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刑释男子又犯命案 村民请愿严惩 内幕曝光简直令人惊呆了

访客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世恶人吧

3月20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县金牛镇罗官村发生一起命案,村民谢明,向同村的羊肉馆女老板金敏连刺十余刀,金敏当场身亡。

案发后,120多位村民联名请愿,希望司法部门依法严惩凶手,还村里一份安定太平。

原来,这个谢明自幼好勇斗狠,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曾两次因故意伤害罪获缓刑,还曾经因一场斗殴中杀死了人被判无期徒刑,后因表现良好获得四次减刑出狱。

出狱后的他仍然不知悔改,见同村一女老板的狗肉馆生意火爆,他也开了一家狗肉馆,并不允许女老板干狗肉馆了。女老板没办法,转而开羊肉馆,于是他直接持刀将女老板杀了……

看到他的罪行,我就想起了周星驰电影《济公》中的那个九世恶人,他们真的挺像的,除了好事,什么事都会做。

这样的恶人,也难免会有120多名村民情愿严惩。

刑释男子又犯命案 村民请愿严惩 内幕曝光简直令人惊呆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世恶人吧

3月20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县金牛镇罗官村发生一起命案,村民谢明,向同村的羊肉馆女老板金敏连刺十余刀,金敏当场身亡。 案发后,120多位村民联名请愿,希望司法部门依法严惩凶手,还村里一份安定太平。 原来,这个谢明自幼好勇斗狠,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曾两次因故意伤害罪获缓刑,还曾经因一场斗殴中杀死了人被判无期徒刑,后因表现良好获得四次减刑出狱。 出狱后的他仍然不知悔改,见同村一女老板的狗肉馆生意火爆,他也开了一家狗肉馆,并不允许女老板干狗肉馆了。女老板没办法,转而开羊肉馆,于是他直接持刀将女老板杀了…… 看到他的罪行,我就想起了周星驰电影《济公》中的那个九世恶人,他们真的挺像的,除了好事,什么事都会做。 这样的恶人,也难免会有120多名村民情愿严惩。

大家都怕了啊!

你说这人又不怕死,又不怕犯法,也不怕杀人,成天带着刀晃悠,连小孩子都能拿刀恐吓,怎么能不怕。在村里横行霸道,无疑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那天可能他心情一个不好就有人倒霉,你说谁不想他被严惩,死刑都是替天行道。

必须严惩,两条人命加身,天理不容。上次入狱居然五次减刑,这五次减刑真的合理吗?上次杀人难道不是故意的?没有偿命居然还减刑释放了,这样人放出来了再伤人命,可怜那对儿母女了,女儿从此没了母亲,真是令人愤怒,这个人如果不处极刑简直难以平民愤,他有什么权利这样伤害他人?他凭什么要求人家关店?看人家母女在家好欺负?有积怨的话也至于伤害人命啊,这人简直就是当地的祸害,从村民的表述就能知道他是怎么的为所欲为,谁是他的势力靠山?谁在罩着他?当地有没有为他徇私的行为?这些不止是当地要查,上极机构也要查,扫黑除恶专项组织也要查,他一个人绝对不可能这么嚣张。对这样的一定要连要挖起。

虽说万民请愿只是个形容词,但是这120名村民的请愿,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杀人,殴打,家暴,与多人发生纠纷争执,不是一个简单的好斗可以形容了,应该说是危害一方。这样的人减刑五年出狱后,仍然不知悔改,依然是老一套的作风,给地方治安带来了很大的安全隐患,才使得百人请愿。这样的人就应该依法判处死刑或者终身监禁,别再出来危害百姓了。恶行实在让人觉得可怕。

云南大理一刑释男子涉嫌当街致死他人,120多名村民请愿严惩

3月20日18时许,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县金牛镇罗官村村民谢明向同村的羊肉馆女老板金敏连刺十余刀,金敏当场身亡。 这是谢明第二次致人死亡。2006年,谢明在一场斗殴中因伤人致死被判刑15年,累计减刑五次后,2017年1月26日出狱。 新京报记者获悉,除了两次命案,谢明还多次与家人、邻里发生冲突,或恫吓威胁,或伤人致残。 3月20日案发后,120多位村民联名请愿,希望司法部门依法严惩凶手,还村里一份安定太平。 4月14日下午,宾川县公安局李姓民警表示,县委县政府已成立了专门调查小组,把谢明行凶案件作为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重点核查核办案件,目前该案正在严格有序的核查过程中。 金敏家在国道西侧。2019年下半年,她家利用临街的3间平房开起狗肉馆。 据其家人说,狗肉馆刚开起来的时候,谢明偶尔会来吃饭,看着金敏的生意日渐红火,谢明也萌生了开狗肉馆的念头。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5月,谢明开了“宾川县乐观狗肉馆”,生意并不如金家那样红火。 据金敏的儿子金磊透露,2020年下半年,迫于谢明多次威胁,金敏关闭狗肉馆。 2021年3月,金敏在原来的狗肉馆店面里重新开起羊肉馆,但这仍引起谢明不满,没有几天就发生了血案。 金磊在邻居的监控视频里看到谢明对母亲行凶的画面。据他描述,3月20日上午,谢明来到其母的餐馆,指责其母还敢开餐馆,要求金敏立即关停。 监控视频显示,当天下午6时左右,谢明再次来到餐馆与金敏争吵,随后谢明离开,数分钟后谢明持刀进入餐馆对金敏行凶,行凶过程从店内持续到店外,直到金敏毫无反抗能力。 事发当日,金家只有金敏母女在家。村中一位亲属上楼喊她,告诉她母亲“出车祸了”,她下楼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母亲。 2021年3月30日,罗官村村民委员会出具一份证明称:“谢明自幼好斗,多次与他人及家人打架斗殴,嗜酒之后时常惹是生非,无视法律法规,……村里男女老少都怕他……时常欺压乡邻。” 谢明的前妻王玉梅告诉新京报记者,谢明成家后,与父母分家。其父母跟其弟弟生活。因埋怨父母多照顾弟弟,谢明跟父母和弟弟都疏远起来。 王玉梅与谢明1975年结婚,育有二子一女。王玉梅回忆,有一次村里办婚宴,一邻居调侃她与别人有染。虽然只是玩笑话,却在谢明的心中埋下了猜忌的种子。 “从那次以后他就经常喝酒,一喝酒就打人,有时候不喝酒也打人。” 王玉梅指着头部、胳膊、腿部、脚面上的多处伤痕说,她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胳膊和腿都被打折过。 在王玉梅头部的右上角,有一处五角钱硬币大小的伤口呈现明显的凹痕,她说那是 “拿钉子扎的”。 上世纪90年代末,王玉梅与谢明离了婚。 从裁判文书网中查到,谢明曾数次因故意伤人被处罚。 1999年6月29日,谢明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宾川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2005年11月11日,他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宾川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2006年8月3日晚,谢明陪女朋友在金牛镇寻找数月不归家的女友女儿,二人在小辛村附近见到女友女儿与杨某等人在一起,谢明用一根钢钎打了杨的头部。当日21时许,施某等多人携带刀子、钢管等凶器为杨“复仇”,在大辛村附近找到谢明后双方发生斗殴。互殴中,施某被谢明用一根钢钎刺伤胸部,谢明亦被对方多人打倒在地。施某后因伤重不治死亡。谢明重伤。 新京报记者获悉,这次斗殴让谢明失去了右手臂。 2007年11月29日,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谢明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宣判后,谢明以其行为属防卫过当,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 2008年3月7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改判谢明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自2006年12月27日起至2021年12月26日止。 另外一份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谢明于2008年4月21日被送到大理监狱服刑改造。谢明在服刑期间,因确有悔改表现,获减刑4次,减刑后的刑期至2018年1月26日止。 随后,谢明再次获减刑,刑期至2017年1月26日止。 出狱后,谢明回到村中,与大儿子、两个年幼的孙女、前妻王玉梅一起居住。 “他还是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喝酒,喝多了就发酒疯,除了两个孙女外,家里面跟谁都动手。”王玉梅说,谢明出狱后随身携带一个小包,里面装着一把刀。 2018年初,王玉梅透露,儿子没有按照谢明的要求处置家中的一块田地,他就持锐器刺向其子,造成后者多处创伤。 在村委出具的“证明”中显示,由于谢明残疾,2017年8月,村委经走访和民主评定,将谢明纳入低保,同时领取残疾人补助。 金敏遇害案件发生后,金家组织村民发起了请愿,希望执法部门依法严惩凶手,还乡里安宁。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请愿书上按手印并且签字的村民,达120余人。

恐吓,威胁,伤人,杀人,与家人闹崩,家暴妻子,刺伤儿子,犯案累累,这么一个人居然能多次减刑,减刑出来以后还能纳入低保,真是匪夷所思。这么多人请愿严惩谢明,可见他平时做了多少恶,得罪了多少人,简直就是一方恶霸,如此社会祸害,不判死刑或者无期徒刑都不能永绝后患。

标签: 村民 命案 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