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惊呆了 > 社会百态 > 正文

官方通报马金瑜自述遭家暴事件 是什么原因

所以都是假的?

根据调查结果,一、二人经常吵架,偶尔会动手打架,曾有朋友参与劝解,现场目睹马金瑜面部有淤青,谢德成颈部有伤痕并出血。也就是说不一定是家暴,而是互殴。二、在2015年,其丈夫酒醉归来后询问她是不是和他的一位男性朋友有事,然后突然开始暴打,甚至被打到小便失禁,当时一直被打到早晨,后因为发现怀三胎选择了原谅。根据调查结果,住院记录显示入院事由为发生车祸致双前额骨骨折、左眼视神经损伤、头皮裂伤。三、家中保姆秀某措,商铺女工周某措两人均表示本人及店内其他女工从没有被家暴的经历。也就是说除了家人偶尔打架,文中所说的大部分都不符合调查结果,谁说的才是真相呢?

官方通报马金瑜自述遭家暴事件 是什么原因

我是自述遭家暴前女记者马金瑜的丈夫,应“九派当事人”的邀请,回应一下我目前对马金瑜发文内容、欠款以及孩子抚养权的态度。   我叫谢德成,不叫扎西,更不是藏族人。我家祖辈都是汉族,因为生活在藏区,穿着打扮、语言上会有当地习俗特征。家里老大出车祸后,马金瑜和我一起去广州参加她公司年会,那时我不会说普通话,家乡方言他们也听不懂,她给朋友介绍我是藏区来的,后来又慢慢开始叫我扎西,这名字就这么来的。   目前我还在住院,身体状况也不太好,为了照顾蜜蜂,我一直住在蜂场帐篷里,前几天检查蜂箱摔了一跤,摔断两根肋骨,一根断了两节,一根断了一节,总共断了三处,肺里有气泡,现在说话也一直带痰。住院已经五天了,医生不让出院,但我明天必须走。一是没钱再住了,再有就是蜜蜂还在外面,帐篷里没人,蜜蜂要抱窝,要是不管又要全部饿死。   之前两个人做生意,微店是她注册的,进账出账、发货都是她在经营,我只知道蜂蜜成本和销售价格,但是一年营业额有多少,亏了还是赚了我从没问过。她带孩子走了后,网店在青海租来存货的仓库费用和欠的人工费大概十来万,这几年我一直在还,目前还剩下七八万没还清。后来实在没办法,蜂蜜也没法卖,自己就鼓捣开了家微店,但生意不是太好,也没有固定客源。至于她自己欠了哪些钱,她从来不跟我提,我不太清楚。   在一起时,我们消费观也不太一样,我抽烟就五块一包那种,再给车加油,几乎没什么花销。她花钱比较冲动,手里头一有点钱家里窗套、被单、孩子衣服用脏了都要买新的,我说咱们挣钱不容易,花钱也要稍微讲究一点,因为还没有房子没有家,但她眉头一皱,说你别说了,我知道她又不高兴了,我不想惹她不高兴,就带着孩子出去玩或者干活,再也不说了。   我从小是爸爸和奶奶拉扯大的,算半个孤儿,现在他们都走了,这世上除了她和孩子,我再没有其他亲人。2018年7月8号晚上,她突然带走孩子,把我所有联系方式拉黑,那一瞬间我感觉天都塌了,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我拨不通电话只好发短信问她为什么要把孩子偷偷抱走,在极度崩溃的情况下发了要死在一起之类冲动的话。   家暴和出轨我回应过多次,我保证说的每句话都负法律责任。她说我不在乎孩子,我不同意,孩子生下来之后都是我手把手照顾,老大生了之后受了伤,半夜喂奶粉、陪孩子做康复,孩子走到哪我抱到哪,家里没有保姆时洗衣、做饭这些都是我在做。这么拉扯长大的孩子,她现在说抚养权全部要争到,我怎么能同意?   结婚到现在她一次也没主动和我提过离婚。以前我觉得我懂她,她还做记者时,我带着孩子跑到哈尔滨跟她现场调查采访,可现在我看不懂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家事弄这么大,我对她还有感情,为了孩子我愿意复合,孩子是我的命,哪怕去要饭我也要养大他们,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见到孩子,我们已经分开三年多,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官方通报马金瑜自述遭家暴事件 :马金瑜夫妻经常吵架,偶尔动手

近日,马金瑜自述被家暴经历的长文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和热议。9日晚,当地政府公布了对此事的调查情况。其中提到,马金瑜夫妻经常吵架偶尔动手,但没有马金瑜因此就医的记录。马金瑜所雇佣的女工,也表示没有被家暴的经历。下一步,贵德警方会根据马金瑜委托律师提供的证据,进一步展开调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