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69年许世友为王近山接风洗尘,得知其房屋简陋后:我的房子给你住

访客

1969年在南京火车站,两位将军正在火车站接一位特殊的人物,只见从火车上走下来一名中年男子,这名男子深呼吸表情复杂而严峻看着前方。这名男子左手提着一只鸭子,右手牵着小男孩的手,穿了一件退了色的旧军装,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位抱小孩的妇女。乍一看这名男子就像来城里走亲戚的农民。没想到两位将军马上跑向中年男子身边,竟然向这名男子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直呼:老首长你辛苦,许司令让我们来接人了。这名中年男子向两位将军微笑致意。那么这名中年男子到底是谁呢?


王近山将军

这名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王近山中将,那两位将军分别是肖永银少将和尤太忠少将,这两位曾经是王近山将军的部下,许司令就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

王近山的传奇生涯

王近山中将,是电视剧《亮剑》主角李云龙的原型人物之一,也是解放军中一员具有传奇色彩的名将,16岁就加入红四方面军,在一次战斗中举起大刀杀入敌阵中,和数倍敌人展开激烈的搏斗,因见连长王近山身先士卒,在敌阵杀得三进三出,如入无人之阵,战士们无不以一当十把敌人逼向阵地中的一角。敌人在一位军官的带领下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王近山一看觉得要擒贼先擒王,觉得要干掉那名敌军的军官,于是王近山与那名敌军军官扭打在一起,并与这名敌军军官一起滚下山崖,幸好在滚下山崖那一刻王近山挂在大树上,这样才避免一死,战后战友们直呼王近山为“王疯子”,这是对他勇猛作战的肯定。

之后王近山因为出色的战功历任营长和团长等职,王近山被人称为“王疯子”,但他打仗非常有办法,讲究谋略二字,并不是一味地猛打猛冲。在红四方面军反川军六路围攻时,面对敌人一个师的进攻,王近山把兵力一分为二,留下一个营的兵力利用有利的地形进行层层阻击,而他自己则率领两个营迂回到敌人的后方,在敌人的后方突然发起进攻,成功打掉了敌人一个师,活捉了敌人的师长,并趁势打垮了该师,从而扭转了战场的形势取得胜利。此战王近山带领一个团打垮敌人一个师,在红四方面军中传为佳话。后来他任红31军93师的师长。


在1943年抗日战争中王进山率领一个团的人马回延安协防,当他带领部队走到山西临汾东北韩略村时,遇到一路日军,率领部队在韩略村山谷里埋伏。等日军车队一到,王近山就命令战士们用手榴弹往日军方向扔去,而且集中全团的轻重机枪向包围圈的日军车队猛烈射击,日军被八路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王近山明白此地离日军重兵集团近,于是他命令全团人马对残余的日军进行刺刀冲锋,最终消灭这股日军。战后王近山发现这股日军竟然是“日军华北方面军”的战地军官观摩团,此役王近山击毙了服部直臣少将和6名联队长及以下军官120余人。

解放战争中,王近山任中原野战军第6纵队司令员,在刘邓大军出兵大别山的第一场恶战就是王进山打的,在大杨河之战最激烈的时候王近山向刘邓首长立军令状:为了消灭当面之敌,我们6纵不惜任何代价,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为了消灭敌人整编第三师,我王疯子不惜任何代价,此战中6纵最终消灭了整3师,让国军防线崩溃,此战王近山让6纵成为野战军的主力部队。


在解放军攻占襄阳的战役中,王近山打破历代攻打襄阳先夺取南山的惯例,出其不意地采用“倚山攻城,猛虎掏心”的战术,集中主力攻打襄阳的核心阵地琵琶山、真武山和直捣西门,攻城部队迅猛的攻势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不到两天攻克军事重镇襄阳,全歼守敌2万余人。

1949年王近山任二野三兵团副司令员兼任12军军长,并参加抗美援朝,在上甘岭之战中和秦基伟配合,打败了美军,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1952年按照职务被评为“副兵团级别”,因此在1955年大授衔被评为中将军衔。

王近山因何事从中将降为大校


1955年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时年40岁,后来因为个人问题(爱上自己小姨子,和妻子离婚)而被撤职,由中将直接被贬为大校,下放到某农场做场长。妻子和自己离婚,小姨子因为受不了巨大的身份落差而离开王近山。

下放在农场后,王近山的处境真的很艰难!但王近山的两位部下肖永银和尤太忠,以及老上级许世友一直对王近山不离不弃,至于王近山的情感生活,曾经身为王近山身边勤务人员黄慎荣不顾家人的反对,一直跟随王近山,并照顾起他的饮食行居。两人在农场劳动时日久生情结为夫妻,婚后她为王近山生下一儿一女,给处在人生低谷中的王近山带来一丝慰籍。

王近山的老部下肖永银经常下到农场里来看望他,一次他们在农场中放露天电影,这电影的名字叫做《上甘岭》。正好王近山曾经是上甘岭战役的指挥官,当他看到电影中有战士牺牲的画面,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牺牲的战友而痛哭不已。肖永银一边安慰老首长,一边劝导王近山赶紧给中央写信认错,承认自己的错误,许世友司令会帮助您说话的。


珍贵的战友情

果然许世友把王近山的信传给中央,并对肖永银和尤太忠说道:进山同志,是一员难得的虎将,可惜了。后来许世友上北京开会,对伟人提到王近山,并表示王近山人才难得,希望让他能复出做自己的南京军区副参谋长,伟人同意许世友的请求。于是许世友回到南京后立马派人接回王近山,并让肖永银和尤太忠去南京火车站替自己接王近山,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肖永银和尤太忠把王近山一家带在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家中,许世友拿出珍藏多年的茅台酒给王近山接风洗尘,许世友将军举起酒杯对王近山说道:近山呀,今天的家宴庆祝你复出,也为你一家接风洗尘,你复出的第一仗就是当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好好干,我看好你。

当许世友得知王近山的房子简陋和不够一家人住时,说道:我的房子给你住!

那天晚上的宴会,四位将军喝了很多酒,四位将军仿佛回到了那段金戈铁马的岁月,喝到高兴的时候,四位将军都喜极而泣,拥抱在一起。可能我们后来人很难对这段战友情感同身受,我想这就是过命的战友情吧。


后来许世友担任广州军区司令员,他在广州军区还是很关心王近山的身体状况,1977年王近山被查出患有癌症,许世友特意从广州军区派出一队医疗专家组赶到南京为王近山治疗,但王近山还是1978年5月10日因病逝世。在王近山的追悼会上,许世友为恢复王近山的名誉(王近山还没有得到彻底的平反)上报中央,邓公一听王近山去世的消息就感到很震惊,想起王近山在战争年代中的功绩难免感慨万千,特意批示道:按照正军区的规格为王近山开追悼会。邓公还特意为王近山题词:一代战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