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孙小果母亲和继父忏悔 是不是真的?

访客

这就是溺爱

1994年10月16日,孙小果第一次犯罪。和其他四名男子将两名女青年强行拉上车,开到郊区偏僻的地方实施轮奸,当时孙小果并不是主犯且未满18岁,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做了假病历,用保外就医的方式,让孙小果一天牢也没坐。

1997年,孙小果第二次作案。一周时间内先后强奸4名女性,其中1名是未满14岁的幼女,另外3人是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他还在一家娱乐城非法拘禁并虐待侮辱两名女性,造成严重伤害。于2010年4月出狱,实际服刑不到13年。

孙小果母亲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母爱,“母亲会为儿子做一切的,这就是母亲,不会去考虑后果。”把自己的孩子宠的无法无天,做错事情不是教育,而是帮忙擦屁股。对于被伤害的孩子,无动于衷,俗话说:“宠儿多不幸,娇儿难成才。”作为父母,是可以庇护孩子一时的,但却庇护不了孩子一世。

孙小果母亲和继父忏悔 是不是真的?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画面公开 两眼含泪痛哭

3月30日,央视扫黑除恶专题片第五集《督导利剑》播出,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两眼含泪视频首次被公开。1998年,孙小果曾因强奸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判死刑,却因母亲和继父长期运作“保护伞关系网”,只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恶人邻居全家

经常乱吼大叫晚上放DJ舞曲噪音扰民,这家人背后吼吠逛街老人几十次,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孙小果母亲和继父忏悔:在教育子女问题上走错做错

3月3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画面公开。1998年,孙小果曾因强奸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判死刑,却因母亲和继父长期运作“保护伞关系网”,只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忏悔时称,“在教育子女问题上走错了,做错了,造成了今天这个结局”。最终,孙小果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分别获刑20年、19年。

孙小果的母亲继父的教育害了孙小果,孙小果又害了那么多的人,但现在孙小果已经伏法,他的母亲再来忏悔显得有些马后炮。此时忏悔,那些死去的人也不会复活,但她必须忏悔,这是一个态度。

孙小果1999年因强奸罪,故意伤害罪等罪名被判处死刑,却因母亲和继父的保护伞关系网,服刑12年5个月就被释放。直到20年后的2019年,孙小果“死里逃生”的疑窦终被厘清。最终执行死刑。孙小果母亲称忏悔,痛,悔恨,这些感情里,我们不知有多少真挚的忏悔,又有多少偷来20年人生的“侥幸”。但愿所有的为官者,都能清楚的知道,所有的骗局,终将被揭晓,所有的债,终归要还。法律,不容任何人亵渎。

孙小果临刑前画面首次曝光,秦光荣秘书曾打招呼为其改判刑期

曾经震动全国的孙小果涉黑大案,再度详细曝光案件细节。3月30日晚,由全国扫黑办联合央视推出的扫黑除恶大型政论专题片播出第五集《督导利剑》,察时局关注到,专题片首次披露了孙小果当街打人以及最终再度被判死刑临刑前的画面,孙小果两眼含泪,在死刑判决书上签字。 专题片还详细披露了孙小果数次减刑,被判处死刑后却“死而复生”的来龙去脉。专题片介绍,在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后,其母亲和继父多次运作,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都为之打招呼,打通云南省高院的关系,启动再审程序,改判有期徒刑20年。之后,其母亲和继父又再一次通过熟人关系为在监狱中服刑的孙小果违规减刑,最终仅服刑不到13年即出狱。该案最终经过彻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醉意中 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某发生争执,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电话,不多时一群刺有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其中即有孙小果。 专题片首次披露了孙小果当街打人的画面,画面显示,他抬脚猛踢王某的腹部,最终导致王某膀胱踢裂。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原本被判死刑的孙小果,为何如此快就出狱又再度犯案? 1975年出生的孙小果,1994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1997年4月至6月,孙小果再度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奸4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对其暴力伤害及凌辱摧残,致使其中一名被害人重伤。 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蹊跷的是,12年后,孙小果重返夜场成了多家夜场的老板,再度犯案。“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是如何逃脱法律制裁的?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调查发现,孙小果数次逃离法律制裁背后,离不开他的母亲和继父数十年的奔走,以及经营的关系网。 据了解,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继父李桥忠从部队转业后担任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4年,在孙小果首次犯案后,孙鹤予就曾因帮助其伪造材料取保候审,于1998年犯包庇罪被依法判刑5年并开除公职。其继父李桥忠则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给孙小果违规办理取保候审的警察,也因渎职罪被追究刑事责任。 1998年,孙小果再度因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1999年,云南省高院二审改判为死缓,缓期两年执行,改判死缓后,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服刑,按照法律规定,缓期两年期间若无新的犯罪,则转为无期徒刑,如果孙小果就此依法服刑,也不可能再为祸社会。 据调查显示,这一次改判死缓虽存在量刑不当的问题,但未发现徇私枉法的行为。然而2003年,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刑满释放后,再一次想着以违法的手段捞人。此时,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已担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孙鹤予要求李桥忠再去找关系,李桥忠满口答应。 要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要改判就得启动再审,再审得先立案。据媒体报道,李桥忠在部队时曾任云南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装备处副处长(副团职),有着一张庞大的战友关系网。 通过战友关系,李桥忠与当时云南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线,给田波送了十万块。李桥忠同时还通过熟人请托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的申诉材料,要求启动再审程序。 “内外照应”,田波收到材料,心照不宣的向院领导请示,顺利立案进行再审。 专题片披露,在再审环节中,合议庭一度对死缓改判有期徒刑有不同意见,合议庭认为该案事实证据没有错误,不该改判,时任云南省高法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是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如何“搞定”梁子安呢? 一方面,李桥忠和孙鹤予为其行贿价值11万多的财物,另一方面,李桥忠听从田波的建议找院领导说情。李桥忠辗转通过私人老板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送了三万块,请袁鹏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赵仕杰打招呼。 赵仕杰找到梁子安,“立也立了还是动一下,往有期上靠一靠。”梁子安在片中称,因院长发话,原本犹豫不决的梁子安最终将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 “今天你认识这个领导,明天吃饭你又带着另一个领导来,就跟这个领导又认识了。”孙鹤予在片中剖白,正是她和李桥忠20多年来长期运作,想尽一切办法结识人,最终将孙小果从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又从监狱中为其违规减刑将其捞了出来。

标签: 母亲 继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