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翁丁村民回寨后哭了 为什么?什么原因?

访客

一场大火,一村人的家就这么没了

事情已经发生,并且无可挽回,除了一声叹息也无可奈何。唯一值得安慰的也就是无人员伤亡了,只能安慰自己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再赚。不过这么大的火灾,一个村的人,政府肯定会帮扶,也肯定会想办法安置的,至于原地还是另外选址就不知道了,而那些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也没了。

翁丁村民回寨后哭了 为什么?什么原因?

2月15日,翁丁村老寨寨主杨先生(按照佤族传统,寨主为村寨主事人)表示,14日下午火灾发生时他就在现场救火,但是因为房子是木头和茅草结构,当时风大,火势凶猛,加上交通和水源问题,村民和消防人员扑火已经来不及,他只能去安置村民,避免大家受伤。 杨先生说,这次火灾源自一户当天没有人居住的房子,最初发生火灾大家不知道,等火苗烧上屋顶大家才看到,但是具体的起火原因还不清楚。在杨先生看来,这次火灾如此严重,最主要原因是没有及时发现,此前老寨也发生过几次火灾,每次都被及时控制住。 值得注意的是,云南省发展改革委文件显示,2018年10月26日,《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公布2018年省财政奖补支持和淘汰退出特色小镇名单的通知》印发实施,正式公布2018年省财政奖补支持的15个特色小镇名单,给予每个特色小镇1.5亿元以奖代补资金支持。但有部分特色小镇存在对特色小镇内涵要义把握不准确、重点建设任务推进缓慢、奖补资金使用进度缓慢、项目过于分散等问题,没有对全省特色小镇创建工作起到很好的示范带动作用,甚至影响了云南特色小镇招牌。 2019年8月,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研究决定,对临沧沧源翁丁葫芦小镇等3个小镇给予黄牌警告,限期3个月进行整改。如整改不到位,将收回奖补资金,退出创建名单,并进行全省通报。前述决定指出,临沧翁丁葫芦小镇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四点: (一)建设重点存在偏差。翁丁村是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但是小镇在创建中,无论是建设重点,还是项目、财力、人力的要素都没有放在翁丁老寨上,本末倒置,出发点和方向发生了严重偏差。 (二)缺乏“本真”功夫。翁丁老寨中的彩钢瓦、空心砖等现代建筑材料比较突兀,破坏了小镇的原始风貌,房屋加固和修复处理要尽量使用“原始”建筑材料,去伪存“真”,原汁原味的展示原始部落的形态。 (三)缺乏“精细”打造。对翁丁老寨的围墙、道路等基础设施和茅草屋的修复改善,要认真研究考证,精细化打造,用心雕琢。 (四)缺乏“活化”文化。对佤族民族文化的挖掘、活化、展示还不够,特色文化吸引力不足。 2019年9月,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拟取消黄牌警告的公示称,通过3个黄牌警告特色小镇所在县(市)人民政府进行自查自评、州(市)人民政府初审把关并提出书面申请、领导小组办公室委托第三方对照问题清单开展独立评估、领导小组部分成员单位实地复核等程序,拟通过对临沧翁丁葫芦小镇等3地的整改验收并取消黄牌警告,予以公示。

大火后的翁丁村:只剩下三四栋较完整的房屋,一周前也曾发生火灾

2月14日17时40分,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翁丁村老寨发生火灾。截至当日23时15分,现场明火已经全部扑灭。至15日1时左右,现场余火全部清理完毕,经现场核查无人员伤亡。起火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 15日中午,翁丁村部分村民被允许短暂返回火灾后的家中。肖先生是老寨里一名民宿经营者,其置办的家电、餐饮设备、被褥等均已烧毁,房屋被烧毁后夷为平地。“我家什么都没了,一无所有,就剩家人平安。” 肖先生年前将房子维修,以便给游客居住,“一下花了三四万块钱,结果一个游客都没住到”。 此次火灾后,肖先生估计自己的损失约有七八十万,火灾发生时儿子只随身携带了老祖先留下的旧板凳和烟锅逃生。 另一名村民杨先生称,自己在15日下午1时许回到已被烧毁的家中,不少村民回寨后都哭了,家里的东西全部被烧光,只剩下火灾时四散逃生的家禽家畜,“损失的东西不算房子有10万多块,人还在就行了。” 翁丁村寨主杨建国告诉新京报记者,14日的大火是从距他家20米远、位于村子东边高处的一间房屋蔓延开的。14日傍晚,杨建国在院子里给鸡投喂饲料时,突然有村民跑来告知,“村里着火了。”杨建国刚跑出家门,就看见20米开外的一处房屋冒着火光。杨建国随即拨打了119,并与其他村民一起赶往起火房屋处,发现该户房屋已经被烧掉了三分之一,“火势太大了,我们当时都不敢靠近。” 翁丁村村委会副主任肖金芳告诉新京报记者,火灾发生时,她正在村里的办公室里值班。接到村民电话后她赶到村子附近,才发现整个老寨已经被烧掉了三分之一。 “一些村民从寨子外围的消防水池里取水灭火,我就组织疏散剩下的村民撤离。” 发现火势开始蔓延后,杨建国和村民迅速打开着火房屋附近的消防栓,拉开消防带子准备灭火。“当天风很大,房屋顶上都是茅草,所以(房子)着得很快”, 杨建国等人打开消防栓时却发现,消防栓出来的水流很小。“消防栓连接着寨子东部一个高地处的消防水池,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时消防栓的水流很小,开了一会儿消防栓里头就没水出来了。” 火势随着风开始蔓延得越来越快,身边一起救火的村民开始逃往他处避火,杨建国只能等待消防车的到来。 肖金芳介绍,村里消防水池的面积大约为3000立方米,平时都会将其注满。而过年这几天村民烧火做饭用水量较大,如果村民这边的生活用水不够,可能会用掉原本应注入消防水池的水。 村里除了消防水池,还有一处水塘名为“水龙塘”,位于老寨西侧。杨建国表示,平日里村民会从水塘里取水灭火,但这次由于火势太大,从水塘里取水灭火来不及。 据老寨村民杨光文介绍,受大火影响较轻的4栋房屋因靠近路边,交通较为便利,下午消防人员到达村子后得以迅速使用消防车灭火,“其他房子因为在村子里面,消防车没法进去,大火没办法被及时扑灭,所以最后烧得比较严重。” 杨建国称,“村子的标志性建筑物寨门在此次大火中被烧毁了,部分古树的树杈也被大火烤干。目前寨子里的105户房屋在大火后只剩下较为完整的三四户。” “发生火灾的时候村里老寨只有17户人家在,火灾发生时村民们将家人带出现场,火灾造成的损失还未统计出来,”肖金芳说。

云南翁丁村村民讲述救火:消防栓打开10多分钟后断水

2月14日23时许,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翁丁村老寨火灾明火被扑灭。15日,村民肖先生称,起火后曾打开消防栓后加入救火,但10多分钟后就不出水了。当时火已经蔓延到第二户房屋,无奈之下村民只能招呼家人逃出火场。翁丁村寨主证实,救火时打开消防栓没多久水就没了。村民们猜测是水压不足或水池没水导致消防栓停水。

可惜了,翁丁佤寨的民风民俗是世界佤文化的源生地、是中国部落文化最后的活体、是佤族文化的活态博物馆。近年来,翁丁村被列入《佤族木鼓舞》《司岗里传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项,获《翁丁村佤族传统文化保护区》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最后的原始部落”,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我估计很快会复建。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云南临沧翁丁老寨发生严重火灾 

2021年2月14日17时40分,沧源佤族自治县勐角民族乡翁丁村老寨发生严重火灾,暂无人员伤亡。目前正全力扑救中。

云南翁丁村老寨火灾前后对比:鳞次栉比的茅草屋火后化为灰烬

2月14日,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翁丁村老寨发生火灾。2月15日1时左右,现场余火清理完毕,无人员伤亡。翁丁村老寨保留了原始佤族建筑干栏式茅草顶的“叉叉房”,沿袭着上面住人,下面关猪、关牛的生活习惯,被中国国家地理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起火时一幢幢茅草屋冒出熊熊火焰,火被扑灭后,百余座老屋化为灰烬。

标签: 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