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女孩闺蜜发声 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访客

这事还是要看证据和调查结果

亲属、朋友、同事、闺蜜都说女孩很开朗,没有任何征兆,还计划买房,月收入两万。可是我也看过很多抑郁症患者在每个人面前都表现的很开心很快乐,自杀前也没有悲观厌世的前兆。目前警方也没有查到任何证据,比如货车司机总要有动机吧,总要有目的性,或者双方身上有肢体冲突的痕迹等等,不可能无凭无据定一个人的罪,而且法律规定“疑罪从无”。所以还是等深入调查的结果吧!

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女孩闺蜜发声 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从现有信息来看,支持刑事案件的证据很少。 首先,我认为“跳窗”这个说法虽然是司机的一面之词,但可信度很高。为什么呢?理由如下: 1、摔伤和打击伤差别很大,如果不是车上摔下来的伤,法医很容易发现; 2、既然是车上摔下来的,“跳门”比“跳窗”合理得多,司机要撒谎也应该往更容易骗人的方向,而不是编造一个更加离奇不容易取信于人的说法。更何况跳窗行为过于少见,我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司机看到了跳窗行为,他根本就想不到会有跳窗这个选项,直接说死者跳门了就好了; 3、司机报警和打120的速度很快,他也不是专业的医生,很难判断死者当时确实已经死亡了。如果死者被救回来了呢?一对口供不就露馅了?所以司机可能会赌一把隐藏自己的犯罪行为,但不可能会在“跳窗”还是“跳门”这种中性的细节事实上撒谎,因为没有必要。 那么在跳窗成立的这个前提下,司机没有成功阻止跳窗并非什么疑点。 如果我“知道”副驾要跳窗,我当然会马上阻拦。 但如果没有前兆,正常开车的司机,看到副驾摇下车窗、解开安全带,脑袋探出窗外,你会觉得ta要跳车吗? 不,我只会觉得ta要往窗外吐痰或者口香糖。 我可能会减速或者口头提醒,但我为了安全驾驶,肯定不会选择急刹或者放开方向盘去拉ta。 而几秒钟之后可能ta就脚一蹬座椅翻出去了。 这其中最不合常理的一个动作是”脚蹬”,但司机在光线不充足的车内,不容易观察到副驾的脚部动作,所以很难有预判“她要跳窗了”。 然后,手机的聊天记录也不支持刑事案件,手机在手,感觉到危险的时候为何连个110都没有打过呢? 如果手机聊天是司机伪造的,手机上的指纹一查就会暴露(如果指纹被擦掉了更可疑);如果是手机之后被司机抢走,那肯定不是在行驶过程中,而是停车之后有争夺,受害人身上会有争夺的痕迹,而且司机如果已经能够停车抢手机,女孩恐怕就没有机会完成翻窗这么复杂的事情了。 至于猜测车内有第三人的,就更不可能了。 因为如果车内有对你有恶意的第三人,你是不可能有机会完成跳窗这个行为的…… 而且司机都在第一时间被刑拘了,为什么还不供出第三人?那是他爹吗? 从我个人的猜测,更像是女孩发现从大路走到了小路,可能还听到了导航的偏航提示,联想到之前的类似新闻,心理产生恐惧,越想越怕,又怕打电话报警刺激司机,所以慌乱之下选择了跳窗,司机之前没有发现,或者没有认为她会跳窗,直到最后一刻才确认,那时候选择了急刹或者伸手拉,造成了女孩身体失衡,所以后脑着地。 这个过程中已经很难证明司机有没有可疑的行为或语言,而且大概率是没有留下可称为证据的身体痕迹的,所以最终会逮捕司机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个准备买房结婚,工作努力的人对未来抱有多少期待啊。谁曾想一场搬家让自己送了命。司机三四十岁,有孩子,可却在犯罪的时候,没有丝毫想到家人,想到自己的孩子将来可能孤苦无依。到底是什么让女孩跳了窗,司机又为何几次偏航,又为什么前后找的理由不一致?期待真相,期待严惩凶手。

没有洗白的意思,理性的分析一波。 图一是网传的预期路线。 看了看地图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司机走了这条路。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女生上车的地方在望岳巷西二环交汇处的东侧。 图二图三中的起点不同,导致了地图导航的推荐路线不同(图一图四)。 因为西二环这条路是单行线,所以司机只能到岳麓大道掉头,按高德的推荐路线(图4)直行。问题出在图5这一段路上,的确偏离了导航路线,但是偏离的并不离谱,我猜测在小路上的两次左转可能是为了躲避大路口的红绿灯。 之前的罗冠军事件,清华学姐事件,大连打人事件反转太多了,所以公告出来之前大家理性一点吧。 对违法犯罪行为绝不姑息,如过司机有错,法律必将对他进行严惩。

女孩到底为什么跳窗?

2月6日晚9点,湖南长沙年仅23岁的女孩从货拉拉副驾驶“自己跳窗”,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根据货拉拉司机的说法,当时女孩是自杀。但在女孩跳车过程中,货拉拉司机没有刹车的迹象。由于现在没有证据是他杀,货拉拉司机已被释放。 然而根据女孩闺蜜和家人的说法,女孩月薪近两万,马上就要买房结婚了,搬家时好好的,没有自杀的动机啊。 所以司机的嫌疑还是不能排除的,只是缺乏有力证据。 当然,也有可能,是女孩搬家途中,和异地的男友有了什么矛盾一时想不开,但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女孩闺蜜发声

2月6日,长沙23岁女孩车某某在货拉拉平台约车搬家,途中跳车窗身亡。22日,车某某朋友表示当日车某某系下班后搬家,行李不多,没有贵重物品和大件物品。车某某从事互联网招聘工作,每次业绩第一,准备2021年底买房。车某某家属表示,车某某每月收入近2万元,为了买房一直努力工作,这次搬家是为了离公司近一些。女孩家属说,事发后至今仍未联系上货车司机,只是从警方处得知他三四十岁,有小孩。

女孩跟车货拉拉身亡,母亲:孩子头骨都碎了 本打算今年买房订婚

1

司机途中多次偏航 小莎父母暂时居住在长沙一家宾馆,看上去神情憔悴。 叔叔表示,小莎是1997年生人,今年23岁,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年。她大学也是在长沙上的,学的是管理方面专业,毕业后就在长沙从事招聘类工作。 他表示,侄女之所以要晚上搬家,是因为想把租房和工作都整理好,赶在爷爷生日(农历十二月二十八)前回家。搬家前几天,他还帮忙一起打扫了卫生。 对于货拉拉前一天发布的情况说明,叔叔无法认同。 “2月6日出的事,他们平台2月8日才知道?还是我们先主动联系。当时他们的态度就是不想承担任何责任,我有录音。而且从始至终没有垫付过医疗费、没到医院看望。” 他还提到,司机行驶时,没有按照导航推荐走西二环至枫林路,而是走岳麓大道至下旺龙路,之后便绕到曲苑路上,而平台方却告知全程没有监控、也没有录音。 “警方给我们看了司机的笔录,他对第一次偏航的解释是导航错了,第二次偏航的解释是,他家就在附近,对路线熟悉。那个路线偏僻,灯光比较昏暗,我专程走过。” 后来,他从警方了解到,因证据不足,司机在2月11日获释。对于这位素未谋面的周姓司机,小莎叔叔称,只知道他年龄三四十岁,有家庭有孩子,开过黑车。 近期,小莎的家属们会在长沙待一段时间,等待警方公布调查情况,准备和货拉拉进一步协商,“平台要完善监管,针对本次事件积极出面承担责任,给家属一个妥善的交代。”

2

家人过年抱头痛哭 小莎父亲称,自己是在2月6日晚9点40多知道女儿出事的,当时他正在家休息,等女儿回来过年。 “有一个男的拿着女儿手机打来电话,说‘你女儿在曲苑路跳车窗了,现在人送到了航天医院。’一开始我和爱人还以为是假的,临近过年骗子很多。后来又打我爱人电话,我们直接挂了。联系孩子叔叔才知道,女儿跳车了。” 随后他联系了在长沙的亲戚,那天晚上和爱人一直哭,哭得手都抽筋了。 父亲想不明白,怎么网约车平台连监控、录音都不具备?出事后他听家人说,有的网约车是有录音录像的,监测到偏离路线、或者停留时间过长都会语音提醒、或报警。 在父亲心中,小莎是个优秀的女儿,乐观开朗,对未来有很多计划。 眼下,她和父母商量好,打算赶在爷爷生日前回家,再用赚到的钱给爷爷、奶奶、弟弟妹妹封红包;长远,她想在长沙挣钱买房,和感情稳定的男朋友今年订婚。 他表示,爷爷奶奶听说后,一家人抱头痛哭,难过了很久。和过年喜洋洋的氛围相比,他们显得如此另类。 九派新闻记者注意到,一名个子高挑的男生坐在床角,眼光泛泪,不时翻看手机。父亲介绍,这是小莎的弟弟,今年19岁,刚上大学,他们姐弟的关系很好。 弟弟证实,自己就是此前在网上爆料的微博作者。之所以在网上爆料,一是很想念姐姐,二是想引起大家的关注。 “姐姐的偶像是易烊千玺,上高中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养了一只白色的狗,萨摩耶,还说结婚的时候要我上台唱歌。”

3

想把孩子的脚暖热 小莎的母亲,坐在宾馆的一角,眼角微红,直到问起女儿小莎的事情,她才开口。 在母亲记忆里,女儿懂事乖巧,从小到大从没和别人拌过嘴,小时候去上学,小孩们都喜欢围着她玩。 有时候有老人上门乞讨,她大老远就打开门等着,“要米给米,要钱给钱,她奶奶都说,你就差直接把人往家里带了。” 她向九派新闻出示和女儿的聊天记录,小莎1月份发了近两万元的工资,还说“这个月要存一万八”。 母亲心疼女儿劝她别这么攒,小莎回答生活开销花不了多少钱。 “她是老大,一直很顾家,我们是岳阳村里的,没什么收入,她毕业后主动担负弟弟的学费。我至今不敢相信莎莎真的出事了。” 事发次日,他们全家赶往长沙的医院,小莎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她摸了摸女儿的脚,“凉冰冰的,我想和她一起睡,把她的脚热暖。” 因为小莎一直躺在重症监护室,家属不能进去探望,曾委托护士帮忙拍一个视频。 视频中,小莎头上绷着绷带,双眼紧闭,护士一声声叫她,“莎莎,起来了,快起来了。”病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医生从她头上取下了几块碎的头骨。”她比划着,手指止不住地颤抖,“医生说希望不大,但我们坚持全力救治。 小莎的男友也很心痛,他从江苏请了三个专家过来,说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不会放弃,但还是没能救回来。” 小莎的突然离去,家人根本没有心思过年,年夜饭也没有吃。母亲现在不敢和别人聊这件事,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就会回想小莎的一切: 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喊妈妈、考上大学、和她视频分享日常…… 她很担心自己会承受不住压力,但不敢哭,“他爸爸身体不好,原本因为糖尿病身体比较胖,最近整个人都消瘦了,我哭他也难受。” 小孩母亲觉得,货拉拉平台在行驶过程中没有尽到监督责任,出事了也没有积极面对。她希望货拉拉能承担应有的责任,“搬家的肯定不只是我的女儿,还会有很多小女孩,我不希望她们出事。”

标签: 拉拉 车上 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