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52年,毛主席视察海军三层办公楼嫌太贵,张汉丞听闻后写下六个字

访客

前言

原海军后勤部长张汉丞,戎马生涯六十载,曾多次见到毛主席,受到教诲和激励。

张汉丞晚年时,每次回忆起和毛主席相处的情景,他都无比兴奋。


图 | 张汉丞少将

张汉丞是林伯渠的“护青”战友,毛主席夸他“有前途”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懋功县达维镇会师,奠定了长征胜利的基础。

8月中旬,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带领四方面军一部到达毛儿盖。时任交通队警卫排长的张汉丞,也随着部队来到这里。

以前,警卫排的主要任务有三个,一是保护首长和领导机关的安全;二是送信、传达命令;三是担负临时作战任务。到了毛儿盖后,又临时加了一项“护青”的任务。

毛儿盖,川北小镇,常年聚居着藏族同胞。红军长征到这里,因为藏民不了解红军,所以大部分都跑到山里去了。当时,正值青稞成熟的季节,田野上一片金黄。

为了保护藏族群众的利益,交通队长主动找到张汉丞说:“上级决定你们警卫排派出一个班看守田间的粮食,负责这项工作的是红一方面军的林老,你到他那里去请示。”

张汉丞接到命令后,急忙来到林伯渠的办公室,说明了来意,等候指示。


图 | 林伯渠

林伯渠说:“你负责看守地里的粮食,很好。这里都是藏族同胞,地里的粮食是他们一年的口粮。我们到了这里,不能让群众的粮食受损失。”

张汉丞点点头,表示认同。

末了,林伯渠说:“以后我们每天接一次头好吗?”

张汉丞说:“我每天向首长报告一次当天的情况,如发生特殊情况,随时报告。”

几天下来,林伯渠对张汉丞的“护青”工作非常满意,多次给予表扬。

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召开会议,张汉丞的警卫排担任警卫。在会上,毛主席作了报告。会议结束后,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从楼上走下来,这时,张汉丞正在门口执勤。

看到毛主席后,张汉丞马上敬礼问好,毛主席走到他面前,主动和他握手,笑着问:“叫什么名字啊?”

张汉丞说:“我叫杨业龙。”

杨业龙是他的原名,1937年,张汉丞被分配到“决死三纵队”以后,为了安全和保密,由戎子和同志为他改换了名字,姓氏随了他母亲。

毛主席继续问:“你在这里是做什么工作的?”

毛主席身后的林伯渠,插话说:“这是四方面军的警卫排长。最近,他们排还负责‘护青’工作。我们合作得很好。”


毛主席看着林、张二人,笑着说:“哦,原来你们是‘护青’的战友啊!好,好。”

张汉丞接着回答毛主席的问话,说:“到了毛儿盖后,我们排在林老的领导下兼做‘护青’工作。今天我们担任会议警卫。”

毛主席关心地问:“我们开会你听到一些什么吗?”

张汉丞赶忙回答:“报告主席,我们只负责警卫,排里任何人都不允许听开会的情况。”

毛主席用信任的目光笑着对他说:“你们自觉遵守纪律,这样很好。”接着,毛主席又热心地问:“你今年多大了?”

张汉丞回答:“21岁了。”

毛主席热情地勉励他说:“你很年轻嘛,努力干吧,有前途!有前途!”

望着毛主席离去的背影,张汉丞的心里感觉暖暖的。

张汉丞率一团破了阎锡山的“围剿”,毛主席:“不容易啊”

1937年冬,发动山西群众,建立抗日武装的张汉丞辗转来到了汾城。

时任中共山西汾城地下党县委书记的程谷梁为他安排工作,希望他到县大队二中队任中队长。

张汉丞没有推脱,全身心地投入到指导队伍的工作当中。不到2个月的时间,这支部队的政治觉悟和军事素质都有了很大提高。

1938年3月间,日寇攻占了汾城。为了适应抗战的需要,县大队改编为“汾城县抗日自卫队”,张汉丞任自卫队队长。刚上任不久,他就率部打了两个漂亮仗。

这天,群众反映,驻在汾城的日军“清水师团”的一部分骑兵,三天两头出来“扫荡”,做尽坏事。


图 | 张汉丞(前排左一)

张汉丞听后,怒目圆睁,拍案而起:“一定要收拾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于是,他迅速派出侦察员侦察敌情。很快,侦察员回来报告:“日本鬼子明天一早就要到北高腴一带‘扫荡’。”

张汉丞挥舞拳头说:“好,打他个措手不及!”说罢,他当即派人到驻地老乡家借了几十个铁耙子,一些粗铁丝。

自卫队连夜把铁耙子齿朝上埋在汾城通往北高腴的马路上,又以马路两边的树作桩子,拉上几条铁丝当绊马索。就这样,一个“铁耙子阵”诞生了。

深夜,张汉丞带领一个中队埋伏在离公路不远的深沟里。天刚蒙蒙亮时,急行的日军马队毫无戒备地闯进了“铁耙子阵”。

顷刻间,跑在最前面的十几匹战马被绊倒,日寇纷纷从马背上摔下,重重地砸在铁耙子齿上。伴随着日军骑兵鬼哭狼嚎,张汉丞一声令下,自卫队员们举起枪一起朝着逃窜的日军射击。

此战,张汉丞和战友们缴获了不少战利品。


过了不久,日军又在赵康镇修了个坚固的据点,继续残害百姓。张汉丞气愤地说:“对鬼子的猖獗,决不能坐视不管,应该教训他们一下。”

经过商讨,张汉丞拍板定下了“抬棺材打据点”的方案。

这天,在通向赵康镇的马路上,一群“送殡”的人缓缓行走。前面是吹唢呐的,后面是抬棺材的,最后是披麻戴孝的。

原来,这群人是化了装的自卫队员,他们把短枪别在腰间的衣服里,将长枪放在棺材板上,再罩上大红缎子盖着。

当“送殡”的部队走近赵康镇的日军据点时,站岗的两个日军端着枪拦住不放,表示要检查。

自卫队员们按照张汉丞的计划,以激将法惹怒日军,不一会儿,岗楼里跑出来十几个持枪的日军和汉奸。

张汉丞见人来得不少了,便向通信员使了个眼色。机灵的通信员心领神会地吹响了唢呐,自卫队员们迅速从红缎子下取出枪来,朝着敌人射击。出其不意!日寇被打得摸不着头脑。这一仗,张汉丞又打胜了。


5月,张汉丞走马上任任山西政治保卫第2支队第2大队大队长。这支新军表面上归属阎锡山的编制序列,实际上是由我地下党控制。往后,张汉丞率部在汾城与日寇开展了积极的游击战。

当地群众风趣地称张汉丞他们是“挂阎锡山的牌子,走共产党的路子”的抗日队伍。

1939年,阎锡山召集高级干部,开了一个以“降日反共”为方针的“秋林会议”。按计划,第2支队与第3支队被合编为新军第213旅。第213旅下辖第57、58、59三个团,张汉丞任第57团团长。

自第213旅成立之日起,就一直受到阎锡山的监控和打压。阎锡山对这支共产党含量很高的部队极不放心。过了大半年的时间,阎锡山终于把屠刀指向了这支部队,即历史上有名的“晋西十二月事变”。

12月初,阎锡山指使他的嫡系第61军、34军、83军,并附1个团,总计12个团的兵力,开始向第213旅的根据地步步进逼。


图 | 阎锡山

在此紧要关头,张汉丞等旅团主要领导召开军政会议,要求部队作好一切战斗准备:一旦阎军向我发起进攻,我们也毫不手软,予以还击,然后撤离根据地,东渡汾河,向太岳抗日根据地转移。

1940年元月,张汉丞率部甩开了阎军追击,冲破了日寇封锁线,到达了太岳抗日根据地,与“决死一纵队”胜利会师。

后来,张汉丞奉命到太行山北方局党校学习。有一次,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到党校视察,张汉丞前去拜访彭总。

在交谈中,张汉丞详细讲述了“晋西十二月事变”后突围的详细经过。彭总听后高兴地说:“你小张一个人单枪匹马进去,却把一个团浩浩荡荡拉出来,这本事只有共产党才有啊!这次阎锡山‘围剿’你们,大家都以为你们被吃掉了,因为你们正处于敌人的心脏地区,人又少,武器也不多,真想不到你们把队伍拉出来了,还消灭了阎锡山一部分人马,成绩确实不小啊!”

彭总回到延安后,向毛主席转述了此事。毛主席语重心长地说:“不容易啊,红军真不愧是播种机!”

毛主席视察海军三层小楼,张汉丞听闻后写下六个字

1945年8月,抗战胜利,蒋介石3次电邀毛主席去重庆谈判,举世瞩目。这时,刘少奇来到中央党校,给学员们作了一场关于毛主席去重庆谈判问题的报告,然后请大家讨论。

张汉丞从毛主席的安全着想,心里不愿意他去重庆。当天晚上,张汉丞惴惴不安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于是,他拿出纸和笔,给毛主席写了一个意见,建议毛主席不要只身入虎穴,可通过其他渠道和方式实现谈判意图。

第二天一早,他立即就通过组织把意见转呈上去。

毛主席高瞻远瞩,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他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决定赴重庆谈判。这种的勇气,把张汉丞深深地震慑到了。


建国后,张汉丞任第四野战军后勤部第二分部部长。

1950年2月,经毛主席批准,四野后勤部二分部北上,列入军委海军建制。10月,已调入海军的张汉丞带领海军后勤部机关移住北京。

1951年12月,海军提出要打好“三个桩子”,其中组织建设是第一桩子。从海军初建到1950年底,海军后勤各级组织机构五花八门,组织形式各不相同。为统一海军后勤体制,张汉丞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

过了一段时间后,张汉丞发现海军的供应仍然依靠各大军区。为此,张汉丞于1952年12月26日,以肖劲光司令员的名义向毛主席、周恩来、彭德怀写了一份关于海军后勤供应的报告。

8月2日,彭德怀看过报告后批示,海军后勤建立垂直系统,直属军委联勤,不经大军区,减少层次。8月3日,毛主席看到报告后批示,同意这个意见。

接到毛主席的批示,张汉丞立即组织后勤机关、部队忙碌起来。自1953年开始,海军实行了统一供应。

海军创建初期,海军司令肖劲光一行从长沙来到北京,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海军首脑机关办公全靠租住民房。身为海军后勤部长的张汉丞,心急如焚,寝食不安。


图 | 张汉丞(右四)

于是,张汉丞以肖劲光的名义再次给毛主席、周恩来、彭德怀写报告,要钱建房。

彭总看过报告后,在上面加了一条:同老百姓住在一起,很不保密。

随后,这份报告送到了毛主席的案头,他对海军机关建设已作过调查,于是,挥笔批了1000万元。

毛主席批了海军建营房的钱,张汉丞日夜忧虑的一大难题终于得到了解决。他赶忙在北京市区寻找建房地皮,几经波折,最终找到公主坟以南的一块地方,北京市批地1000多亩,海军机关就定在这里了。

毛主席为了解决海军住房的困难,舍得批钱,但他一向主张俭朴,反对铺张。

这天,毛主席听说海军在一个叫贡院的地方,建了一座3层司令部办公楼,这在当时的北京是很出名的。毛主席表示要亲自前去看一看。

1952年3月的一个早晨,毛主席在秘书陈伯达的陪同下,徒步来到了司令部办公楼视察。

那天是星期天,办公楼里只有司令部军务处长岳英在值班。他得知毛主席来了,赶忙出来迎接。


毛主席问岳英:“你们这栋楼房很不错嘛,一平方米要花多少钱?”

岳英如实汇报:“主席,建一平方米大约120元。”

毛主席露出惊愕神情,说:“好贵呦。”顿了顿,主席又说了一句:“现在我们国家手头紧张呐,要勤俭办事情。”

岳英走在毛主席前面,为毛主席作向导,讲解沿途的建筑。临走时,毛主席说:“我是散步来的,随便看看。”

很快,毛主席来海军视察的消息传开了。张汉丞听说后,非常兴奋。他还特意让岳英讲述了那天陪同毛主席视察的情景,听完后,张汉丞挥笔写下了六个大字——“少花钱,多办事”。

在短短的几年里,在张汉丞等人的领导下,初步建成了具有海军特点的后勤保障体系,保障了多次海战的胜利。


1961年10月24日,周总理出席苏共22次代表大会后回国,为欢迎周总理凯旋而归,毛主席、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机场迎接,全军驻京少将以上军官,身着礼服,列队站在停机坪一侧,静候周总理专机的到来。

突然,张汉丞感到身后有响动,他不由自主地向后看了一下。见毛主席过来,张汉丞急忙转过身来,恭敬地向毛主席敬了个礼。

毛主席神采奕奕地主动与他握手,那时,张汉丞喊了一句:“毛主席‘万岁’!”

毛主席听后,轻声地对他说:“不要喊‘万岁’,谁也活不到‘万岁’,不要惊动大家。”

这时,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周总理的专机到了北京上空,毛主席连忙向张汉丞招招手,便悄然离去了。

张汉丞目送着毛主席走远,激动地心久久不能平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