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女子跳货拉拉车窗身亡司机被刑拘 原因曝光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访客

根据司机的口供,当时女孩因为货车多次偏航怪怨司机,从副驾驶旁边的车窗跳下去了。时发半个月后,警方从现场勘查发现,从女子跳车的地方到停车的路面,没有急刹的痕迹,“这证明司机当时没有采取紧急救险。”目前,司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或者已经预见到而轻信能够避免造成的他人死亡,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如果这个罪名成立,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三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女子跳货拉拉车窗身亡司机被刑拘 原因曝光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女子租乘货拉拉网约车跳车身亡事件”涉事司机被刑拘

据红网报道,记者从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获悉,2月23日,“女子车某某租乘货拉拉网约车跳车身亡事件”涉事司机周某春(男,38岁,长沙市岳麓区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此前媒体报道,湖南长沙23岁女生车莎莎于2月6日晚9点,在搬家途中从货拉拉面包车的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其家属透露,事后家属发现,在不到10公里的路程中,面包车曾三次发生偏航。此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2月21日晚,针对此事,货拉拉发表声明称,对这一事件表示悲痛和遗憾。家属后来向派出所询问调查进展时得知,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三天后便被警方释放,警方还在补充调查中。

放了又抓不免让人觉得有些舆论影响司法的味道。现在以过失致人死亡罪逮捕司机,是发现了新的证据么,高新区分局并没有进一步说明。我们期望公安机关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说明司机是如何过失致人死亡的。不让女孩枉死也不愿望一个好人。

之前网友猜测的司机图谋不轨甚至动手动脚猥亵这些的都没有查明,最新的罪名是过失致人死亡罪,我查了一下《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 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刑法另有规定是指失火、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的,按失火罪、交通肇事罪的规定处罚。) 综合下来也就是说这个司机最多判7年。

只有过失致人死亡罪可以往上靠:其实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因为司机的过失导致死亡。疑罪从无,舆论可以监督执法,但是不能高于执法,更不能引导执法。即便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真的想知道,具体是什么过失导致该女子死亡,早日出案件侦破公告。女子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去,但是司机也不能不明不白的被判刑。

放了又被拘留,肯定是掌握到某些证据了,正常的司机看到副驾驶要跳车第一反应肯定会停车阻止的,希望早日查出真相,毕竟人家小姑娘才23岁,本该有大好的青春

蹊跷的偏航:司机驾车先后拐进三条“黑路”

出事的地点位于长沙市曲苑路,路边是一个物流园,这里距莎莎搬家终点的梅溪国际公寓约4公里。事发后,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麓谷派出所的民警介入调查。 “我问了警方现场勘查的人员,从我侄女跳车的地方到停车的路面,没有急刹的痕迹,”车细强对澎湃新闻说,“这证明司机当时没有采取紧急救险。” 莎莎“跳车”的说法,来自司机周某的口供。车细强说,民警与其沟通时透露,根据周某的口供,莎莎当时因为货车多次偏航怪怨司机,从副驾驶旁边的车窗跳下去了。 车细强称,他从警方了解到,事发后司机周某曾配合调查,“没多久就放了”。 搬家那天,莎莎搬运的东西不多,主要是个人衣服、被褥等物品。她搬离天一美庭公寓时的监控视频显示,货拉拉司机周某没有参与人工搬运。 根据货拉拉App公布的长沙地区搬家收费标准,小面包车的起步价为27元,超出5公里后,运费再按每公里3元计算。25公里后价格有所下降。 货拉拉App在长沙市默认使用的网络地图是百度地图。莎莎搬家的路程约10公里。她的货拉拉用户信息截图显示,2月6日晚她约好用车服务,司机是周师傅,系统提示“司机已完成身份核验”。当时导航地图显示的货车行驶路线,是通过西二环、枫林三路到达终点。从地图上看,这的确是条近道,经过的两条路都是主干道,路面宽敞,灯火通明。 车细强从警方了解到,当时周某驾车并没走西二环和枫林三路,而是驶向了岳麓大道的方向。 为了核实涉事货车当时的行驶路线,2月22日晚上9点17分——事发当晚周某驾车出发的时间段,车细强带着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记者,沿周某当晚行驶路线进行“还原”。 从天一美庭出发后,车子没有进西二环,而是驶入岳麓大道。按照百度地图提示的路线,是通过岳麓大道、东方红路,直接到达终点的梅溪国际公寓,全程11公里。上述两条道路也是长沙主干道。 当时,周某在岳麓大道驾驶约5公里后,没有按导航继续直行,而是突然左拐,驶入一片漆黑的旺龙路——澎湃新闻记者“还原”路线时发现,该路段的路灯不亮。 按照车细强从警方获知的路线信息,当时周某驾车经过旺龙路拐至麓松路后,没有按导航提示直接前行至东方红路,而是又左拐进入佳园路——这条小道同样路灯不亮。此后,车子驶入昏暗的林语路,再拐进曲苑路——这段终于有了路灯,尽管不如主干道通明。货车驶入曲苑路不久,莎莎“跳车”了。 从路线“还原”的情况看,周某驾驶的货车至少三次偏离了导航方向,他绕行的旺龙路、佳园路、林语路,都没有路灯照耀。 对于周某的“三次偏航”,车细强从警方得到的信息是——周某供称是导航错了,他家住附近,熟悉路况。按照周某的说法,前两次偏航时,莎莎问他原因,他心情不好没有回答;第三次偏航后,莎莎就跳车了。 周某当时绕行的多条道路位于工业园附近,相对偏僻。“他为什么老往黑乎乎的路段开?”车细强认为周某的动机值得怀疑——跳车前,莎莎是否受到侵扰? 莎莎受伤的部位也让车细强觉得蹊跷——后脑和背部,“如果按司机说的是她跳了车窗,为什么是后脑着地受伤?” 随着舆论的持续关注,警方对此事的态度愈发谨慎。2月22日下午,在事发半个月后,澎湃新闻记者在麓谷派出所看到,多名警察对扣押的货拉拉面包车再次进行勘查。当晚,这辆涉事货车被开至事发路段,民警在路面又进行了现场勘查。 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政工室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警方目前正积极处理此事,有了调查结果后会及时公布。

标签: 司机 车窗 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