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疫情防控,瑞丽最缺什么 事件始末最新消息

访客

流调人员还好说,关键是缅甸翻译可能真的很难找,毕竟缅甸这么小的一个国家,语言流通都不广泛,除非是长期和缅甸做生意有来往的人就很懂这语言了。

疫情防控,瑞丽最缺什么 事件始末最新消息

疫情防控,瑞丽最缺什么?流调人员+缅语翻译

时隔198天,新一轮疫情如何防控?环境复杂的边境城市,又该怎样应对?央视《新闻1+1》连线云南省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 云南省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 龚云尊:现在最需要支援的一个是流调人员,另一个就是缅语翻译,因为这次疫情核酸检测阳性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缅籍人员,我们的卫健部门和公安部门在进行流调的时候,语言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目前我们面临缅语翻译不足的问题。

瑞丽是个环境复杂的边境城市,日常除了本地人还有很的缅甸人在这里生活或者日常过往,这样对于疫情防控的管控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因为人员流动的特殊性,本地人或者常驻的缅甸人员还好采取,但一些流动性人员和语音不通确实是非常的麻烦的,流调人员和缅甸语翻译是瑞丽防疫工作目前最需要的人员,想来相关部门会协调召集一些志愿者或者借调过去一些相关人员协助。这个时期在瑞丽的人们不管是哪来的,都好好的遵守相关的规定,这也是为了自己健康的保障。

瑞丽地处中缅边境,很多寨子甚至一半在云南一半在缅甸,当地疫情防控难度很大,现在瑞丽再次爆发疫情,检测确诊的人员中有不少缅甸籍,语言交流问题凸显,瑞丽最缺的是流调人员和缅甸语翻译,建议一方面招募翻译志愿者,另一方面找会缅甸语的当地人,同时防疫措施要做好,防止疫情扩大。希望瑞丽早日控制疫情。

哪个地方突发疫情都缺少流调人员,这是共性,但是瑞丽和缅甸搭界,这次检测出来的阳性人员很多是缅甸人,中国人学习外语大部分都是英语,法语,德语,反正以发达国家语言居多,东南亚落后国家的语言少有人学。

瑞丽加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4月2日0时至24时,云南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7例(含1例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例;新增航空输入确诊病例1例(中国籍、柬埔寨输入)。 截至4月2日24时,云南省现有确诊病例26例(境外输入3例,本土23例),无症状感染者53例(境外输入19例,本土34例)。 云南省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表示:现在最需要支援的一个是流调人员,另一个就是缅语翻译,因为这次疫情核酸检测阳性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缅籍人员,我们的卫健部门和公安部门在进行流调的时候,语言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目前我们面临缅语翻译不足的问题。 由于瑞丽接壤缅甸,这次感染者密接者都有不少缅甸籍人员,所以交流是个大问题。而缅甸语又属小语种,学缅语的人很少。我觉得可以从两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一是在全国范围内征集缅语翻译;一是在当地人中寻找精通缅语者,毕竟当地和缅甸人交流频繁,肯定不缺精通缅语者。 困难只是暂时的,相信瑞丽的疫情,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

确实现在在物质方面国家都能保障足够。因为这次核酸检测阳性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缅甸人员,我们的卫健部门和公安部门在进行流调的时候,语言是个很大的问题,这样最缺的便是缅甸翻译不足的问题,不过这则新闻报道后,相信会有很多懂得缅甸语的志愿者参加的

标签: 瑞丽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