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滴滴为了美国上市 由《滴滴美国上市》所想到的

访客

外资实控的民企

滴滴这么急着赴美上市,而且这么大的动作居然悄悄的就干了,估计是受外资大股东以及那位有美国陆军军官背景的董事的怂恿吧。从我国的角度看,显然滴滴已散失了决策和运营主权,成为外资实际控制的民企。

除了滴滴这样服务百姓出行的企业,我们现在或将来还有生活采购类平台企业、金融类平台企业、网络新闻自媒体类平台企业、社交平台类企业、视频监控类平台企业、网络医疗与个人健康平台企业、物联网平台企业、书籍文化类平台企业等等。

如果这些企业都被外资实际控制并恶意操纵,从文化、思想观念、舆论宣传、百姓民生的方方面面潜移默化、温水煮青蛙般的慢慢影响改变我们,那我们的网络主权、文化主权、舆论主权、经济民生主权均名存实亡,政府执政力难度大增甚至形同虚设,国家又沦为被国际资本全方位彻底殖民化的国家。

国内企业应该是存在这种为资本利益可以不惜一切的基因的,毕竟以前国民党时期也出现过不少唯利是图的买办,现在的屁股歪的网络公知也依然泛滥。

国家肯定也早看到这种风险,但外资也是我国发展所需要的力量,尤其是在我国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下,我相信国家决策层的智慧,能在外资的风险和积极作用之间取得合理的平衡。从自身实情出发、取众家之长而避其短,一直是我国的优良传统。

滴滴在外国资本的支持和怂恿下,开始飘飘然,非要敢为人先,无惧以身试法;看能否通过资本操控一切、为所欲为、要挟国家政府,甚至叫板法律法规、国家安全?这在美国现在相对极端的资本主义社会可行性很高。但这里是中国,自己要作死,那就随你愿吧,反正这种生活类平台,并没有多少高科技含量,不需要重大的科技突破与创新,属于拿资本就能砸出来的那种,短期内就可以替代品一大把。

国内资本对美国趋之若鹜

至于有些国内资本偏好美国资本市场,原因除了上市门槛低、升值快、捞钱多以外;

一方面,因为那里是大资本家们为所欲为的天堂,由富豪俱乐部主宰的社会。美国一切受资本控制、为资本服务,包括政策法规、国计民生、衣食住行;连政府机构/政治精英都只是傀儡、资本利益的代言人;本质上是一个由资本幕后操控统治、政府前台代理施政为主要治理方式的社会;由资本家告诉政府该做什么。其它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主要经济体,也是免不了受国际超级大资本势力的掌控,只是程度可能不及美国而已。我相信当年美国繁荣昌盛的时代,资本的力量应该不是这么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毫无底线的;或许这正是开始走向动荡和衰败的前兆和标志吧。

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找更大的国际大资本家搞合纵连横、抱团取暖,形成更大的资本势力在更广阔的全球市场上榨取更多的超额利润,一起发大财,多爽歪歪啊。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可以团结起来,那全球的资产阶级当然也可以联合起来。

资本主义就邪恶了?

然而以上并不是对资本主义和资本势力本身的批判,不管在哪个国家、哪种体制都逃不了为资本服务或控制,我只是对那些贪婪自私到毫无道德底线、甚至泯灭人性的黑恶资本势力憎恶至极。资本是把双刃剑,是好是坏全看它的拥有者怎么用它。姓资姓社,各有各的优势,没有对错之分。每个经济体都是两者兼而有之,并且都是根据自身的实际发展而动态调整两者的比重,有自我纠正机制的“资”和“社”动态平衡体才是健康可持续的。

资本贪婪逐利本身也是发展的动力,资本家企业家也优化了社会资源配置、发展了经济促进了就业,如果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资本势力是有道德底线、宅心仁厚的正人君子式的精英,那也算是明君当道、百姓福音。

但如果大资本是黑恶资本势力呢?周边朋友常驳斥我说:“暂且把憎恨鄙夷先放一边,只要它们把黑恶枪口对外,没有对准自己,且能捞过来利益让自己跟着受益,跟它们一起混甚至是被它们统治殖民,对自己来讲不也挺好也是福音吗?”。

就拿普通的IT从业人员来讲,即便是在西方社会被资本殖民,也能在环境干净优美、生活福利优越、正点上下班、薪水还算体面的条件下滋润的生活,总比国内的疯狂加班甚至996、不高的薪水(尽管国内现在某些中高端职位待遇其实不比国外低,有时候甚至更高)、拥挤的上下班高峰、压力山大的快节奏内卷生活要好太多。

因此也会有人选择海外工作或者移民。这也是很正常的选择,没毛病;算是跟着富裕的带头大哥吃香喝辣的吧,至于带头大哥人品如何、有无道德底线那都不重要,也不管钱赚的干净或肮脏。就像电视剧《潜伏》里说的,我们分辨不出金条的肮脏或高尚,反正能跟着受益就行。连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愿意附庸于某些西方大国,跟着吃香喝辣;更何况是我们的企业家和普通工薪阶层呢。这都是每个人从自身实际出发而做出的正常的选择,没有对错。这跟在公司跟对领导、加入有钱的雇主拿高薪、选对行业来获取投资高回报等等存在异曲同工之处。况且这种选择也并不代表着这些人就放弃了道德底线、同流合污、助纣为虐,除非是有像滴滴这样的实锤的行为。更何况当年抗日战争时期,海外华人华侨没少为抗日捐款捐物,利用海外的社会安定与经济繁荣助力祖国的抗战,功不可没啊。

尽管黑恶资本势力的附庸和追随者众多,但我相信,邪不压正,黑恶资本势力迟早、也必须得到严惩和铲除。铲除后呢,它仍然很可能还会再滋生壮大,甚至反噬正义势力,然后又被歼灭。正邪交替轮转,周而复始;如朝代更替、四季轮回,我仿佛感觉《易经》太极阴阳图贴在了我的脑门上。归根结底,症结的根本在于人,人的邪念得不到持久的克制,不能在萌芽状态被压制,黑恶势力便迟早会卷土重来。人的外在行为源于内心动机、人性需求;打破这种正邪反复交替的平衡,或许只能从根源上着手,通过教育、文化等人文的方式,把人性需求从物质贪婪尽量向精神层面引导,或者往个人价值实现的更高层次引导,增强精神层面需求被满足后所产生的源自内心的(而不是外界给予的)获得感,实现人心善、品性端、信念强。孔子学院、佛学院可以在西方多一点。

扯淡吧?一个人没有一定物质基础、没有智慧如何可能被成功教化?诚然,物质基础和智慧都需要,但门槛极低。积极参与慈善、见义勇为、乐善好施、正能量满满的很多人都是普罗大众,甚至还有不少是生活窘迫的百姓;而且也并不都是大智大贤,学富五车的人,所以物质和智慧门槛都不高。我乐于见到国家一手扶贫搞民生、一手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双管齐下。

西方国家,文化底蕴没有咱们深厚悠久,更多的是通过宗教来教化百姓,同时践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原始丛林法则。我国是以国家为外在体现形式的一种文明,国民因共同认可的文化传承和价值理念而自发凝聚在一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西方也是因为共同践行的丛林法则、资本利益优先而形成的一种社会形态,只是外在体现为好几个国家(比如五眼联盟国家)。中东地区则是以宗教为灵魂的社会体系。消灭一个种族或国家,消灭其文化和文明比通过入侵进行物理消灭更彻底更一劳永逸;没有自己文明的国家,就像一个人没有了灵魂和信仰,名存实亡。

一个损公肥私、物质贪婪的人,和一个乐善好施、除贫扶弱的人,都是主要源于自身人性需求(一个为了物质、一个为了实现个人价值)而行动,从这个意义上讲,都是“自私”的,但后一种“自私”是对社会有益,值得鼓励弘扬的,因此“自私”是一个中性词;让更多的人体会到、并认可这种精神需求被满足的获得感,进而通过改变人性需求源动力的方式去修正外在行为,有利于整个社会。

等一下!这种通过教育、文化形式的教化不就是“愚民”手段么?我只能说,这是对社会整体有利的教化,如果是“愚民”手段,为什么自古以来很多智贤达能之士还继续践行着这些“愚民”教化所灌输的理念,一直坚持着。我相信那些崇尚精神需求满足的传统文化、儒家思想等能延续几千年至今,肯定是有它的道理和原因的,也必然是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和佐证,被古今圣贤们所认可和相信的大智慧,以及被祖宗先辈们所坚信的信仰。

只有切身体会到精神回报的“甜头”的人,才会发自内心的正视、认可、相信它,然后“上瘾”并坚持下去。比如坚持锻炼和健身的好处,只有真正坚持了下来,并由量变产生了质变的人,切身体会到了锻炼带来的好处和变化的人,才会发自内心的认可,并自发的去坚持。

很多事情,从开始到收获、从边走边看的尝试到信仰般的坚持,都有一个量能累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犹如登高望远,先要忍受孤独和枯燥去爬到一定高度,才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另一个世界;然后稍事休息、享受收获、回顾过程、再以更坚定的信念继续攀登,开启更高阶层的量能累积。坊间流传一句话:“懂得人,一点就透、自然会懂;不懂的人,嚼烂口舌也白费,因为火候未到,量能累积还没有达到可以说服自己、产生质变的程度,所以也不要尝试去说服,反而弄的不愉快”。这个世上,不存在谁说服谁,只存在自己说服自己。套用佛学的话叫,一切随缘,如果缘分未到,不执着,随喜就好。扯远了,拉回来。

西方资本势力的既得利益和期盼的世界秩序与我国的复兴梦在独木桥上狭路相逢

为什么同样的工种和工作,在西方工作更悠闲、不用加班的情况下还能享受企业支付的高工资,和政府提供的高福利?

除了我国就业市场的竞争激烈,我想应主要归因于西方掌握的科技核心技术,拥有的科技霸权,使得它们能站在产业链的顶端躺着赚取超额利润。这种科技霸权优势又与经济金融、地缘政治、舆论宣传等软实力相护助力支撑、形成良性循环;巩固其产业链顶端的地位和扩大其超额利润。

然而,随着我国的复兴,这种持续上百年的态势正在发生改变。

比如太阳能电池板的重要原材料光伏硅,2020年中国占据全球80%的市场分额,而新疆的四家光伏硅企业就占全球45%的市场份额,并且将价格是西方价格的7%。华为在全球电信运营商、企业客户、个人消费者市场中逐步蚕食西方巨头们的市场分额。我们也即将迎来自己自主生产的商用大飞机,也开始仰仗自己的北斗导航在国际上销售高端武器参与军售市场。

总结起来简单说,就是一旦我国掌握核心科技和技术,一般都意味着产品价格大幅降低,大幅度蚕食西方巨头们超额利润和市场分额。这对于西方来说是釜底抽薪、动摇根基式的打击,无法再躺着赚大钱、并造成西方全球影响力和软实力均慢慢下降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且更致命的是因为没有资金维持自己国民的高福利生活而导致内部的矛盾、隐患、不稳定因素会逐渐凸显和激化;那些一直被隐藏的阴暗肮脏的角落会被曝光;甚至可能由第一世界国家沦为三流国家,并从道德神坛跌落、丑陋肮脏无耻下流的真实嘴脸被扒光了在阳光下暴晒。而在优美环境里,享受优越的福利和体面的薪水、工作与生活良好的平衡这种幸福的状态会从西方逐渐消失而转移到我国。

我国和西方资本势力的矛盾不可调和、只有你死我活、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以前几百年来西方强东方弱,现在东方兴西方衰,这本来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优胜劣汰、良性竞争的市场过程,西方虽然忧虑这种西方衰而东方兴的转变,但也可以通过提高自身、改变策略等正当竞争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但某些西方资本财阀却非要团结一致的选择用卑鄙歹毒、甚至泯灭人性的伎俩来遏制我国的复兴,并在手段上无所不用其极、毫无道德底线。

在西方资本势力意图统治全球,对全世界进行阶级固化的进程上,我国和俄国应该是仅存的净土和能组织有效反抗的硬骨头,攻克这两个障碍便可一统天下、稳坐王位。而我国也绝不答应一直处于产业链低端,被人欺压剥削奴役;革命先烈们完成了他们所处的时代赋予他们的使命,即用鲜血和生命为后代换来国家独立自主以及和平发展;而我辈也应该肩负起当下时代赋予的使命,即通过加班加点与时间赛跑、攻克科技制高点、抢占全球产业链顶层阵地,实现国家由立到强、百姓由贫到富、民族由弱到兴,让我们的后代也可以处于全球产业链顶端,享受超额利润和美好的生活;在复兴的长途征程上,让接力棒代代相传、前仆后继、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如此下去,我国与这些西方资本势力的博弈必然是零和博弈、你死我活的持久较量,除了胜利,我国别无选择;除非这些资本势力主动弃暗投明,放弃与我国对抗、或者因无力支撑长期的持久战从内部自爆、又或者被本国先进的有识之士领导的民众运动反抗推翻。尤其是在这些西方资本势力陷于疫情的困境,带头人美帝又自身难保、岌岌可危急需救命稻草的当下,只能说明西方会表现得更加癫狂恼怒、歇斯底里、毫无底线,后面的博弈会更加白热化、惨烈。

西方资本势力需要一个持续的充满对立、冲突、冷战、地缘政治平衡脆弱的世界来践行他们所谓的“离岸平衡”战略,而不希望看到矛盾得到长久甚至彻底解决、长治久安的世界,如此它们才有干涉的切入点、有勒索的空子钻,才可以到处煽风点火、然后乘机敲诈勒索;实在没有矛盾,则不惜故意制造冲突对立。 “分裂”是它们奋斗的目标,使得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组织、任何一股势力都无法在经济、军事、金融、科技、文化等任何方面对自己构成威胁,同时还必须受自己摆布,不允许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英等西方国家)拥有绝对独立自主的主权,进而统治全球。

在它们眼中,估计都没有国家的概念,更别说国家主权,真正拥有绝对独立自主的主权的必须是它们自己,即资本势力,而不是国家。一个国家衰败灭亡了,资本势力立马撤离并转而吸附在另外一个国家身上,因此国家对于资本势力来讲,仅仅是一个随时停靠的驿站而已。而我国要的世界真好相反,持久甚至彻底的解决冲突换来全世界持久和平安定、平等互利的合作、共同繁荣的发展,我国也绝不接受再丧失主权。我国与西方资本势力奔向的是两个完全对立的目标,没有交集点,也不可能相向而行,必然是你死我活。

西方资本势力把自身资本利益放首位,困难时期到处盘剥,对外勒索未果,则向自己的一众小弟和追随者开刀,丰收时节会适度照顾一众小弟和追随着的利益,仅仅是乐于行“繁荣时锦上添花”的施舍;相比之下,我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更注重做“困难时雪中送炭”的事情,更得民心,倘若壮大起来会暴露出西方资本势力自私贪婪的一面,并逐渐众叛亲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像西方资本势力这样的地痞流氓、黑恶势力是不会允许我国这样的正义力量发展壮大的、也不会允许世界安全稳定;否则一向靠威胁掠夺、敲诈勒索、拉帮结伙收保护费来赚快钱的他们;如何能在没有多少一技之长的情况下维持自己奢华的生活,即便有一技之长也不见得愿意兢兢业业的赚慢钱。因此,我国在铲除了国内的黑恶势力后,又要被迫打击国际黑恶势力了。

历史避免不了重复

1930年代,我党被国民党多次围剿,损失惨重,并在前有阻军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完成了极度困难的长征,势力范围大幅缩小至中华大地的几个小点,而华夏大地的大部分面积被国民党控制,在这种势力悬殊的态势下,我党仍旧扭转乾坤,除了靠合理的战略战术、更重要的是人民的支持、百姓的拥护。在我国与美帝的博弈中,现在我国就像当年我党,面临对方的极限施压、四面楚歌;美帝就像当年的国民党,虽目前实力强大却不得民心,跟随的一众小弟也是迫于它的淫威而敢怒不敢言。

历史避免不了重复,尽管少数美帝资本财团和政治势力属于进化不彻底的劣质杂种,但我相信绝大部分西方普通百姓和企业家还是有道德底线、知廉耻的人,在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应该是不愿与这些劣质杂种为伍的。我相信我国决策层的智慧,能够保持战略定力,按既定节奏做好自己的事,利用我国有利于打持久战的战略纵深优势,通过持久战再一次扭转乾坤;西方再怎么封锁我国,我们也能利用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较齐全的产业链、亿万群众和人才、与其他国家的合作等大纵深优势,找出替代方案,自给自足,长期斗争下去,看谁先耗不起。

同时,也希望我国能适时的瞄准对方的痛点和死穴,往死了戳,干就完了!除了胜利,别无选择!在中国之外的很多国家,西方资本势力的各种手段阴谋都能屡试不爽,但唯独在我国失效、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就是他们这些劣质下等群体的宿命,他们习惯就好了,让他们接受现实吧!Get fucking used to it !!!!

标签: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