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彭总为了对付一胡二马向毛主席要兵,伟人:向前病了,你去瞧瞧他

访客


彭德怀

彭德怀受命经略大西北,深感责任重大,为了能够完成解放西北的任务,他每天茶不思,饭不想,一心扑在工作上。

大西北横跨五省(区),占全国版图的三分之一,纵横320万平方公里,它跨越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平均海拔2000米以上,除了峰峦叠嶂就是广阔无垠的戈壁荒漠。

山峰终年积雪,平川雪水积聚,有数不清的盐湖沼泽,也有人迹罕至的戈壁沙漠,环境险恶莫测。

虽然生存环境恶劣,但是这片土地却孕育着灿烂而古老的文明。著名的丝绸之路就从这里穿过。丝绸之路是古代连接中西方的最重要的商道,相当于现在的亚欧大陆桥。

而近代,由于这里战乱不断,加上土瘠民贫,始终人气不旺,人口常年维持在2000万左右,人口数量占到全国总人口的5%左右。

这块地区还是多民族、多宗教和多国接壤的复杂地区,能不能经略好这块大战略区,对于新中国的建立关系重大,彭德怀深感压力巨大。


戈壁

1949年初,一野的实力满打满算也只有15.5万人,而西北国民党军足足有40万人,虽不像1946年差距那么大,但是部队人数仍然是个不小的差距。

西北国民党军的部队分布如下:一、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麾下共13个军约17万人,主要驻扎在陕西中部和渭河流域。

二、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理长官马步芳和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逵及部分蒋系部队共8个军约14万人,驻扎在甘肃、青海和宁夏。

三、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麾下3个整编师约7万人驻扎在新疆。

四、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麾下1个军约1万余人驻扎在陕西榆林地区。

虽然彭德怀善打恶仗、险仗,但是为了不拖全国其他战场的后腿,迅速解决西北战场的问题,一向不喜欢向组织提要求的彭德怀,经过慎重的考虑,还是向中央军委和毛主席提出了请求补充兵力的报告。

毛主席看到了彭德怀的报告,并没有着急答应他,而是给他发了一个简短的回电,内容大致是:中央准备在49年2月至3月召开七届二中全会,彭德怀与贺龙、王震到会面谈增兵事宜


毛主席主持七届二中全会

根据毛主席的回电,彭德怀迅速调整原来的作战计划,制定了新的作战方案,并明确了他和王震走后一野的指挥问题。

1949年2月17日,彭德怀和王震一起离开陕西澄城,前往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参加即将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

当时的情况是: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四野正在休整并准备南下解放中南地区;淮海战役结束,二野和三野驻扎在长江北岸休整,着手准备船只,并进行渡江作战训练。

所以此时只有华北军区野战军有支援一野的可能。1948年5月20日,根据中共中央5月9日的决定,为适应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需要,晋察冀军区与晋冀鲁豫军区合并组成华北军区,聂荣臻任司令员,徐向前任副司令员。下辖第1兵团,司令员徐向前,第2兵团,司令员杨得志。

1948年7月,华北军区野战军由2个兵团裂变成3个兵团,第3兵团由杨成武任司令员。

11月,第1兵团在徐向前的指挥下发起太原战役,但是为了不激怒傅作义集团南下徐州,太原战役采取围而不攻的方法,解放军不断地向太原城挤压。

第2兵团和第3兵团配合四野发起平津战役,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后,1949年1月31日,聂荣臻率领华北军区野战军总部从河北省阜平县进驻北平。


19兵团行军作战

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北军区野战军第1兵团改编为第18兵团,第2兵团改编为第19兵团,第3兵团改编为第20兵团。

由于北平已经和平解放,太原战役可以收网,第18兵团加紧在太原外围作战,中央军委和聂荣臻命令第19兵团和第20兵团支援太原前线,至此时,华北军区野战军三个主力兵团全部都在太原战场。

三大兵团主力全部集中在太原地区,但是咱们的总指挥徐向前元帅却旧病复发了,只能躺在担架上指挥,严重时甚至连躺在担架上指挥都做不到,因为劳心劳神会加剧病情,毛泽东特别批示,让徐帅安心静养,不可在为战役劳神。

但是徐帅一生为战争而生,他不愿意做一个躺在后方医院的病号将军,所以他坚持不离开指挥前线,看到徐帅如此执着,医生们只能把他转移到指挥前线的一个小村子榆次壁峪村里边休养边指挥。

其实早在抗日战争还未结束的时候,徐向前就病倒了,得了结核性胸膜炎。1945年8月16日,毛泽东亲自到延安医院看望正在住院的徐向前,并跟他说了很多关于抗战结束后工作方向的问题,心急的徐向前请求毛主席让他现在就上战场,但是毛主席却让他安心静养,并告诉他以后国民党军不会让他闲着的。


徐向前在病床上

病情稍微好转一点的徐向前出院后,住在延安枣园窑洞,他一边同毛主席、周恩来讨论敌情,一边休养身体。

1946年11月,胡宗南准备偷袭延安,徐向前告别毛主席跟随徐特立紧急转移到绥德。在绥德,徐向前做梦都在打仗,但是醒来却在病床上,他难受极了,写信给中央军委和毛主席,请求上战场,但是毛主席考虑到他的身体,没有批准,还是让他好好静养,等身体好了些再上前线。

1947年夏,徐向前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毛主席终于批准徐帅出山,随后,徐帅亲自指挥了临汾战役,晋中战役,解放了山西省的大部分,歼灭敌军12万余人。

1948年10月5日,徐向前又指挥第18兵团发起太原战役,由于不能过分刺激傅作义部,徐向前对太原采取围而不攻的战法。

10月6日,徐向前从石家庄抱病返回太原前线,当天深夜,在到达阳泉的时候,由于路途奔波劳累,加上患了感冒,咳嗽加重,左肋也不舒服,徐帅的病情加重了。

为了缓解病情,他不得不在半途休养,直到10月10日才到达太原前线。但是这次经历为后面的病情复发埋下了祸根。


太原战役

10月底,在东山战役接近尾声的一天夜里,华北野战军副司令员、第18兵团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太原战役总指挥徐向前在前沿阵地视察时受了风寒。

在回到指挥所时,徐向前感到左侧胸腹之间剧烈疼痛,满头满脸全是斗大的汗珠,工作人员和随军医生赶紧把他抬到病床上,此时的徐帅已经没法自主翻身了,随军医生立即检查,并做出结论:高烧引起的肺部炎症,结核性胸膜炎复发。

徐向前的老搭档,第18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太原战役副总指挥周士第赶紧派人去请华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钱信忠少将来给徐帅治疗。

钱信忠收到消息后,立刻动身,到了后立即给徐帅做了检查,检查结果:“胸部大量积水,患胸膜炎”。

周士第不敢怠慢,一边命人配合钱信忠少将去后方找药,一边把这个事报告给中央军委、毛主席、周恩来。


周士第

徐帅的病情牵动着中央首长们的心,毛主席看到周士第的报告后沉默不语,并把报告递给了周恩来,周恩来看完叹息到:“太原战事正酣,向前又病倒了。这个向前呀,工作起来太拼命了。”

毛主席说:“是呀,向前打太原,是最好的人选,当初在西北,彭德怀点名要向前,是我硬给拦下来的,山西还得他来打呀。

周恩来:“主席你也别太担心,我亲自安排两名医生去帮他治疗,也许只是最近战事太急,生活上不注意造成的。

毛主席:“恩 来,向前一人就足以抵得上千军万马,你一定要派最好的医生去。”

周恩来迅速派出两名医生会同钱信忠一起给徐帅治疗,三名医生联名给出意见:徐帅不能待在前线,必须转移到后方静养。

但是此时的徐帅满脑子都是打太原的事情,哪里肯离开前线,周士第和陈漫远纷纷来劝,但是徐帅就是不听。

最后,周士第在榆次以南十公里的壁峪村找了所房子,让他一边工作,一边静养。


钱信忠少将

话说另外一边,在七届二中全会的间隙,毛泽东找到彭德怀和罗瑞卿,告知他们自己和中央军委的意见:会议结束后,由彭德怀代替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太原战役一结束,第18兵团和第19兵团就跟彭德怀过黄河,充实一野部队,参加西北作战。

另外,毛主席还特别强调彭德怀,“向前病了,你去瞧瞧他”,彭总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毛主席之所以这么做,大概有以下几层含义:一、太原战役到了关键时期,必须战胜阎锡山不可。而徐向前却病了,为了不刺激徐向前的病情,所以安排彭德怀接替他指挥最后的攻坚战,这样既有利于他的病情,又能确保太原战役的胜利。

二、徐向前病了,毛主席交待彭总去瞧瞧他,一方面是代表毛主席去慰问他,另一方面是太原战役胜利后,彭总要带走他的兵,于情于理都该去和徐向前说一声。

三、毛主席安排彭总去指挥华北军区野战军进行太原攻坚战,是想让彭总提前熟悉部队的指挥和作战风格,以便使部队在太原战役胜利后能够尽快的融入到第一野战军之中。

彭德怀与王震在参加完七届二中全会后,就一起离开了西柏坡,王震直接赶赴前线指挥战事,彭德怀则赶往太原前线,接替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最后的攻城战。


杨得志

一到太原前线,彭德怀立即到壁峪村看望病重的徐向前,由于前线战事吃紧,彭总和徐帅聊了一会后,就急匆匆地赶往了前线。

到了前线后,彭总立刻拉着周士第、杨得志、杨成武一起去前线侦查敌情。但是杨得志担心彭德怀的安全,劝他不能亲自前往,由他们几个代替彭总去前线侦查,彭德怀态度坚决,必须去前线。

彭总威望甚高,看到彭总如此坚决,他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只能多安排警卫,全面保护彭总的安全。

彭德怀对太原城外的地形进行反复琢磨,定下作战计划,18、19、20兵团各负责攻占一个高地,只要高地攻破,太原城不攻自破。

4月24日拂晓,按照既定作战计划,3个兵团分别全力攻占一个高地,24日当天,太原城解放。历时近7个月的太原战役胜利结束。


彭德怀与周总理

在回到陕西之前,彭总又到了壁峪村看望徐帅,并跟了进行了一次长聊,另外还检阅自己要带走的部队。

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他们终于有机会跟着彭总,到西北与一胡二马决战了!

小客说史,叹为观止。缅怀过去,铭记历史。欢迎评论、转发、关注、收藏、点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