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孙邦佐和孙膑什么关系 孙邦佐生平简介

访客

今年准备和大家介绍一位比较冷门的历史人物,他就是宋朝农民起义军领袖孙邦佐。网上关于孙邦佐的资料并不多,想要了解他的生平故事,需要从更专业的书籍中寻得。后世对于孙邦佐的评价并不高,因为他曾接受金军的招降,被认为是他一生的污点,不过这其中似乎是有误解。说起来,孙邦佐和大军事家孙膑还有一定关联,那有关孙邦佐的经历,下面就来了解一番吧。

孙邦佐和孙膑什么关系 孙邦佐生平简介

1、孙膑战法

孙膑是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是孙武的后人,著有《孙膑兵法》,“尝与庞涓俱学兵法”,他们的老师就是鬼谷子。

魏惠王招募人才,庞涓来到魏国,得到魏惠王重用为将军。庞涓知孙膑才华在自己之上,怕他单独来投魏惠王,得到重用,“乃阴使召孙膑”,寻找借口,对孙膑施以法刑,“断其双足而黥之”,让孙膑成了“刑徒”。当时“君子不近刑人,刑人非人也”,被视为下贱的奴隶。

齐国使者来魏国,孙膑就以“刑徒”的身份,暗地求见齐国使者。向齐国使者介绍了自己的遭遇,陈述了自己的主张,提出要离开魏国。使者听后甚为惊异,觉得孙膑是人才,对齐国大有用处,就偷偷地用车把他带回齐国,推荐给将军田忌。田忌对他的遭遇很同情,把孙膑留在家中,照顾十分周到。二人经常一起谈论国事与军事上的问题,田忌也常带他观看赛马射箭的活动。

战国时期,骑兵刚刚兴起,既能与车兵、步兵协同作战,又具备超强的机动灵活性,受到各国重视。齐国统治者十分重视骑兵,还经常组织赛马的娱乐活动,比赛分三局,两胜一负就是赢。

田忌与齐威王比赛总输,孙膑观看后,看到这赛马分上中下三等,就对田忌说:下次赛马押“千金”,比赛时以君的下等马与王的上等马赛,以君的上等马与王的中等马赛,以君的中等马与王的下等马赛。田忌按孙膑说的取得两胜一负,赢得千金。

事后威王问田忌,他就把孙膑的推荐给威王,从此走上齐国的政治舞台,任为军师,创造了历史上经典的几个战例,如“围魏救赵”“马陵道斩庞涓”等,后来隐居于山东甲子山中。

孙膑强调以“义”、“仁”、“德”、“信”、“智”治军,赏罚严明,注重选拔士兵与训练,强调将帅的军事素养,灵活运用战术,更要以奇制胜。“形以应形,正也;无形而制形,奇也。奇正无穷,分也。”

三国时期著名军事家诸葛亮,把孙膑帮助田忌赛马取胜的办法,看作兵法,他说:“士之不能皆锐,马之不能皆良,器械之不能皆坚固也,处之而已矣。兵之有上中下也,是兵之有三权也。孙膑有言曰:以君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此兵说也,非马说也。”

南宋时期,抗金名将吴璘与宋高宗论“胜敌之术”,当吴璘提出必须“弱者出战,强者继之”时,宋高宗立刻指出:“此孙膑三驷之法,一败而二胜也。”

孙邦佐和孙膑什么关系 孙邦佐生平简介

2、孙膑后裔

孙邦佐,就是孙膑的后裔,世居泰安,幼年就长了一张圆盘脸,眼睛炯炯有神,刚毅中带有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进入少年,魁梧雄壮,英气逼人,精于骑射。

受家学的影响,幼读兵书,对孙吴子、《孙膑兵法》以及鬼谷子之类爱不释卷,专心研读,精于其蕴。又颇具文才,精通汉、女真语言文字,善于思考,常常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被乡里称之为“天下奇才”。

逢天下大乱,孙邦佐也组织父老乡亲,结社自保,被推为首领。以长清的灵岩寺为根据地,利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声东击西,与金兵周旋,张汝楫率所部红袄军转战到此,两军会合,共同对付金兵,时有斩获,有效地杀伤金兵。

金廷陕西路统军使完颜弼调任知东平府事,山东西路宣抚副使。这个完颜弼不仅善于马矟,“平生无所好,惟喜读书,闲暇延引儒士,歌咏投壶以为常”,完颜承裔、陀满胡土门、纥石烈牙吾塔皆为他的门生,后都“立方面功”,上任后以安抚为主,此时孙邦佐与张汝楫共保济南勤子堌等山寨,他打听到这孙邦佐乃春秋军事家孙膑后人。

完颜弼就派人前往劝降,孙邦佐审时度势,与张汝楫一商量,认为暂时投降,不失为上策,因为山寨中聚集了大量的老百姓,战火一开,黎民百姓深受其害,就致书完颜弼:“我辈自军兴屡立战功,主将见忌,阴图陷害,窜伏山林,以至今日,实畏死耳。如蒙湔洗,便当释险面缚,馀贼未降者保尽招之。”

孙邦佐此言,实是为了保全老百姓免遭杀戮。

完颜弼接书,上报朝廷,得到允许,下诏曰:“孙邦佐等果受招,各迁五职。”

于是,孙邦佐与张汝楫率部归降,又出面招抚了周边零散的红袄军梁聚宽等义军,金廷初任孙邦佐为遥授潍州刺史,明威将军(张汝楫遥授淄州刺史,明威将军),不久,因招抚有功,加孙邦佐遥授同知益都府事,成了完颜弼手下兵马提控,力主抗击蒙古兵马,团结境内的汉人,对于红袄“盗寇”主张不要武力镇压,给予安抚为上,这些人也是抗击蒙古人马的重要力量。

当东平府境内初步安定下来,张汝楫来找他,准备重举义旗,孙邦佐审时度势,认为现在举事,不是时机,应该暗暗蓄力,静待机会,慎重行之,未可轻举妄动,张汝楫却不肯听从,决意反金。

孙邦佐彻夜难眠,思前想后,为了长远之计,忍辱负重,把张汝楫要造反的事告诉了上司完颜弼。

完颜弼就命令孙邦佐设下“鸿门宴”,请张汝楫来商计起兵之事,张汝楫没想到孙邦佐出卖了他,欣然赴宴,酒过三巡,突然钟鸣,还未等张汝楫明白过来,伏兵四起,张汝楫被乱刀剁死,张汝楫手下随从如数被杀,据说随后张汝楫手下万余人都遭到清洗被杀。

孙邦佐曾阻止完颜弼不要嗜杀无辜,但回天无力,孙邦佐深为出卖了张汝楫而忏悔,这也是他一生的痛,一生洗不掉的污点与罪行。

孙邦佐和孙膑什么关系 孙邦佐生平简介

3、对孙邦佐评价

金廷在山东,自完颜弼去世后,靠益都田琢、东平蒙古纲与守天胜寨的燕宁苦苦支撑,“相依为辅车之势”,随着“益都张林逐田琢,继而(燕)宁(战)死,”天胜寨需要一位独当一面的大将,知东平府事蒙古纲,力荐孙邦佐可大任,上书曰:“(燕)宁所居天胜寨,乃益都险要之地。(燕)宁尝招降群盗胡七、胡八,用为牙校,委以腹心,群盗皆有归志。及(燕)宁死,复怀顾望,胡七、胡八亦反侧不安。臣以提控孙邦佐世居泰安,众心所属,遂置招抚使。以提控黄掴兀也充总领,副之。此当先奏可,顾事势危迫,故辄授之。”于是,金廷任孙邦佐为宣差招抚使,泰定军节度使,守把天胜寨。

当蒙古木华黎国王,开始全面经营山东,大部分州县都失陷,金廷无力抗拒,放弃东平,蒙古纲“内徙”,率所部行省邳州,孙邦佐势单力孤,归附了时为宋京东忠义军总管的李全,后受李全排挤,又投降了金廷。

据《金史》记载,元光二年九月,“降人孙邦佐自李全军中归,遥授知东平府兼山东西路兵马都总管”,无非是想借助孙邦佐在山东的威望与能力,支撑山东残局。对于孙邦佐最后的归宿,我们无法从史料中找到准确的记载。

有人说,孙邦佐就是山东《泰山孙氏世系谱书》中的孙佑邦,字良辅,由于孙邦佐降金是一生的污点,又因张汝楫事件,近万余原红袄军将士被杀,仇人甚多,故修谱时避讳改成“孙佑邦”;也有的说,后来孙邦佐又归宋,改名为孙昱,授承信郎,驻守泰安魏胜寨。

历史的真相扑朔迷离,让我们无法窥知那个岁月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但笔者认为:孙邦佐,男儿本色,心中怀有远大的抱负,忍辱负重,为天下生灵着想,后世腐儒诟病孙邦佐,浅陋之见认为他政治“失节”,出卖张汝楫是不义,游离于金宋政权之间是不忠,这都是以今人的角度来评说历史,未免偏颇。

青史浩瀚,当为孙邦佐正名,他是一个有着家国情怀的人,又怎可能是贪生怕死,追求富贵荣华的宵小。

标签: 孙邦佐 孙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