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惊呆了 > 社会百态 > 正文

天使般面孔的女孩却身患罕见疾病 结果令人震惊

当妈的看着太心疼了

小女孩一双清澈的大眼睛,一头乌黑的长发,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让人想捧在手心里疼。但是没想到上天如此不公,给了女孩一个不健康的身体。神经退行性疾病(Neurodegenerativedisease)是一大脑和脊髓的细胞神经元丧失的疾病状态,神经元有不同的功能,如控制运动,处理感觉信息,并作出决策。大脑和脊髓的细胞一般是不会再生的,所以过度的损害可能是毁灭性的,不可逆转的。目前,仅有少数几个药物可用于一些神经退行性疾病。

天使般面孔的女孩却身患罕见疾病 结果令人震惊

安徽合肥拥有“天使般面孔”的四岁女孩身患罕见疾病,妈妈说她可能倒退成植物人。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为何突然关闭?

为了掩盖决策失误,美国频频有人抛出“新冠病毒来自于中国武汉实验室事故”等荒谬言论,美国政客的这种做法纯属恶人先告状,妄图倒打一耙。 事实上,包括美国一些媒体在内的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最应接受国际调查的,恰恰是围绕着疫情迷雾重重的美国。其中,就包括全美最大的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这个被美国媒体称作“美国政府最黑暗实验中心”的实验室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 这个距离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仅1小时车程的军事基地来头可不小。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的报道称,早年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视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文章称,70多年前,美军曾选择德特里克堡作为秘密发动细菌战的地点,多年来,它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基地的大部分活动也都是“机密”。 19年7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突然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称实验室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废水。但是,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有关其决定的信息.《纽约时报》此前的报道称,暂停的实验室研究中,涉及某些已被美国政府认定为“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或动植物产品构成严重威胁”的毒素。 几乎是在同一时段,弗吉尼亚州一个退休人员社区暴发的呼吸系统疾病引发了舆论关注。当时有54人出现发烧、咳嗽和全身无力等症状,2人死亡。当地卫生官员表示,呼吸系统疾病在老年易感人群中暴发并不罕见,但通常会发生在流感季,而非夏季。由于这个社区距离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只有大约1小时的车程,当时就有人怀疑存在病毒泄漏。 20年3月,网友在白宫网站上请愿,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等问题,然而时至今日美国选择了默不作声。 虽然目前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已全面恢复运行,但其一度关闭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不少网友也在社交网络上要求国际社会对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进行独立调查。 事实上,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关闭,并不是首次出事故。据美国媒体报道,20世纪9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就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 美国政治分析家 丹尼斯·埃特勒:事实上,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历史上一直存在安全问题。如果美国要求美方进入中国实验室来调查它对中国的指控,那么美国是不是也应该让中国去调查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呢?

四岁女孩拥有“天使般的面孔”却身患罕见疾病无法治愈,看完让人揪心!

近日,在安徽合肥,有一个小女孩蓝妮妮出生时就患有神经退行性疾病,伴脑铁沉积6型基因疾病。这种疾病会影响智力,生活各方面都不能自理,最终还可能会面临倒退成为植物人,看完非常心疼。

女婴患上罕见病,时刻面临窒息危险,沪榕专家联手挽危局

前不久,福建漳州一女婴在刚出生不久后便出现了严重的缺氧表现,除此之外,该女婴还出现了难以解决的肺部感染问题。在当地医生束手无策,孩子随时都面临着缺氧窒息的风险时,医生经过检查发现,该女婴的气道有严重畸形的情况,被诊断患上了先天性气道狭窄。这种病在国内并不多见,在治疗上,目前只能通过手术矫正气道畸形的方式解决,但是这种手术难度极大。对于儿童气道成形手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手术水平在全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成功率接近100%。于是,上海儿童医院与福建省儿童医院的专家一起携手,在数小时的努力下,让孩子彻底摆脱了致命危机,不日孩子将彻底康复出院。医生指出,先天性气道狭窄和许多先天性疾病不同,无法通过产前排畸查出,因此,孩子出生后应格外留心,一旦发现异样应及时送医,不可大意。via福建电视台第一帮帮团

—— 什么是二次感染? —— 新冠肺炎的二次感染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问题,所谓的二次感染就是康复者再次感染同种疾病的现象。如果新冠病毒非常容易引发二次感染,那不仅意味着人类的免疫系统不能很好地针对新冠病毒发挥作用,还意味着疫苗开发的难度会大大增加。所幸的是,从世界各国的研究结论来看,新冠肺炎的二次感染非常罕见。最新的研究也认为人体产生抗体后能够在至少六个月内维持对新冠病毒的保护。 —— 新冠会不会二次感染? —— 与很多康复后就永不再患的疾病(例如天花)相比,新冠肺炎确实是一种存在二次感染可能的疾病,到去年年底,全球已经明确的二次感染案例已经有数百起。随着世界范围大流行趋势的进展,二次感染者人数还会上升。而且,事实上二次感染的案例应该远比目前我们所知道的要多。 —— 例如,患者的第一次感染并未出现症状(或者症状极轻微之后自愈),等到第二次发生感染时,实际上已经是二次感染,但是表面上却是首次感染。不过更可能发生的情形是,很多人第一次感染时出现了症状,之后痊愈。痊愈后又再次感染,只不过这次的感染会受免疫系统的压制,从而症状极轻微或者无症状。 —— 想要确认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二次感染,只能通过比对两次感染的病毒基因序列,这就要求两次感染时都要提取和保存有效的生物样本。在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大多医疗机构很难有余力进行这样的样本保存。根据去年9月28日卡塔尔研究团队发表的一项调查,通过病历筛查确认的243例疑似二次感染者中,只有其中4例保留了第一次感染时的病毒样本,其余的239例不是当时没提取样本就是样本早已废弃。这样的情况也客观上降低了被明确统计为二次感染的病例数量。 —— 二次感染发生的概率和间隔,是抗疫进程中极为重要的数据,我们可以据此推断疫苗的有效性以及其在人体内发挥保护的有效期间。所幸的是,虽然全球已有多个明确的二次感染案例,但相对于总体的感染人口而言,发生概率可以说是极端低下。这一事实也证明人体的免疫系统完全能对新冠病毒产生有效的抵御和防护,不过,这种防护效果能够持续多久正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 新冠抗体的保护能够持续多久? —— 关于新冠抗体有效保护期的讨论仍在进行,不过1月份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最新研究为我们带来了好消息。研究人员通过对比感染新冠后1个月和6个月的病人,给出了三个结论:第一,6个月之后感染者体内的抗体水平确实下降了。第二,6个月之后,感染者体内负责制造抗体的B细胞比例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小幅上升。第三,6个月之后感染者体内的抗体与感染1个月时的抗体组成有所不同:经过6个月,负责制造这些抗体的B细胞经历过突变和筛选,好比从新兵变成了老兵,制造的抗体反而能够更好地提供保护。 —— 因此,体内的新冠抗体完全可以抵御新冠病毒的侵袭,发生新冠肺炎的二次感染是极小概率事件,我们无需为此而担心病愈后复感,也无需担心疫苗不能在体内产生有效的抗体保护。

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是什么?

近期,在湖南长沙,51岁的张女士(化名)在丈夫陪同下做妇科检查后被要求入院手术。在询问病史的过程中,医生发现张女士从未有过月经来潮,也没有生育过小孩。经系统检查,张女士被确诊为:右侧睾丸异位、原发性闭经——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 也就是说,“她”是一个男人。 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是一种较为罕见的先天性性发育异常疾病,主要病因是基因突变,由基因突变引起雄激素受体缺乏、雄激素受体数量减少、雄激素受体功能异常、雄激素结合靶细胞依赖的蛋白缺乏等。 本病通常传男不传女,“我本男儿郎,奈何女儿身”概括了其特点。这类人群有女性的外形特征,有乳房发育,有阴道,但没有月经和生育能力。 目前,治疗本病的措施是:建议患者切除睾丸,然后在青春期予以雌激素替代治疗。治疗关键点是性别的选择。治疗难点是异位的睾丸易发生恶性肿瘤,很难判断是否要切除睾丸以及切除的时机。 由于本病是遗传性疾病,所以预防应该从孕前贯穿至产前。做好婚前体检、遗传病咨询、产前诊断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