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娃娃亲”、天价彩礼该废了!  为什么引热议什么原因?

访客

我们村里彩礼已经二十万起了,有的还拿三十几万,你说恐怖不恐怖。哪怕是二婚,最少也是十几万二十几万,而且多的是娶不上老婆的,二婚也抢着要。这要是有心人利用这种陋习赚钱,一个女儿嫁个三四次就富了一个家庭,要是家里儿子多的,那估计得负债累累家徒四壁。

“娃娃亲”、天价彩礼该废了!  为什么引热议什么原因?

是该废了。娃娃亲,天价彩礼不仅是增加男方的压力,自降女性的价值,更是让感情利益化,让子孙后代都承受其不幸。婚姻是神圣的,更需要清澈无疑的爱去滋养才能繁盛长久,一旦被冠以某种目的,掺加杂志,衰败是必然的。

这种陋习早就该废了!现在剩男剩女这么多,敢说没有这里面的推波助澜?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农村女孩情愿在外漂泊也不愿意回家?因为真的还有很多父母存在这种包办婚姻的想法。她们外出不光是对婚姻自由的向往,还有人身自由的向往。很多不懂理的父母,真的会以死相逼,你能狠下心来吗?

现在还有娃娃亲?

根据新华社记者在某极度贫困县暗访得知,娃娃亲的现象,在某些地方还是存在。 所谓的娃娃亲,就是在两个异性孩子小时候就定下婚约,等到他们到了适婚年龄,或者还没到适婚年龄就结婚的亲事。 这种陋习,严重损害了男女双方的正当权益,应该彻底消除!

娃娃亲和天价彩礼都是陋习了,娃娃亲时,子女都未成熟,根本无法正确选择判断自己的伴侣。天价彩礼更是为难了多少男方家长。应该是两个家庭共同努力帮助一对新人组建一个新家庭。目前《民法典》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还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

记者遇到一位来自贫困村的年轻小伙,父亲丧事刚花去20万元,娶亲彩礼又一次性给女方32万元,对于一个贫困村的贫困家庭来讲,这致使年轻小伙身负重债。这样的话,身负重债的年轻人组成的家庭,日子过得非常艰难,避免不了经常争吵,怎么会幸福呢?搞不懂他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去这么做,还是就是想不开。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去做这一件事情,却忽略了自己的家庭情况。有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要根据自己的家庭情况,如果一味的去追求时兴,违背了自己的实际家庭情况,只能会在负债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15岁订娃娃亲、娶研究生彩礼80万,婚俗陋习该改了 | 每日快评

出生不久就订下“娃娃亲”,15岁就举行订婚仪式,虽然还是在校学生,平时也随父母居住,但“订婚”后的周末和农忙时节得去未婚夫家干活,到法定结婚年龄必须尽快完婚,如果悔婚要赔男方家双倍彩礼……这是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期在某深度贫困地区暗访时发现的情况。 精准扶贫让我国近亿人口摆脱了绝对贫困,但在一些地方,“娃娃亲”、天价彩礼却依然大行其道。这些披着“传统”外衣的陋习,不仅拖慢了群众奔向幸福生活的节奏,更让“乡风文明”沦为空谈。 纵观古今中外,从《梁山伯与祝英台》到《罗密欧与朱丽叶》,包办婚姻酿成了无数人间悲剧。恩格斯说:“在整个古代,婚姻的缔结都是由父母包办,当事人则安心顺从。古代所仅有的那一点夫妇之爱,并不是主观的爱好,而是客观的义务,不是婚姻的基础,而是婚姻的附加物。”“娃娃亲”就是包办婚姻的典型表现。 记者采访时还发现,贫困地区举债娶亲的现象也层出不穷。记者遇到的一位来自贫困村的年轻小伙,父亲丧事刚花去20万元,娶亲的彩礼又一次性给了女方32万元,如今身负重债。 一些地方甚至根据女方学历、工作单位等条件对彩礼明码标价,女硕士研究生的彩礼高达80万元。在一些地方,彩礼甚至被称为女性的“身价钱”。即使双方两情相悦,也难逃彩礼的重负。难以想象,建立在金钱之上的婚姻能抵御多大的生活风浪,又有多少真情可言? 我国历来反对包办婚姻。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各革命根据地的婚姻立法,到新中国成立后颁行的《婚姻法》,都旗帜鲜明地保护婚姻自由。《民法典》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还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 虽然法律有禁止性规定,民间的反对声音也一直不绝,但“娃娃亲”、高额彩礼依然长期有市场,甚至有个别知识分子和颇具威望的民间人士为其辩护,称其为“地方习惯”“传统风俗”。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精神贫困”藩篱依然坚固,因循守旧、迂腐不化;另一方面则是虚荣心、攀比心作祟,终究是图个“利”字。如此一来,不但毁掉了子孙幸福,还败坏了家风乡风,抹黑了民族文化。 当前,我国“三农”工作重心正从解决绝对贫困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转移,“精神贫困”是下一步急需解决的问题。群众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但一些落后思想仍深植部分群众内心。 改变现状,要敢于动真格、狠刹歪风邪气。同时也要强化观念更新,改变沉疴顽疾。最关键的仍是教育,这是斩断“精神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乡村振兴,必须摒弃糟粕,“娃娃亲”、天价彩礼该废了!

标签: 娃娃亲 彩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