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惊呆了 > 社会百态 > 正文

男人追求颜值是缺乏“男人味”吗 原因竟是这样

多少有一点吧

我个人是不太喜欢那种奶油小生的类型,如果只是简单洗个脸抹个大宝还能接受,但是敷面膜、化妆等过度追求精致的行为,想想就起鸡皮疙瘩。我认为男性精致不该只是表现在脸上面,而是生活品味、穿衣得体、精神面貌以及自律。

男人追求颜值是缺乏“男人味”吗 原因竟是这样

8成95后男性愿为脸掏钱,想变帅得有多拼?

在过去,过度关注外貌会被认为是“没男人味”的表现。但如今男人们也可以抛开这些成见与观念束缚,大胆追求自己想要的外表。“美貌”不再是一个带有性别概念的词汇,这对于男女双方都是一种解放。 《2020中国男性颜值经济发展专题报告》显示,76.8%的95后男性愿意购买颜值产品,而这个比例在85后和75后则下降到五成,65后愿意为颜值买单的男性仅有3成左右。近年来,男性对颜值的关注增长速度甚至超过女性。在2020年Q3抖音播放量统计中,美妆大盘整体增长速度为39%,其中男性美妆增长速度高达82%。 除了在涂脂抹粉上下功夫,许多男士还选择了从根源下手,越来越多的男性加入到整形大军中。据统计,中国医美市场上男性消费者约占11%,虽然单从数量上看,女性仍是消费主力,但在平均客单价上,男士们的平均开销约是女士的2.75倍,达到7025元。 在知乎关于男生整容的话题中,许多经历过整形的男生都认为,整过之后变帅了,人也跟着变自信,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而在社科院的一项针对美貌溢价的研究中证实,拥有美貌的男性确实会在某些方面更“吃香”。虽然大部分男性无法像丁真一样靠脸“逆天改命”,但颜值对男性求职和婚恋确实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有时这种影响甚至要比女性更明显,并且呈现出了阶段差异。 美貌带来的红利并不是女性专属,外貌焦虑也不只有女性承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应该以开放的心态接纳“男颜崛起”,抛开对“精致男孩”的偏见,尊重每一种追求美的方式,才是真正的阳刚。(四象工作室)

男性彩妆销量暴增 怎么看待男性化妆?

据央视新闻报道,有报告显示,2016年有31%的男性用户,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使用化妆品,而2019年这一比例缩减了三分之二。今年双11男性进口彩妆商品备货同比增长更是超3000%。有人认为“化妆对男性来说就像穿衣,既然可以花心思在穿衣上,为何不能花在脸上呢?”你怎么看待?(中新经纬)

以前不知道原来金星是一位有才华的女性。性别错位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举个例子你是男性在你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病的情况下,你去谈恋爱,情侣之间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其实是姐妹恋也就是同性恋,虽然可以和对方发生关系,但是心里却是女性心里也就是xoxo的时候很温柔,不会像正常男人那样很粗暴很用力。还有虽然身为一个男性从心里上去喜欢女性的衣物化妆品等等,这不是变态这是疾病导致的。简单的说本来是男儿身却给了一个女性的灵魂,这和恋物癖还有变态是有区别的。总之就是很复杂她能做到这一点也算奇女子了!

人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力,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采用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让自己变得更好,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我觉得都没有问题,只要不影响别人,不违背公序良俗,不有损道德,改变自己没有什么错误。

追求颜值并不是以性别区分对待,而是每个人的权利。男生也想更帅,更年轻,在外人面前也会更有底气,更显得自信。像我爸爸,五十多岁了,很怕人家说他老了,他用洗面奶,敷面膜,也是想自己更年轻点,想找回自己的自信。我一直都很支持我老公,我老爸去美容院洗脸,敷面膜,保养自己,有个年轻的老爸,有个很帅的老公,自己也很自豪啊。

朱军性骚扰弦子案件,如今还没定论!弦子自诉到:那天,实习生商同学说要去化妆室找朱军,因为知道他和朱军接触较多,我告诉他我想要采访朱军完成作业,商同学让我和他一起去化妆室,帮我找机会采访朱军。当时,朱军独自坐在化妆室,身边有一把空椅子,商同学坐着与他交流,我则站在一边等待。但没想到的是,只在化妆室呆了一分多钟,商同学就有事要走,我打算和他一起离开,但走到门口时,商同学在门口笑说既然我没事,可以留下来陪朱军聊一会儿,说完这句,他就先离开了。因为我需要采访朱军才能完作业,于是我留在了化妆室,找机会采访他。朱军向我提问是不是老师带来的实习生,还告诉我他认识老师很多年。除了聊老师、学校,朱军还注意到我脖子上挂着一台索尼的微单相机,朱军让我把微单取下来给他,用这部相机对着镜子给我和他拍了照片。朱军突然拉住我的手,我在他说话时把手抽了回来,作为一个大三的实习生,我太害怕如果我不礼貌,就会得罪他,,我就会被赶出实习组。所以即使是朱军不经过我的同意,拉着我的手要给我看手相,我的第一反应还是我可以忍。而当朱军开始对我有进一步举动,开始将手放在我的身体上,并隔着衣服猥亵我时,我则完全整个人都被震惊、恐惧紧紧攥住,陷入了应激状态,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在朱军一开始让我把门关上的时候,我还下意识留了缝隙,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在化妆室、会在我们第一次谈话时直接碰我的身体。当时只有二十一岁的我,还没有展开过一段正式的恋爱,更何况是被一个年纪和我父亲一样的男性强迫触摸身体,甚至在此之前,我所知道的性侵就是被陌生歹徒强暴、在公交地铁被咸猪手,我根本不知道女性可能被一个德高望重的名人、在工作的场合触碰身体。这是当事人弦子的自诉,她说之后她都活在恐惧当中,如今弦子爆出化妆间监控路录像,真相要大白了!吃瓜群众就等法律的公正审判吧!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