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领证后妻子因矛盾回娘家流产 真相竟是这样

访客

双方都有责任

说到底还是双方年轻人太过仓促,彼此不够了解,没有时间去磨合。女人怀孕期间本来就比较敏感,更加需要关心和爱护,更何况是远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两个人闹下矛盾就叫人家滚,叫人家女孩去小房间睡,这才刚结婚还怀孕就这样,以后那得怎么被欺负,人家父母怎么可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你。而且女孩回娘家那么多天,不断的要求双方要见面协商解决问题,一家人态度都说忙,大过年的,有什么事放不下。我发现现实当中都存在不少这种例子,特别是远嫁的,觉得你怀了孩子,就必须非我儿子不嫁了,就觉得你离开我没人要了。

领证后妻子因矛盾回娘家流产 真相竟是这样

会不会这女本来就有孕在身瞒着小伙子,本想悄悄找个接盘侠的,可能后来良心发现借着闹矛盾的事把孩子流产了[坏笑][坏笑]毕竟酒吧认识的而且才短短4个月[奸笑][奸笑]以上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可能[捂脸][捂脸]

女方父母:多次邀请男方沟通却遭拒

关于这件事,小琴一家是什么说法呢?小琴的父母表示,前段时间小琴与叶涵吵架后回到娘家,小琴的父母曾多次联系叶涵一家到家里处理这个事情,但是对方始终没有来,这一点让他们很恼火。小琴表示两人因琐事起争执,她就被叶涵赶出房间。因此在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了叶涵家。之前的误会没有解开,事后的处理也不及时导致两家矛盾爆发,最终小琴选择将孩子流产。叶涵说一开始以为小琴可能只是说说而已,所以没有给出明确回复,后来得知小琴要住院流产,明确表态要留住孩子。调解员陈柏潮认为,现在不适合谈具体的离婚事宜,他建议等小琴回恢复后再沟通。通过我们的沟通,两家解开了关于之前的一些误会 ,叶涵与小琴也对之后的婚姻走向有了初步的打算,截止节目播出前,叶涵已经通过法律诉讼解决这次婚姻纠纷。

虽然说肚子长在女方的身上,她有权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支配。但不得不说,这对小两口太冲动了,首先他们认识了4个月便领证结婚了,领证了有小矛盾女方就去流产了,对待一个生命的态度就是想生就生,想打就打啊。感觉他们自己都还没有长大,不能冷静理智看待婚姻,也需要分开冷静一下了。

女方私自流产引发矛盾,男方欲结束婚姻并要求退还礼金

今年24岁的叶涵是福州人,妻子小琴是龙岩上杭人,2020年8月份两人在酒吧相识后,没多久便确定了恋爱关系。2020年12月份双方领取了结婚证,并将婚礼定在了2021年1月份,与此同时叶涵也支付了10万的聘礼。可就在两家筹备婚礼的时候,叶涵与小琴因为琐事起了争执,小琴一气之下回到了上杭老家。因为工作的原因走不开,叶涵与父母没有在第一时间来到上杭,几天之后叶涵得知,小琴自己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这件事让叶涵一家无法接受,他希望在我们的帮忙下与小琴的家人进行沟通,提出离婚与退还礼金的诉求。

农村妇女出租子宫做代孕:生一个孩子一二十万,我们老了都巴不得去

在某中部省份的村庄,当记者以想做代孕的名义打听起来时,不少村民热心地介绍说,十多年前,村里就有人去大城市代孕生孩子,回来后,“你带我、我带你,就这样带出去了”。一些在代孕机构做饭或是生过孩子的,回家后当起了中介,“介绍一个七千块钱”。 代孕像风一样从一个村子吹到另一个村子。一位四十多岁的村民指着附近一排房子说,“有的生了两三个,有的结扎了也要去,还有的婆媳一起去。” 在相隔不远的另一个村庄,聚在一起烤火的中年妇女们你一言我一言,热烈地讨论着代孕。有的说“代孕在村里早已是公开的事,去的人多得很”,有的说“先前还不是蛮怕丑怕别人说,偷偷去,现在就光明正大无所谓了”。 她们曾见到村里不少姑娘挺着个大肚子回家,“天天打牌天天玩”;也有一些让丈夫、婆婆过去照顾,一个月就有1万块钱的安置费。 “潇洒得很”,一名妇女对此颇为羡慕,她也想让自己的女儿去,但女儿不愿意。 挣到钱后,大多数村民会盖房、买房、做生意,也有的夫妻沉迷赌博,“把钱花没了,又去生了。” 村庄沿路建起了一排崭新气派的房子,金色的狮子头雕像镶嵌在屋顶,在乡间显得格外耀眼。一位70多岁的老人解释,这些房子都是近两年新修起来的。 村民介绍,外出代孕的多为30到40岁的妇女,但也有一些孙子都有了,还想去。一位50多岁的女村民理直气壮地说:“生一个孩子一二十万,哪个不想生?我们老了都巴不得去!” 也有些村民不愿靠代孕赚钱,认为“人有自尊,有尊严,做人要有底线”,担心“以后会得病,有后遗症”。他们听说,有高龄产妇代孕生完孩子后,得了高血压,还有的剖腹产后伤口崩开了,死了。 39岁的秦雨是村里最早做代孕的人之一。2017年12月,记者见到她时,她正穿着睡衣,挺着大肚子,悠闲地躺沙发上看电视。丈夫坐在一旁,剥橘子喂给她。 这是她第二次代孕,还有七八天就要生了。六年前,在外地打工的她听说了代孕,一个10万,她想着“家里没房子”,不顾丈夫反对,就去做了。不久后,她又介绍姐姐和弟媳过去。 再之后,姐姐秦雪留在代孕机构当保姆,同时当介绍人。“本来现在代孕最多给16万,我做时间长了,别人说只要给我弄人来,就出17万,我那些朋友就都来了。都是一样地生孩子,哪个不想多挣呢?” 说这话时,她手机铃声响起,又一个咨询代孕的,她乐呵呵地解释起来。 一旁的秦雨丈夫说:“这里好多人都是我姐姐和老婆介绍过来的,等过完年,来的人更多了,就要开始挑人了。” 这位高壮的男人在妻子拿回钱后,态度大转变,不仅支持妻子再生一个,还特地陪产了几个月。当记者表露出担忧时,他安慰说:“她都生几个啦,一点问题都没有。” 秦雪说,她们没有和公司签协议,“都是口头协议、君子协定”。之前她介绍的一位代妈怀孕5个月时检查出有问题,引产了,公司很“负责”地赔了6万,“要是刚开始时有问题,就只赔1万”。 秦雪极力劝说记者不用检查直接开始吃药,“你今天吃药就今天有工资,吃八天药了去检查身体,合格了过三天就开始移植,一分钟都不耽误!” 另一位生过一次的代妈也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说,“像我们来,生怕别人不安排,等了一个多月都急死了。你不用等多好啊,我们笑都笑死了!”话没说完,脸色一变,孕吐起来。 这些代妈都自称,做代孕是“为生活所迫”,“有钱的,谁会来做这个?”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代妈的群体比较复杂,除了经济状况较差的已育女性,也有少数在校大学生。 几乎所有代妈都认为代孕是“积德行善”、又能赚钱的好事。很少有人意识到,代孕背后的风险。 中国医学科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主任翟晓梅谈到,代孕对身体的伤害很大,甚至危及生命;另一方面是情感和伦理困境,“十月怀胎,最后把孩子给了别人,已经建立起来的那种母子联系,就被商业性割断”。 一些客户指定要男孩或者双胞胎,中介为了提高成功率,往往会让代妈同时移植几枚胚胎,着床后再视检测结果减胎。而这些,中介不会让代妈知道。 甚至有客户找四位代妈同时移植,发现四位都是女孩,便让其中三位代妈流产,只留下一个胎儿,准备之后继续生男孩。 澎湃新闻在暗访时发现,一位怀了三胞胎的代妈被带去减胎,原因是,客户觉得这样生出的婴儿太小不好,而多次流产可能会导致终身不孕。 一位代孕妈妈坦言,心里很害怕。

客户沈溪

36岁的沈溪和丈夫开了家公司,事业风生水起,却始终觉得缺点什么。 年轻时,她被检查出患有红斑狼疮肾炎。医生告诉她,生孩子的话会危及生命。她寄望于试管婴儿,大大小小的医院跑了七八家,折腾了上百次。 为了备孕,她戒掉10多年的烟瘾,常年打促排卵针和黄体酮,体重由90斤涨到了120。站在医院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她有时觉得,自己就像供人挑选的商品,“自尊心碎了一地”。 她也考虑过领养,但总觉得不是自己的接受不了。胚胎移植九次都失败后,医生下了“最后通牒”:不要折腾了,去找代孕吧。 2017年2月,沈溪找到一家代孕机构,身体调养大半年后“攒下”了几枚胚胎,她盼着生两个儿子。“明年我要赚个1000万,生5个孩子!”她开玩笑说。

客户薛露

薛露也疯狂地想要个孩子,尽管她已是一个20多岁孩子的母亲。 七年前,读高中的儿子做阑尾炎手术时麻醉过量,引发缺血缺氧性脑病,从此生活不能自理,“以前我们做生意没时间管孩子,现在反而要一天到晚看着他,后悔也来不及了。”说这话时,她从桌上抽出纸巾擦了擦眼睛。 孩子出事后,丈夫想再生一个,薛露不答应,想等儿子好了再生。 一等就是四五年,眼泪流干了,孩子也没好起来。她怀过两次孕,都流产了。2016年起,她尝试做试管,但取了五次卵都没成功。 2017年6月,薛露瞒着丈夫找到一家代孕机构,包成功套餐需要七八十万,对他们这样做小生意的家庭不是小数目。 丈夫不同意,但她态度坚决,“不生二胎,家就裂了……砸锅卖房子也要做”。她向丈夫少报了二三十万,又找亲友东拼西凑,勉强筹齐了钱。 2017年12月,跟代孕机构负责人签协议时,她两手紧扣,几乎用恳求的语气说:“就要小孩子健康。” 此前,身边有朋友通过小中介花四五十万就生了孩子,她咬咬牙,决定还是找家大的,“只有这一次机会,不包成功不敢做”,但不受法律保护,她始终是提心吊胆着。 “这么大岁数还要在这里做这种事情。”她有些悲伤地说。 每当客户提着一袋病历找过来,眼泪婆娑地诉说多年求子不得的经历时,吕进峰就觉得,自己在做“助人为乐的爱心慈善事业”——这也是中介们最常用的话术,没人愿意承认,这是一桩以新生婴儿为交易物的买卖。

代妈李蓉

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后,李蓉在天黑时抵达了陌生的城市。 一位负责代妈管理的后勤主管把她从车站接到了住处,三室一厅的住宅,电视、空调、冰箱一应俱全,李蓉从没有住过这样好的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后勤主管就带她去医院检查,妇科、抽血,全套查一遍。 检查合格后,李蓉便签了入职协议,同时上交了身份证——中介直言,这是为了防止代妈逃跑。 工资从来的那一天算起,一个月2000块钱的生活费,17万的佣金分批发,3个月时给1万,5个月开始每个月给2万,最后的一笔生完后支付。如果生双胞胎,加2万;剖腹产再加1万。 等十几天后来了例假,李蓉被蒙上眼,带到一家所谓的“正规大医院”移植。 20多天后,去医院查胎心,胚胎成活,李蓉长吁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运气真好。她之前听说,有代妈移植了大半年都没成功,有的移植成功后又流产。 移植后,通常需要连续打75天的黄体酮孕激素来保胎,一些代妈打得屁股都肿了,甚至结起了硬块。李蓉因为体质好“逃过一劫”,却也得每天吃保胎药。吃药打针有没有副作用,没人告诉她。

代孕村

在一些村庄,代孕十分流行。村里不少姑娘挺着个大肚子回家,“天天打牌天天玩”;也有一些让丈夫、婆婆过去照顾,一个月就有1万块钱的安置费。 “潇洒得很”,一名妇女对此颇为羡慕,她也想让自己的女儿去,但女儿不愿意。 挣到钱后,大多数村民会盖房、买房、做生意,也有的夫妻沉迷赌博,“把钱花没了,又去生了。” 村庄沿路建起了一排崭新气派的房子,一位70多岁的老人解释,这些房子都是近两年新修起来的。 村民介绍,外出代孕的多为30到40岁的妇女,但也有一些孙子都有了,还想去。一位50多岁的女村民理直气壮地说:“生一个孩子一二十万,哪个不想生?我们老了都巴不得去!” 也有些村民不愿靠代孕赚钱,认为“人有自尊,有尊严,做人要有底线”,担心“以后会得病,有后遗症”。他们听说,有高龄产妇代孕生完孩子后,得了高血压,还有的剖腹产后伤口崩开了,死了。 39岁的秦雨是村里最早做代孕的人之一。多年前,在外地打工的她听说了代孕,一个10万,她想着“家里没房子”,不顾丈夫反对,就去做了。不久后,她又介绍姐姐和弟媳过去。 这位高壮的男人在妻子拿回钱后,态度大转变,不仅支持妻子再生一个,还特地陪产了几个月。当记者表露出担忧时,他安慰说:“她都生几个啦,一点问题都没有。”

标签: 娘家 矛盾 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