。古训:“女子无才便是德”,唐婉才情出众便是失德,陆母认为是唐婉耽误了儿子的前程,与自己相克,遂命陆游休妻。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简述 唐婉是否真的因为不孕被杜甫逐出家门

陆游实在难舍唐婉,另寻别院安置唐婉,来个假离婚。奈何其母不好糊弄,很快察觉,孝道为先,母命难违,陆游忍痛与唐婉分离,按母命另娶了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然而母亲满意了,陆游心里却仍惦记着唐婉。然不久,唐婉也在父母之命下,嫁给了同郡的一个才子赵士程。各自婚嫁,相思无用,两人这回彻底断了联系,陆游则去参加科考,求取功名。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三十一岁的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在山阴城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消愁之际,他忽然看到心心念念的唐婉和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尽管迫于母命与她分别多年,但心里对唐婉的感情却丝毫不减,想着自己曾经最爱的人就在眼前,而身边陪伴的不是自己,却是另外一个人,这种可望不可及的感受,就如同宫墙之内的绿柳遥不可及,悲痛之情顿时无法言表,便端起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正欲拂袖离去之时,唐婉却温情的款步走来,缓缓拿起石桌上的酒盅,为陆游斟满了手中的酒杯。这一举动更加令他悲喜交加,体会到了唐婉的深情,两行热泪早已潸然而下。一扬头便饮下了这杯十年来酝酿出的苦酒,然后就转身踏着眼前满春的桃花,走向身后的砖墙前奋笔疾书,提下了一首被世人称作千古绝唱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次年春天,唐婉独自游览沈园,不经意间看到了陆游再沈园所题的《钗头凤》,唐婉本身就极具才华,她看到陆游的这首词字里行间的悔恨和情深意重,心头不禁泛起万般感触,作为一个女文青的唐婉就随手在陆游《钗头凤》旁边又题了一首《钗头凤》附和:

《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浑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结果这两首诗越传越远,所有的事情都在青天白日之下一目了然,唐婉看着社会的舆论越传越远,于是满心受伤,郁郁寡欢,不久后就病逝了。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简述 唐婉是否真的因为不孕被杜甫逐出家门

可怜一代才女,因为被纠结在爱情当中痛苦不堪,于是忧思太多便失去了自己的性命,陆游是一直爱着唐婉的,只是他畏惧于母亲,不敢轻易与母亲相抗争,后来他娶了别的女子,也为陆家留下了香火,但是他却心系唐婉,始终都不肯放下,在他的一生当中,写下了无数首豪迈的爱国诗歌,但是在爱情的篇章里,他却始终离不开沈园,因为那里有过他爱而不得相守的女子,此人便是唐婉。

陆游68岁时,重游沈园,感触隐痛,写下了“林亭旧感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的诗句。

在唐婉仙逝40年后,陆游再游沈园,物是人非,触景生情,时年已经75岁的诗人,写下了《沈园》七绝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79岁时,陆游再次在梦中游沈园,作绝句二首:“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至84岁,即陆游去世的前一年,仍是念念不忘沈园,不忘唐婉,作《春游》一绝:“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标签: 陆游 唐婉 钗头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