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教室奸杀案受害女孩母亲发声 真相令人震惊

访客

因为未满18岁逃过一劫

这个案件可以说是非常恶劣了,但因王某哲实施犯罪期间年龄未满18岁,因此可免于死刑,被判无期,这也是唯一一例未成年人因校园暴力被判无期徒刑的案件。在出事第二天,女孩家属人还在去北京的路上,男孩父母就托新东方的老师和校长给带话,问这个问题能不能用钱解决?现在又来哭穷,说没有赔偿能力,不过是看着自己儿子没有被减刑,所以不肯赔而已,一家人都恶心至极。但是,民事赔偿不是说想不赔就能不赔的,既然因为年龄免除了死刑,同样,在《民法通则》第133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

教室奸杀案受害女孩母亲发声 真相令人震惊

很多人可能不记得这个4年前的案子了,手段是极其恶劣的,并且17岁的凶手毫无悔改的意思,还企图用钱解决事情。 2016年5月19日晚,正在北京市昌平区新东方外国语学校读高一的16岁少女姚易,突然失联了。次日,17岁的王哲向警方承认自己动手杀害了同学姚易。 2016年5月19日20:48分,李洁正和女儿微信聊天,没有收到女儿回复后,她以为女儿去洗漱了便没有在意,随即她告诉女儿已经汇款,依然没有回音,此时的李洁还不知道女儿再也不会回她消息了。当晚21:00,姚易手机显示和某同学通话两次。当晚22:02,王哲翻墙离开学校,被监控拍到。 2016年5月20日0:40分,李洁接到学校电话,被告知自己女儿姚易和王哲出去至今未归。校方让李洁放心,称已收到王哲短信,短信说姚易和自己在一起,很安全。李洁随即给女儿打电话,关机。尽管有校方安抚,但李洁还是决定连夜从山东东营开车到北京。 2016年5月20日上午,王哲投案,他承认自己杀害姚易之后拿走手机并关机,但不承认自己强奸姚易。随后王哲被公安刑事拘留。 2016年5月20日,因为堵车的缘故,李洁在中午到达学校,随即被告知女儿姚易遇害。王哲坚称和姚易是自愿发生性关系,事后由于姚易反悔要向老师报告,情急之下用手将姚易勒死。事发后,王哲的个人及家庭信息也被网友不断曝光。网传王哲家很有势力,王哲的母亲吕红霞是北京某商贸公司总裁,王哲曾在新东方开学典礼上作为高一新生代表发言。还有网友表示,事发当晚,是王哲在学校的一个狂热仰慕者刘某给姚易打了两个电话,才引姚易到的601教室。 2017年4月19日,该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王哲故意杀人、强奸一案。法院认定王哲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王哲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王某一方不服,提起上诉。 2018年12月2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受害人母亲李洁在法庭上明确表示,在刑事审判结束后,会单独提起民事诉讼,得到法庭准许。 2019年10月,李洁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书》,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王某以及其母亲承担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超过175万元。随后,法院进行了民事诉讼部分的第一次开庭。因为被告方律师提出追加第三被告,所以案子只是进行了程序上的审理,尚未进行实体审理。 9月27日,北京昌平法院,“新东方教室奸杀案”民诉第二次开庭,受害者母亲李洁索赔187万,法院将择期宣判。李洁在法庭外哭诉,自己生不如死,每日靠药物调节情绪。一方面,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未成年人犯罪不适用死刑,无期徒刑已经是最高的刑罚,即使李洁要求上诉,刑期上也没有加重的空间。 根据此前报道,“出事第二天,我们人还在去北京的路上,他们就托新东方的老师和校长给我们带话,问这个问题能不能用钱解决,你说我当时怎么可能接受。”李洁说,在金钱交易被拒绝后,王哲以及他的家人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 图一:当时凶手和朋友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图二:凶手的朋友圈; 图三、图四:遇害的小女孩; 图五:痛哭的小女孩妈妈。

我是在新东方教室奸杀案的受害女孩母亲,民事诉讼进行快两年,应“九派当事人”栏目的邀请,我和大家说说最近的案件进展。 民事诉讼一直在拖。我前几天问法官说,凭什么案子有理有据还拖了两年?法官说2月份就可以审了,现在为止他说了也不算,上面还有审批之类的流程。 法官也觉得时间很长了,说在他手里从来没有这么长的案子。这个案子刑事部分已经完成,我打了三年,民事部分再让我打两年吗?我觉得现在证据确凿,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 我女儿生前有和我说过,有个男孩子追求她,我说你离他远一点,即使不搭理他,也不要惹怒他,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种事。我女儿应该很讨厌他,因为知道他有女朋友,而且不学无术,还老喜欢炫耀。 王祎哲口供中说,他走的时候我女儿还在喘气,他没有救,还抢走了我女儿的手机。 出事后,凶手家那边从来没有直接和我交谈过,都是通过各种人联系我。吕某霞聘请的律师也没有直接跟我交谈过,他们通过别的律师和我律师传话,或者通过新东方的校长王鹏带话,或者通过案发当时寻找我女儿的王祎哲班主任带话,甚至通过后期二审的宋法官带话说,是否能给他写谅解书,还说给多少钱都行。 我民事方面提出了100多万赔偿金,我之前开的公司现在没了,期间花费的五六百万甚至更多的损失没法计算,我的孩子是我最大的损失,多少赔偿都回不来了。我是按照法律规定要的赔偿金,这个数字也只能代表一个公道,补偿不了我的全部损失。 我现在不确定能否得到赔偿,他们家向检察官和法官明确表态,自己不想赔偿,说是没有能力赔偿。吕某霞后来通过王祎哲的室友带话给我,说她一年赚500万。她怎么会没有能力呢? 2017年1月份检察院以故意杀人和强奸罪向北京一中院提起公诉。随后,我也找到了好的律师,整个事件才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身体不好,心理也常处于崩溃的边缘,到现在依旧很难走出来。别人说什么感同身受,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我就希望案件能够尽快审理,要王祎哲和吕红霞在媒体上公开道歉,给我女儿一个交代。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民事诉讼快两年 受害女孩母亲:他们家明确表态不想赔偿

2016年5月19日晚,16岁女生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次日清晨,她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她的同学——17岁的王祎哲投案自首。 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院一审认定王祎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王祎哲一方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12月27日,“新东方教室奸杀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受害女孩的母亲在“九派当事人”发声,“我之前开的公司现在没了,期间花费的五六百万甚至更多的损失没法计算,我的孩子是我最大的损失,多少赔偿都回不来了。我是按照法律规定要的赔偿金,这个数字也只能代表一个公道,补偿不了我的全部损失。我现在不确定能否得到赔偿,他们家向检察官和法官明确表态,自己不想赔偿,说是没有能力赔偿。吕某霞后来通过王祎哲的室友带话给我,说她一年赚500万。她怎么会没有能力呢?”(九派当事人)

少女在新东方教室遭同学奸杀,被害人母亲讲述失去女儿的1600天:要告杀人犯母亲

9月27日,“新东方教室奸杀案”民事诉讼二审在北京昌平区人民法院南口法庭开庭。被害人姚某某母亲李女士向犯罪嫌疑人王某哲和其母亲吕某霞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187余万元,同时,包括真诚道歉。9月28日,李女士对庭审现场情况进行回应。 李女士称,庭审当天被告吕某霞并没有到场,委托律师庭上念了一封道歉信。“我不接受这种没有诚意的道歉,案发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对方始终没有当面真诚道歉,没有坦白告诉我当年的案发详情。”李女士说,“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事发当天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想要一个真相。”李女士告诉记者:“此前,强奸杀人嫌疑人王某某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是我不满意这个结果,我希望他被判处死刑。” 2016年5月,李女士16岁的女儿姚某某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姚某某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被发现,姚某某的同学17岁的王某哲投案自首。 2017年6月,北京市第一中院一审认定王某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王某哲一方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12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最终裁定。

不是没有能力赔偿,根本就是不想赔偿。面对自己的儿子犯下如此滔天罪行,没有一丝愧疚和悔过,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可见其家风有多恶劣,养出这种禽兽儿子也不奇怪。建议法院强制执行,对于这种恶人,不惩罚就更肆无忌惮了。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4年 被害人母亲讲述失去女儿的1600天

2016年5月19日,北京新东方昌平校区,李洁17岁的女儿姚金易被同学王祎哲奸杀。此后四年李洁为寻找真相讨回公道四处奔波,行程累计几十万公里。四年的行程图像一张大网,网住了李洁的身体,也困住了她的灵魂。 201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王祎哲被判处无期徒刑,2019年10月,李洁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向王祎哲及其母亲吕某霞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超过175万元。 过去的1600天李洁没有一天不哭泣,她无法原谅杀人犯,更没法原谅自己。深夜梦到女儿,李洁总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为什么不来找妈妈,为什么不和妈妈说话?究竟什么时候能放下,李洁不知道,十年、二十年,或许一辈子。 把杀人犯的母亲告上法庭 “我的孩子已经死了。”李洁的眼泪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了下来。2020年9月27日,“新东方教室奸杀案”民事诉讼二审在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南口法庭开庭。 9月27日当天,李洁在庭上一直抱着女儿姚金易的照片,王祎哲的母亲吕某霞并未出庭,被告席上只有律师一个人。李洁诉状中要求被告书面道歉,但当天被告席上只有律师读了道歉信。 道歉信没能让李洁好受一些,她认为读道歉信也只是作秀, “四年中王祎哲的母亲有足够的时间,来做道歉和赔偿,但她没有。这么长时间,她都是通过各种人给我带话,试图和我交易,让我给她的儿子写谅解书。谅解书在量刑上能帮助减刑,如果我谅解,王祎哲可能十年、八年就出来了。按照现在法律规定,王祎哲被判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最少服刑25年。” “我无法原谅杀人犯,我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还能原谅他吗?”对于结果,李洁不在意,“钱这个东西无所谓,我只是为了讨回公道,让吕某霞来承担她应该承担的责任。她儿子残忍地伤害我女儿,刑事责任要承担,民事责任也要承担。” 当天在庭上对方律师的话让李洁很愤怒,抱着女儿照片的手因为激动有些抖,“四年来,我越来越不能容忍别人在我面前说谎,不想再去争辩对错,不管怎样,事实摆在那里。”回忆过去的1600天,所有的经历像个梦。(大众网·海报新闻)

标签: 母亲 教室 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