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日本核废水排海,各方回应 究竟结果如何?

访客

美国支持日本福岛核废水排放?

看来美国是不把核废水当回事,认为一切都是在透明的情况下进行。

周边国家都在担忧和遗憾,这不仅仅是担忧和遗憾能解决问题,还是需要拿出切实可行数据和一致通过的投票决定,不然,日本单方面不可以违背国际公约,擅作主张排放核废水。

日本核废水排海,各方回应 究竟结果如何?

多国回应日本将核废水排放入海的决定

当地时间4月12日,美国国务院就日本政府决定将核废水排放入海一事发表声明称:“在这一具有挑战性的情况下,日本方面权衡了各种选择和影响,一直对其决定保持对外透明,看上去已经采取了一个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的做法。我们期待日本政府在监测上述方法的有效性时可以继续进行对外协调和沟通。” 日本政府当地时间13日上午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内储存的核废水排放入海。 韩国政府13日对日本决定排放核废水入海表示强烈遗憾。 作为日本近邻和利益攸关方,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日方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未经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充分协商,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这种做法极其不负责任,将严重损害国际公共健康安全和周边国家人民切身利益。海洋是人类共同财产。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处置问题不只是日本国内问题。我们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 日本政府当地时间13日上午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内储存的核废水排放入海。多年来关于核废水的讨论迎来一个重大节点,但至今仍未能从核事故灾害中得到完全恢复的灾区居民和渔业相关人士,对该做法带来的不利影响表示严重担忧。如何消除负面影响并提供补偿将成为今后的首要课题。(央视)

关于“福岛核污水”应该了解的7个事实

1、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水”究竟是什么? 目前福岛核电站储存的水来源于流入受损反应堆内(水泥保护壳外)的地下水,进入量目前约每天200~400m³(依天气而变化)。这些水又可分为三部分:一部分经过脱盐后重新注入反应堆,用于维持被毁堆心冷却状态,称为冷却水,因和堆芯泄露物接触而带有较高放射性,用量每天约150m³;一部分是没有用于冷却、直接从受损反应堆底部中抽取的水;第三部分则前两者通过多核素去除系统(ALPS)处理后的水,这些水中绝大多数非氚碳核素已经被去除。这三种水所含放射性物质依次递减。 2、这些水的污染程度如何? 目前估计储存的水中不能去除的氚总活度1200TBq~1800TBq(换算成氚单质约3.5~5g克),平均为0.73MBq/L。如前面所说,这三种水的污染程度是不同的。就2020年初数据,其中约28%达到了IEAE认可的排放标准。这些就是计划进行排放的水——并非一股脑全部排放,而是腾地方以容纳更多的ALPS处理水。整个排放过程将持续超过25年。 3、既然达到排放标准为什么不排到土里/喝掉 IAEA认可的排放标准是指进入海洋后经由海流稀释、可以迅速降低至自然本底辐射强度的标准。其中关键过程是依靠海洋中巨量水的稀释(并且在排放前也需要经过约50倍的稀释)。深埋/地下灌注/蒸发也是曾经经过评估的方案,问题在于土基/岩基对于水的固定作用很差且处理总量有限;蒸发则有更多不确定性风险,并且这些方式的处理难度和资源消耗均很大,而当土壤吸附放射性物质后,处理起来更困难(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因为不靠海,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 此外很多人说“既然安全但为何不去喝?”这种说法来源于“处理水比饮用水还干净”的错误说法。饮用水和处理水使用的是不同标准,如上文所述,处理水的标准是“稀释排放后对环境无害”,尽管其一些指标可以符合甚至低于饮用水指标,但并非用来饮用。这就类似污水处理厂的处理水可以合法的排入环境,但同样不建议饮用一样——尽管它的确可能各项指标可以达到饮用水标准。 4、是否可能“53天内污染半个太平洋”? 排入水中的放射性元素的确可能随着洋流而扩散,进而从排放地向大洋扩散,数月时间到达大洋中部的确有可能。但需要注意的是,在扩散的同时其浓度会急剧下降。以平均活度0.73MBq/L计算,稀释十万至一百万倍即可达到本地辐射水平(~1Bq/L)。正如三江源尿一泡尿,的确能扩散到上海长江入海口,但是否可以称为“污染了长江”,相信各位都有自己的判断。 5、氚和碳14是否会被海洋生物富集 一个物质能否被生物富集需要有一个先决条件,即该物质容易被摄入,但很难被排出体外。因此典型的生物富集物质如DDT具有脂溶性,在进入生物体后容易存在于脂肪中而不易代谢和排出体外,从而被富集。而氚和碳14为氢和碳的同位素,其化学性质极为接近,在生物代谢中起到和氢、碳一样的作用,它们可被生物体摄入,也容易被代谢,因此它们在生物体中的浓度只和环境浓度相关而不会富集。正如4中所述,在充分稀释的地区,生物体中的放射性同位素浓度也极低。这也从一个方面表面,充分的稀释来降低环境浓度是克服核污染的有效途径。 6、为什么为日本说话? 这并不是为日本说话,而是为正确看待核问题说话。过度渲染含放射性元素排入海中造成的“危害”,势必给我国自己挖坑。我国对能源的需求日益增加,核电站是最有希望解决我国能源需求的途径。而任何核电站都会产生一定量的含放射性元素的排放水(尤其是含氚和碳14)。 例如我国大亚湾核电站的年排放限额是碳14为300GBq,液态氚225TBq(实际排放为1/10左右),而我国全年仅液态氚总排放量就超过80TBq,和福岛30年排放计划中的年排放量相当,更不要提全球核电站每年近6000TBq的液态氚排放。如果如此恐慌福岛的排放,那么如果外国以此诘难我国,我国又该如何回应? 7、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态度? 鉴于福岛核事故救援过程中和恢复时期东电及日本政府存在拖延和欺骗行为,我们应采取的方法是听其言,观其行,积极参与国际组织(如IAEA)开展对处理水排放的监督和核查,发挥大国应起到的作用,增加我国在这些国际组织中的参与度与声音,甚至推动国际的督查行动。 另一方面,应科学的看待和宣传核问题,避免无端的核恐慌、核谣言。因为我国在未来的发展中对核电的依赖依然为上升趋势,正确的核知识对于核电的发展至关重要,不要学欧洲等地自废武功的废核行为(极端环保组织和绿党煽动核电恐慌),更不要成为一些外国机构攻击我国的把柄。

不顾周边国家反对 日本政府正式决定核废水排放入海

关于福岛核电站持续增加的核废水处置问题,日本政府今天上午(13日)在首相官邸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排放入海。以两年后为目标,将着手从核电站用地内排放。残留的放射性物质氚浓度将被稀释至不到国家标准的四十分之一。会议还决定,渔业人员因担忧形象受损而反对,但若实际造成损失将由东电赔偿应对。在福岛核电站,旨在冷却熔落核燃料的注水以及流入的地下水等使得污水持续增加,用ALPS方法处理后保管在储罐中。截至3月保管中的处理水约达125万吨。日本不顾周边国家的反对和国际舆论的质疑,执意要将核废水排放入海,是一种草率的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到目前为止,历史上发生过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三哩岛核事故,都是大气释放,没有发生过类似福岛核事故产生大量废水的核事故,因此,也没有核事故处理后废水向海洋排放的先例。从这一意义上说,日本开了一个很不好的首例。其实,自2013年以来,日本政府对核废水的处理提出过不同方法,如地层注入、排入海洋、蒸汽释放、氢气释放和地下掩埋五种。但最终日本政府选定了排放入海的方法。因为谁都知道,倒入大海,是最为简单最为便捷最为经济的。问题是随着核废水的排放,周边国家将快速的不可避免的会受到放射性物质的跨界污染影响。今后如何补偿周边国家的受害损失,对日本来说将是一个课题。其实,就在日本反对的人也不在少数。如日本市民团体“全国核爆受害者第二代团体联络协议会”12日宣布,已向首相菅义伟和6名相关阁僚发送了请愿书,要求勿排放入海,政府负起责任来。有日本人对影响健康感到不安,表示东电和政府应该摸索陆上管理污水的方法。另有日本人说,不能容许只把问题限定于形象受损,如果排放入海,估计谁也不会负责查明对环境及人体的影响。   

韩国政府回应日本核废水排海:强烈遗憾 绝不容忍!

据韩联社报道,13日上午,韩国政府回应日本决定将核废水排海一事。韩方称,对此感到“强烈遗憾”,绝对无法容忍,将与国际社会扩大沟通。日方举措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应该公开处理核废水的相关信息。(海外网)

美国支持日本福岛污水入海决定,称符合全球公认核安全标准

4月13日,在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排入大海之后,美国务院回应称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并表示该做法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 美国务院在日本政府正式宣布上述决定之后,在官网发布声明称,“日本政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密切合作,已采取措施对2011年3月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的后果进行处理。日本政府已宣布关于ALPS(多核素去除设备)处理水的基本政策的决定,将处理后的核污水排入大海。” 声明称,“美国意识到,日本政府研究了与福岛第一核电站现场储存的处理水管理相关的几种方案。面对这一独特和具有挑战性的局势,日本权衡了各种选择和影响,对其决定保持透明,似乎(appears to)采取了一种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的办法。” 声明最后表示,美国期待日本政府继续协调和沟通,监测这一方法的有效性。 目前,中韩等多国已对日本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发表声明。中国外交部网站4月12日消息,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日本拟决定核废水排海一事答记者问时表示,日本妥善处置福岛核电站废水问题关系到国际公共利益和周边国家切身利益,理应慎重妥善把握,确保在各有关方共同参与下,有效避免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带来进一步损害。 同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就上述事件发表评论称,此举可能给韩国国民安全和周边环境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韩方对此深表忧虑。 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工作组曾在2016年提出5种处理污水的方案,包括置于地质层中、以蒸汽形式释放等,但之后分析发现将污水稀释后排入大海是所有可行方案中花费最低、也是最快的方式。 2020年2月,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派专家组赴福岛,日本政府提出两种核污水的处理方法——蒸汽释放和排向大海。IAEA专家组4月在官网发布声明称,两种方案在技术上都是可行的,在安全性和环保监管下,世界各地核电站通常也是采取以上方式。不过,IAEA仍然建议日本政府进行全面的技术和安全分析。(澎湃新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居然发推特公开“感谢”日本处理核废水的“透明努力”,这也能感谢,可真是“丧事喜办”的绝版。 是啊,没有美国的首肯,日本是决不敢把核废水排入海洋的。如果世界其他国家做这件事,无论多“透明”,美国也不会不加指责反而发个奖章的,西方舆论的态度也会更激烈。看来日本抱美国腿也算没白抱。 然而这是第一次有国家将核事故导致的废水排入海洋,美国“感谢”的这个先例将无可避免地产生示范作用。它将产生的长期环境危害和政治误导必将对整个人类的利益造成负面影响,美国支持了一个终将对其利益形成反噬的错误。 可以理解的是,日本福岛事故已经发生,核废水总要用某个办法处理。但是现在,日本还没有穷尽所有能够使用的手段,对污染风险的研究远远不够,与周边国家的沟通也不充分,而是把重点放在了获得美国的支持上。最后,它采取的是把核废水排入大海这一最简单便宜的办法,玩弄国际政治帮它实现了处理这些废水的成本打折。

标签: 日本 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