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贾平凹女儿回车分行诗模仿大赛 为什么这样什么原因?

访客

这算什么诗啊,顶多算一个朋友圈动态吧!不过,发什么是她的自由,网友何必去过分解读呢?发自己的光不灭别人的灯。

贾平凹女儿回车分行诗模仿大赛 为什么这样什么原因?

新华社评贾平凹女儿诗歌:或可自赏,莫付流觞

一位女诗人的几首作品因嵌入不少“尸字头”汉字描摹“黄白之物”,招致批评。批评意见可能未窥全豹,争议之诗或为游戏之作。但文学创作的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循的——图自赏,创新可以大胆尝试;为流觞,诗文不能有伤大雅。   中国有着古老的诗歌传统,“诗言志、歌咏言”,用诗歌表达自己的心声,是诗人的自由,应该尊重。但是袒露心声,也应该尊重诗歌之美、诗人身份乃至于读诗爱诗之人的耳目。试想“武乡侯骂死王朗”时,羽扇纶巾的诸葛孔明若满口“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时的“粗鄙之语”,那实在是一件煞风景的事。   与“五谷轮回之所”相关的事物,并不是说一概不得入诗入文,毕竟《庄子》中就有“道在屎溺”的说法,文艺作品中适当地打破禁忌,也确实是一种创作手法,可以更好地触动受众的心灵。但是,人皆有羞恶之心,“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过度解构也会引发受众的反弹,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篇尾感慨佛狸祠下乌鸦留下的一片狼藉,要借用“一饭三遗矢”的典故,但是作者避开禁忌点到即止,以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代之,终成被人激赏千古的警句。   《汉书》三班、建安三曹、眉山三苏、小仲马是大仲马“最好的作品”……文学史上的家学渊源,古今中外屡见不鲜,也被无数为人父母者所艳羡。我们要防止对名宿之后有过多的恶意猜想,但是全社会也有理由希望他们能在继承创新上下功夫,或青出于蓝,或别开生面。这是公众喜闻乐见的。(新华社记者 冯源)

只遗传了名气,没遗传了才华,不能叫做“文二代”

真正的“文二代”,是苏洵的儿子苏轼和苏辙,是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是曹操的儿子曹植。他们继承了父亲的才华,但并不依附于父亲。他们的作品在历史的长河里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而贾浅浅,实实在在是因为父亲的缘故硬捧起来的,她这样的诗人人都可以写,可是只因为她有个有名气的父亲,她得到了圈内人的“热捧”。好在,群众都不是瞎子。

还是看看网友和小朋友写的诗吧,一半天真一半神!

就这?我也行! 诗歌由字组成, 但, 诗歌不止是只有字。 你非要指着这一坨屎, 让我吃, 还告诉我这就是一首诗, 那我只感叹: “我日!”

听贾浅浅原来所在的西安建大的消息人士说,贾浅浅当年跳槽到西北大学他们都长舒了一口气,烫手山芋总算走了。要不今天陷入舆论漩涡的就是建大。当年贾浅浅从陕师大中文系本科毕业就去了建大教书,这事你仔细品品,换一般人可能么?后来又在职读的研究生和博士。如此水的贾浅浅竟然当上了副教授和青年作协副主席,着实令人大跌眼镜。

贾平凹女儿的“回车分行诗”让网友们开始了模仿大赛…

前段时间,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之女贾浅浅的诗被公众号“文学自由谈”批为“回车键分行写作”、“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引发极大争议。 河南日报的评论文章也称贾浅浅的诗是继“梨花体”“废话体”后,横空出世的“粗话体”,还表示诗歌不能直接无视大众审美。 这些尖锐的评价反而激起了网友们想看一看的好奇心,贾浅浅的诗到底是啥情况?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反而让贾浅浅的诗歌体“反向出圈了”,惊讶于写诗的门槛“如此之低”,网友们纷纷开始了模仿大赛,争当“贾浅浅超越者”。 到底是贾浅浅的诗歌引人入深,还是网友们的作品更胜一筹,大家不妨试着看看一下。

标签: 女儿 分行 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