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揭秘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的罪恶勾当

访客

近期关于德特里克堡公开的资料当中显示出,德特里克堡与二战时期日本的731部队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在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炭疽菌实验报告的封面图中上面明显有着德特里克堡基地的字样。关于此事,我国研究731部队方面的专家也表示事实上确实如此。从二战结束后,1945年9月份,美国就派遣了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桑德斯调查日本细菌战的一些情况,一直到1948年11月份东京审判的结束,在这一期间美国与日本之间达成了某些秘密交易。

揭秘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的罪恶勾当

美国以赦免731部队成员作为条件,得到了战时731部队进行的人体实验、细菌战、细菌实验、毒气实验等等各方面的实验数据,病情将其加以利用。战时731部队对外的称呼是“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事实上则是从事生物战、人体实验等研究的秘密军事部队,其总部就在哈尔滨市的平房区中。

在如今平房区的731部队罪证陈列馆人体实验展区中,一张又一张的英文人体实验报告书复印件足足连城了一面墙。这些报告都详细的记录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全部过程,包括了解剖数据、解剖彩图、人体器官感染的路径以及感染程度的各项记录。这些记录都直接证明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事实。

揭秘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的罪恶勾当

这些人体实验的报告书原始报告档案目前全部保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科学技术部的档案室中,其中包括了《炭疽菌实验报告》《鼠疫菌实验报告》《鼻疽菌实验报告》。这三份报告的封面标识中分别都有写着:“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此函归还至战后总部档案部”并且还盖着“达格威实验基地技术图书馆”的黑色墨印。这些都足以证明了731部队的研究成果成为了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武器研究的重要参考。

在二战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投降的,到了9月份桑德斯就来到日本调查细菌战的相关情况,这项调查一直持续到了10月。在这1个月的时间里,桑德斯询问了多名731部队的重要成员,最后有了《桑德斯报告》。在桑德斯回到美国后,德特里克堡又派出了另外一面精通细菌战的研究院汤普森去日本继续调查731部队。汤普森先后问讯了包括石井四郎咋期内的多名731部队成员,又出了一份《汤普森报告》

揭秘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的罪恶勾当

通过《汤普森报告》的内容我们可以了解,石井四郎的态度在短期内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回避到片面,再从片面到全面配合的过程,提供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信息。除了美国军方对石井四郎的施压外,石井四郎应是得知了这些实验数据和成果不会被当作战争罪行证据来进行使用。

1947年4月和10月,德特里克堡又先后派了植物试验部主任诺伯特·费尔和埃德温·希尔博士等人前往日本调查731细菌战。在后来的《希尔报告》中又对前三位等人的报告进行了补充调查,同时也记录了美国与日本人之间的这笔肮脏的交易,为了得到731部队细菌战的数据报告和资料,美国向日本支付了25万日元。

揭秘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的罪恶勾当

在美国从事着细菌战研究的专家谢尔顿·哈里斯一直都想证明美国政府当年刻意的隐瞒了石井四郎和他的731部队在中国犯下的滔天巨罪。他在《死亡工厂》这本书中披露了《希尔报告》这份核心证据。在这份报告中有着这么一段记录:“搜集到的信息和证据对我们研究细菌战十分珍贵......为了这些数据总共花费了25万日元,但是与实际研究成本来对比,花费了如此低廉的价格就获得了如此珍贵的资料。”

这段话就是美国政府庇护731部队免遭审判的直接书面证据,从整件事的过程以及最后的结局来看,美国确确实实的实现了独享731部队生物战以及人体实验情报资料的目的。美国对这些资料进行了加以利用,进行了各方面的生物武器研究。之所以战后德特里克堡能够迅速的发展起来,甚至还成为了美国军方的P4生物实验室,与当年获得731部队实验数据和报告脱不开关系。

标签: 德特里克堡 731部队 美国 日本 石井四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