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刘鑫该不该为江歌案赔偿? 真相简直让人惊愕

访客

这起官司不赢难以平民愤

要不是杀人犯法,这一家人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还想换个名字继续美好生活,做春秋大梦去吧!刚还看到一个视频,开庭前一天刘鑫和他爸在电梯,记者问他们会不会出庭,他爸说“出不出庭不就这点事”。别人的女儿间接被她害死,一条人命说的云淡风轻,这种人活着都是浪费粮食。从来没有一件事让我感觉到这么恶心和愤怒,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真想把这女人千刀万剐了,看看那颗心是不是黑的。

刘鑫该不该为江歌案赔偿? 真相简直让人惊愕

​江歌案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终于再次开庭,可怜江歌好心让刘鑫借住,最终被刘鑫挡在门外被陈世峰残忍杀害,可怜江歌当时的好心却被现在的刘鑫用来当做借口,将“借住”说成“合租”,用以洗脱自己没有报警的事实。 本该刘鑫承受的一切,统统施加在了可怜的江歌身上,而刘鑫却化名刘暖曦活的精彩,甚至还要辱骂为江歌讨公道的母亲,良心狗肺,畜生不如! 我是支持江歌母亲的,刘鑫必须为她冷漠甚至故意害人的行为付出代价!

江歌母亲起诉刘鑫,称其捏造新恋情激怒凶手!刘鑫方否认锁门

4月15日9时,备受关注的江秋莲起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院正式开庭,原告江秋莲及其代理律师到庭,被告刘鑫委托律师出庭,本人未到庭。 据公布起诉状显示,原告认为刘鑫捏造新恋情导致凶手陈世峰案发当天失控,同时刘鑫反锁房门在江歌遇害时未及时施救。被告律师反驳称,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刘鑫有从内侧将门反锁的行为。 在庭审期间,城阳区法庭公布了原、被告的起诉状。起诉状内容显示,原告起诉认为,案发当天,2016年11月2日23时31分,刘鑫连发五条微信叮嘱江歌等其一同回家,但没有告知当天下午,刘鑫在打工的拉面店捏造新恋情,激怒了陈世峰的事实,也没有透露陈世峰已到达公寓附近。抵达江歌住所时,被告刘鑫迅速走在江歌前面并跑向201用钥匙打开进入室内,江歌把伞挂在门口仪表上,随即被刘鑫反锁在外。在陈世峰持刀及按门铃期间,刘鑫称“我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原告认为,陈世峰眼见无法接触到刘鑫后失控,将仇恨转向江歌连捅了11刀。刘鑫在江歌遇害时未及时施救,导致后者死亡。 原告起诉状内容显示,刘鑫报警时间为零时16分,当天零时18分,同层住户曾听到江歌发出巨大惨叫声并开门查看,此时刘鑫通过手机联系打工同事但未对江歌急救。零时22分刘鑫再次报警时称“那个男人已经看不见了”、“听不到姐姐的声音了”,期间没有开门施救,也没有拨打医疗急救电话119,日本警方赶到后在零时39分拨打急救,凌晨2时20分江歌因失血过多死亡。 被告律师答辩称,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从内侧将门反锁的行为。事发时听到屋外异样声音后,刘鑫报警,遵循警方意思没出门,后被警方迅速带离现场,看不清周围环境。案发一周后,刘鑫以恐吓报警,协助当地警方对陈世峰采取强制措施,刘鑫在凶杀案的身份是证人,是日本警方通过多方信息、刘鑫的陈述作出的判断。 对于此前陈世峰多次骚扰是否报警一说,被告律师辩称,刘鑫建议不报警是认为住在江歌处不合法,刘鑫借住在江歌公寓内支付了一定的房屋租金,江歌与刘鑫均知道合租不合法,不报警是被告与江歌相互商量的结果。 对于被告律师的说法,原告律师在法庭调查环节辩驳称,刘鑫在江歌家“毫无疑问是借住”,并透露刘鑫的供述前后矛盾、与事实不符,在日本检察官询问刘鑫是否自己锁门,刘鑫确认门是锁上的状态,其此后面对律师和法官讯问变成“没有锁,只是一直推不开”,其关于锁门说法前后矛盾。

对于刘鑫在江歌家居住期间,刘鑫建议不报警的问题,在我看来当时是出于保护江歌的。因为日本租赁房屋的时候都会要求写明居住人数,擅自增加其他人一起居住是不符合租赁要求的,如果江歌收了刘鑫房租、就更不行了。如果有人追责追究的是江歌,因为她才是这套房屋的租赁者。只考虑这个层面不报警相比刘鑫,对江歌的利处更多。

江歌妈妈这几年一直为官司奔走,只为自己的女儿求个公平。今年江歌案再次审理,看照片江妈妈又憔悴了不少。虽然中年丧女之痛恐怕不是审批刘鑫可以补偿的,但是刘鑫决不能与这个事件割裂开,江歌说到底是为了她才命丧日本。 想对刘鑫说:“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真的无辜么?希望江歌妈妈这次能够胜诉!

江歌案

这个案件来来回回折腾了好久,我觉得吧,好人一生平安也只能说当时,至于过后能不能平安,有没有人认可都是个问题。所以,做好事是出自本心和自己的本能,没指望过后有人认可,如果不认可又能如何?也就是心里发发牢骚。当涉及到赔偿,也就是有利益时,可能矛盾又开始了。 因此,做好人是一回事,出了事赔偿又是另一码事,我们不能预估后果和结果。

刘鑫该不该为江歌案赔偿?

4月15日12时许,备受关注的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庭审结束,记者从庭审现场获悉,审判长最后宣布,双方分歧较大,将择期宣判。 2016年11月,日本留学的江歌在公寓门口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2018年,江歌妈妈宣布起诉刘鑫。代理律师黄乐平称,刘鑫明知陈世峰会来报复而未告知江歌,在江歌受伤害过程中未做任何积极措施,是刘鑫的过错导致江歌遇害。 刑事无罪,不代表民事无责。 2016年11月3日,为救闺蜜,江歌命丧他乡。这桩命案以2016年12月20日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判陈世峰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处以有期徒刑20年结束,但这并不能平息全国网友的愤怒,更是使得全网将矛头一致指向“罪魁祸首”刘鑫。那么刘鑫应当承担责任吗?承担的话又是什么责任? 首先,在刑事案件中,刘鑫也是受害人,确实是无罪的; 其次,在民事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江歌为了保护刘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刘鑫作为受益人,在道德层面上,应当主动承担其自己的责任,同时江歌母亲也是有权请求刘鑫给予合理补偿的。

标签: 刘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