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沈阳首位确诊患者尹某某去世原因 内幕曝光太吓

访客

可能尹老太怎么也没想到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享年67岁,她生前指标已经转阴,死因是脓毒性休克。在11月份,正是国内多地零散病例多发的时候,而且韩国的疫情也不容乐观,能在这个年纪这个时候前往韩国割双眼皮,一定是个非常爱美的老太太。只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外交部自国外疫情爆发以来,曾无数次提醒,非必要不要出国,别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也别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给别人带来危险。

沈阳首位确诊患者尹某某去世原因 内幕曝光太吓

沈阳首例患者去世原因:腹膜炎、脓毒性休克

2月3日,记者从辽宁省新冠肺炎集中救治沈阳中心获悉:沈阳中心1例新冠肺炎康复患者隔离观察期限达到国家相关标准要求,结束康复治疗和医学观察。当日,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副院长王磊石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这几日陆续还会有新冠肺炎康复患者隔离观察期满回家,预计在3月上旬再次迎来“清零”时刻:所有康复患者隔离观察期满均可回家。 “沈阳中心不惜一切代价挽救患者生命。”王磊石称,2020年12月23日,本次疫情出现确诊患者的第一时间,为了保障患者的集中救治,沈阳中心启动了“腾空预案”,在3天内快速实现了院区整体腾空,提供救治床位758张,设置重症监护病床23张。而针对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患者年龄偏大、基础疾病较多等特点,沈阳中心也快速启动了重症监护病区改造。扩建后的重症监护病床达到70张,充分满足了救治工作需要。同时,集中专家资源,组建高水平救治团队。省级指定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牵头、联合多家大型三甲医院组建重症医疗救治团队,全面接管沈阳中心重症监护病区,强化全程跟踪救治。国家卫生健康委特别派驻4名国内顶尖专家,深度参与和指导新冠肺炎患者医疗救治工作,形成国家、省、市三级医疗专家及医护团队通力配合、协调联动的救治工作格局。 经过32天的连续奋战,1月24日沈阳中心本土新冠肺炎病例“清零”,患者全部转入康复病区。“沈阳中心对新冠患者采取分层管理,而且分得很细,有的患者存在很多基础性疾病,出现了一些合并症,仍然归到重症组管理。”王磊石称,医护人员在尽全力创造生命的奇迹,用上所有ICU能做到的最先进技术和最有效的方法。本轮沈阳新冠肺炎疫情确诊患者中,大家关注的1例95岁高龄患者,脑干梗塞,长期卧床,无自主能力,为辽宁省目前年龄最大的新冠治愈患者,经团队精心治疗及护理,老人不仅新冠肺炎顺利康复,原发基础疾病及一般状态较入院前均明显改善。 首位确诊患者尹某某去年入院时就为危重型病例,国家专家组和省市专家果断决定启用体外膜肺氧合治疗,1月12日开始患者核酸检测转为阴性,经过国家专家组评估,新冠肺炎治愈后转入基础性疾病和合并症治疗期,在此期间多次进行核酸检测,均为阴性。令人遗憾地是,最终因腹膜炎、脓毒性休克于1月30日死亡。“在救治过程中,我们从未放弃过,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救治。”王磊石称。(辽宁交通广播)

死因不是因为新冠肺炎,而是自身疾病,但不知道新冠肺炎对这个疾病有没有诱因作用?不过也说明新冠肺炎的致死率不高,只要自身免疫力够强,再加上国家对这方面成熟的医疗经验,完全不必担心。

曾遭网曝个人信息的沈阳“一号病例”尹老太去世?官方不妨回应下

关于此次沈阳疫情“一号病例”尹老太的消息,再次引发网友关注。网爆消息称,尹老太已于2021年1月30日去世,其遗体已被火化。不少网友都关注该消息的真实性,据红星新闻记者多方求证,尹老太去世的消息是真实的。在此之前,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透露,尹老太属于危重型。 沈阳市委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尹老太只是众多病例中的一个,没有必要针对某个患者而专门发公告,对于尹老太是否去世该工作人员没有正面回应。沈阳市卫健委相关工作人员也表示,关于尹老太的消息不方便透露。 作为此次沈阳疫情被认证的第一个病例,“尹老太”一直备受争议。不仅是“一号病例”的身份天然增加了舆论的关注度,其次,由于尹老太的关联病例达到27例,在此轮沈阳疫情中的确涉及的面比较广,被不少人认为是此次沈阳疫情的“始作俑者”,其家人也深受网络暴力的伤害。 围绕“尹老太”的话题一直争议不断:尹老太及其多位家人在公安局工作;尹老太在隔离14天之后,还应该进行7天居家隔离,但并没有履行规定;还有人将尹老太的个人信息公之于众包括详细的家庭住址、手机号码等⋯⋯这些先后遭到辟谣,但不断有新传言冒出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尹老太去世的传闻,尽管当地相关部门出于某些因素考量,并未予以通报,但从多个方面看,不妨做出必要回应。 这种回应,一方面,是要避免种种传言再对尹老太家人造成更多的叨扰;另一方面,作为病毒受害者,如果尹老太真的不幸去世,官方及时通报,也能够体现对生命的尊重。 事实上,通报死亡病例信息,也是疫情防控以来涉疫信息通报的惯例。如果刻意回避这个关注度高的病例,反而会进一步增加社会的疑虑和猜测。 当然,要指出的一点是,在疫情防控更加注重保护病患隐私的当下,对于病例信息的通报,必须要掌握好分寸。 而公布病例信息,也不是要为一些人深挖病患个人隐私提供“便利”。像此前尹老太的个人信息,包括详细的家庭住址、手机号码等就在网络曝光,其家属还受到恶意攻击,被网络暴力所侵害。这一点,毫无疑问超出了社会对于病例个人信息的合理“关切”范围,甚至构成违法。 因此,呼吁官方对于“一号病例”的最新传言做出回应,只是基于疫情防控信息公开的基本要求,和对舆论传言的必要厘清,而绝不是要助长网络对个人隐私的挖掘。

标签: 去世 首位 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