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电影《南征北战》故事背景 老电影《南征北战》里的虚构故事与真实历史

访客

《南征北战》是哪个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还是孟良崮战役?

敌军总司令是陈诚还是王耀武?

敌总司令传达“总统电谕‘对么?

张军长原型是张灵甫么?李军长是李天霞还是李仙洲?

张军长要李军长再坚持最后五分钟有啥用?

我军一个营占据地利能阻击了敌人一个军进攻么?

重温老电影《南征北战》-新中国拍摄的第一部战争史诗

《南征北战》的故事情节


《南征北战》取材于华东野战军在解放战争几个经典战例,通过转战、阻击、围歼、民兵配合等,从而表现了故事主题:

以华东战场上一次大的歼灭战为背景,着力表现毛泽东运动战思想,在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


《南征北战》的电影故事是从解放军从苏北到鲁南一路大踏步后退开始的。敌人判断解放军是在败退,于是准备南北夹击一举消灭。张军长在南,李军长在北。我华东野战军在南线做出决战架势,某部一团一营在大沙河阻击了张军长部五天五夜,主力部队悄悄运动到北线包围了李军长。一营赶到摩天岭阻击张军长增援,保证大部队一举歼灭李军长所部。一营追击逃跑的张军长,用战士们的双腿,跑赢了敌人的汽车轮子,在将军庙车站将其堵住,大部队赶上将敌人全部消灭。

整个故事和其中的敌我人物,肯定都是虚构的。


《南征北战》主要指的哪个战役

华东战场上大的歼灭战背景,指的是莱芜战役。

这次战役也是人民解放军“示形于南,决战于北”的运动战、歼灭战典范。


1947年1月,国民党军制定了“鲁南会战”计划,集中23个整编师53个旅共31万人的兵力,采取以临沂为目标,南北对进的部署,妄图逼迫我华东野战军与其决战,南北夹击,将我军一举吃掉。

南线以整编19军军长欧震指挥8个整编师21个旅为主要突击集团,北线以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率领的3个军为辅助突击力量,还有其他12个整编师(军)警备和策应。


我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指挥下,针对南线敌人突击集团密不可分而北线集团力量较弱的情况,以2个纵队在南线摆出决战临沂的假象,4个纵队昼伏夜出秘密北移,其他2个纵队也迅速靠拢参战,在莱芜将李仙洲部包围,63个小时,歼敌5.6万人,俘虏李仙洲以下将官23人,取得重大胜利。

凤凰山包围了敌人五六万人并一举歼灭,这是真实的。


歼灭整编69师的宿北战役。

张军长指责李军长救援不力致使戴子奇全军覆灭的战役是指的歼灭整编69师的宿北战役。

1946年12月,在陈毅、粟裕指挥下,刚刚合兵一处组建的华东野战军集中24个团,在宿迁以北地区,歼灭整编69师大部2.1万人,中将师长戴之奇自杀身亡,副师长饶少伟被俘。

这是解放战争我军第一个歼敌人数最多的经典战例。

这也是第一次使用“华东野战军”这一称号。


张军长的指责是真实的。

戴子奇指的就是整编69师师长戴之奇。

但是黑锅能不能赖在李军长头上?

救援戴之奇不力的不是整编83师师长李天霞,而是另一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11师,这是陈诚的嫡系部队,妥妥的”土木系“。

如果原型是李仙洲,那就更赖不着这个远在山东的”李军长“。

中将师长胡琏是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的陕西老乡、黄埔四期同学。

在孟良崮战役,他对张灵甫的救援,因为离得远,也不积极。

国民党军队”宁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传统,保存实力,互相救援不力是普遍现象。


全歼整编74师的孟良崮战役

华东野战军在解放战争最经典的战役是消灭张军长的孟良崮战役。

1947年5月,华东野战军在临沂孟良崮地区,将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74师从齐头并进的突击集团中分割开来,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魄全歼整编74师等3.2万人,击毙中将师长张灵甫。

阻击部队和地方部队、民兵也顽强地将左右两翼的整编25师、整编83师,以及其他各路援军阻挡得寸步难行,保证了战役的胜利。


但是最后,张军长和参谋长乘坐坦克逃跑,被解放军抓了俘虏,这个就移花接木了。

孟良崮战役中,张军长张灵甫被击毙,参谋长魏振钺被俘。

参谋长魏振钺和《亮剑》常乃超一样,成了华东军政大学的军事教员。

当年率部冲上孟良崮击毙张灵甫的六纵特务团副团长何凤山也和《亮剑》李云龙一样成了他手下败将的学生。

据说当年饰演参谋长的白穆不仅到战犯管理所采访被俘的国民党将军了解当年的真实场景,还专门去拜访过他要扮演的敌参谋长原型魏振钺。

但是乘坐坦克逃跑被俘的那是淮海战役第12兵团司令官”书呆子“黄维。

淮海战役中,黄埔一期的中将兵团司令官黄维在解放军的重重包围下走投无路,乘坐坦克逃跑,没想到最新式的坦克没跑多久就坏了。

于是黄维下车逃跑,到处都是解放军,没跑几步就被俘虏了。


因此,张军长和参谋长在坦克里被俘的场景是虚构的。

会议室里部署作战的国民党上将总司令是陈诚还是王耀武?


上将总司令官

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总长陈诚,当时在徐州坐镇指挥。

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指挥的败仗是孟良崮战役。

陈诚、顾祝同都是上将军衔,是老蒋面前的五虎上将,平起平坐,不会互相指挥。

其他北线主将王耀武、李仙洲,南线主将汤恩伯、王敬久都是中将。


总司令说:”陈长官电示,决战形势已见成熟,命令我所部即刻推进,消灭共军于沂蒙山区。

这就说明,他不是陈长官——陈诚。

是王耀武么?

中间发言的这个国民党少将军官看起来长相貌似王耀武。


王耀武不是少将,也不是上将,而是中将。

坐镇济南的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能指挥他的副手、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黄埔一期、中将、北线的李仙洲,但是他不会去指挥南线的张军长——张灵甫。

这个将官,一颗星,是个少将,坐在张灵甫后面,说明他不是张灵甫的上级。

王耀武是张灵甫老上级,对张灵甫有知遇之恩,张灵甫对王耀武很恭敬,不会坐在张灵甫下位。

说明发言这个军官不是王耀武。


这个会议,参加会议的十来个人肯定都是高级军官。

少将的职务军衔在国民党军队里顶多是个副军长,如果到一流部队里,都有可能是个旅长、团长。

如果他不是国防部、陆军总司令部等上级派来的,可能是总司令部的参谋处长、军统情报处长。不然,在国民党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会场上,哪有他一个少将大大咧咧说话的份?

这个少将军官是虚构的。

这个总司令不是陈诚也不是王耀武,而是时为徐州绥靖公署主任、国民政府陆军二级上将薛岳的化身。

抗日名将薛岳

薛岳,这个抗日战争中功勋卓著的名将,在解放战争初期屡战屡败。

《南征北战》里宿北战役戴之奇自杀、鲁南战役里马励武被俘都是他亲自指挥的。

他指挥的莱芜战役惨败,徐州绥靖公署被撤销,薛岳也被解职。

薛岳后随蒋军败退台湾,官至陆军一级上将,享年103岁。

这个总司令比较真实。

总统电谕


敌军总司令强调:“总统电谕:鲁南会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而历史上,这段话反而是陈长官——陈诚说的。

1974年版本的这个场景,司令官说:”委座电谕“。


1974版本《南征北战》

1947年,“总统”和“委座”这两个称呼都不对,时间穿越了。

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最主要的职务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这也是他一生中最辉煌 一个职务,所以“蒋委员长”的称呼在群众心目中根深蒂固。

1943年,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死了以后,蒋介石继任,他的职务就成了国民政府主席,也让主席这个原来的虚职成了最有权力的最高职务。

抗日战争结束后,军事委员会撤销,成立国防部,委员长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而总统的称呼,则是到了1948年,伪“国民大会”,“选举”蒋介石为总统,李宗仁为副总统,才有的总统称呼。

电影说的这个时候,1947年,怎么称呼蒋介石呢?

看当年的军事电报就知道了,应该称呼“蒋主席”。

一般的观众听起来可能觉得别扭,那就还不如虚构的、穿越的“总统”或者“委座“更容易入耳。

张军长、李军长的故事原型是谁


《南征北战》里面这两个国民党的军长,可谓是家喻户晓。

大家都说张军长的原型是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

李军长呢,他的原型是孟良崮上见死不救的李天霞还是莱芜战役五万只鸭子的李仙洲?

张军长在会议上指责李军长,保存实力,贻误战机。

这次战役李仙洲和张灵甫没啥交集,但是李天霞没少坑了张灵甫。

孟良崮战役前李天霞就擅自撤退,差点让张灵甫被华野包围。

孟良崮战役上,李天霞又派出一个连冒充旅部支援被包围的张灵甫。

本剧中参谋长笑话李军长:他和共军作战二十多年,魄力是越来越小了。

张军长:胆小的人往往总是失败。

李天霞部屡次遭到解放军打击,损失不小,确实害怕,瞻前顾后,这一点像李天霞。


在《南征北战》的作战计划中,整编83师中将师长李天霞和整编74师中将师长张灵甫同属于南线进攻集团,北线进攻而且兵败被俘的只能是李仙洲。

很多人弄不清楚,也有不少人,把《南征北战》和《红日》两个电影干脆就弄混了。

1963年电影《红日》里的主角,才是孟良崮战役被歼灭的整编74师中将师长张灵甫。


电影《红日》

李军长这个人物,明显也是虚构的。

军长还是师长?

重庆谈判后面国共两党经过谈判,同意军队整编。

国民党将原有的军,改为整编师,比如王牌部队、首都禁卫军陆军74军,改为整编74师,整编师长中将军衔,整编旅长少将军衔。

整编师长,就相当于军长。


《南征北战》的张军长

我军于解放战争开始后,八路军、新四军陆续改编为人民解放军。

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编制为野战军--纵队--师--团。

纵队相当于军,一个军一般下辖三个师。

我军的师长就是师长。

《红日》里的国民党整编师长张灵甫、李天霞实际上是军长。

而我军正式称呼则是纵队司令员(相当于军长)。

《红日》沈振新军长是虚构的人物,职务称呼不符合史实。


《红日》里的张灵甫师长,军衔少将。这是铨叙军衔

请你们再坚持最后五分钟

步话机里的李军长部哀嚎到:

请你们五点钟以前一定要赶到。请你们五点钟以前一定要赶到。”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句话张军长那边一连串说了四遍。

每次听到这段带有浓厚地方口音的旁白都忍不住想笑。

四点半,张军长看到指挥部的电令,命令他们三点钟和李军长在摩天岭会合。

张军长愤怒地把电报撕了个粉碎。

抢过步话机张军长回答:我们也遭到共军阻击,请你向我们靠拢。

在听到李军长最后的哀嚎,张军长还在打气。

李军长:张军长,请你看在党国的份上,伸出手来,拉兄弟一把吧。


张军长:请你们再坚持最后五分钟,请你们再坚持最后五分钟。

老大爷给解放军战士说:凤凰山和摩天岭距离20多里。

在摩天岭上看远处的大炮轰鸣,也能看出来,距离并不近。

望山跑死马,跑过去也得小半天。

坚持五分钟能干什么呢?

张军长派直升飞机接走李军长?

这不是张军长给李军长开玩笑的么?

所以有人说,这是当年编剧出了个”bug“。

那是不是编剧这么说,还有其他含义呢?

张军长:再坚持五分钟,就五点了,该下班了。


张军长代号101,抢占摩天岭

军迷都知道东野司令员、政委、参谋长林、罗、刘首长的代号分别是101、102、103。

我华野陈、粟首长的代号是501、502。

可能也会有细心的观众在听张军长发号施令的时候,他的代号也是101。

参谋长呼喊李军长是102,这个有点令人费解。

我军也缴获了敌人的步话机——对讲机,所以敌人说什么,我们也都听得见。

实际上,在孟良崮战役中,我军监听到的步话机里,张灵甫和整编25师师长黄百韬的对话,两边都是很客气地称呼:”张先生,黄先生“。

只有黄百韬呼叫张灵甫的时候叫他”张师长“。


张灵甫如果叫黄百韬的时候,按说就不能叫”黄师长“,应该叫”黄司令官“。

因为黄百韬是张灵甫这一路纵队的司令官。

和解放军的纵队不一样,国民党兵团所属的纵队是临时编制,并不代表级别。

张灵甫原来在李天霞当司令官的纵队里,因为李天霞擅自撤退差点被包围,张灵甫向国防部告状,撤了李天霞纵队司令官的职务。

张灵甫又主动要求,才归属了黄百韬纵队。


张军长:命令303五点钟以前一定要拿下摩天岭。

这里面有孟良崮战役黄百韬救援张灵甫猛攻天马岭,差点成功的原型。

黄百韬营救张张灵甫,到了紧急关头拼了血本,发动了一次又一次地集团冲锋。

守卫天马岭的华东野战军一纵一师师长廖政国,配属的3个团全部打光,只剩下身边几个警卫员,幸好是4纵10师28团2营路过,被廖政国拦下,才在最后关头阻挡住了敌人的进攻。

如果没有这支路过的队伍,黄百韬一旦突破天马岭防线,张灵甫很可能就会突围逃生。

抗美援朝的特级战斗英雄、“爆破大王”杨根思就出自开国少将、独臂将军廖政国将军麾下,他是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

抗美援朝只有两位特级战斗英雄,另一位是黄继光。


我军一个营能守住敌人一个军进攻么

一个营满编满员500人,阻击一个带有重武器的几万人整编师的进攻,无论是河滩还是居高临下的山峰,能守得住么?

守不住, 能守几天,那是开玩笑的。

战争不是神剧里的儿戏。

以当年的装备差距和技战术水平,敌我兵力1:1的情况下,能阻击住敌人坦克大炮的集团进攻也是很不容易的。

高营长这个营,在大沙河阻击敌人五天五夜。赶到摩天岭成功阻击敌人,告诉师长说是还剩下一连半没用。完成阻击又紧急追歼,最后用双腿跑过汽车轮子赶到将军庙,把张军长后路堵住。

这一个营,好像打不完的子弹,真是神兵天将,不太符合历史事实。

八天八夜拿下济南府的济南战役,华野攻城部队14万,而阻援打援的部队则有18万之多。

一个营,只是众多阻击部队的一个缩影。

《南征北战》是新中国第一部军事片。

这也能算是国产战争神剧的鼻祖了吧?


我军以一当十,英勇顽强,敌人狼狈逃窜, 最终失败,这是那个年代文艺作品正常艺术夸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