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解放战争没开打,蒋军中将就请陈赓吃饭,请老同学“多多关照”

访客

作者:闪闪

早在解放战争爆发几个月之前,华北的蒋军封疆大吏李文,就有了悲观情绪。

李文是蒋氏在华北的代言人,曾执掌30多万大军,随便跺跺脚,都能让京津地动山摇。

解放战争还没开打,李文就早早请陈赓吃饭,只因他们都是黄埔一期生,李文希望解放后老同学多多关照……

当时,蒋军虽然有和平和战争两个选择,但只有失败这一个结果。后来,陈赓的确关照了李文,可惜此人却辜负了陈赓的一番好意,不到黄河不死心。因为管理所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于是他精心策划出逃,途经港岛去了台岛,晚年靠卖糖为生,终究是自作自受。


(一)李文请陈赓吃饭,拜托以后多关照

1905年,李文出生在湖南新化的一个地主家庭,跟陈赓是湖南老乡,也是黄埔一期同学。

1944年,李文升任第34集团军中将总司令,后来又担任第4兵团司令。日本战败后,李文率部进入北平,接受日本投降,可以说是他的高光时刻。抗战胜利后,陈赓则担任我军太岳部队的谈判代表,参加华北地区的和平谈判。

1946年3月,陈赓接替许光达,担任我方在太原的谈判代表,调处晋鲁豫三省的摩擦冲突,对手则是蒋军、阎军、美国代表。敌人屡屡设置干扰电台,而我方的技术专家,用缴获的零件组装电台,保证了通讯无阻。

陈赓去北平的时候,见了3位重要人物,分别是周公、张治中、李文。周公是我方的谈判代表,张治中是蒋氏的左膀右臂,李文则是手握重兵的中将,此人在北平的军职地位仅次于傅作义。


(1946年周公召开记者会)

陈赓见周公时,周说:“人不能相信鬼话……”周指示陈,谈判务必要寸土必争,全国的老百姓都想要和平,但我们的军队,是一支随时准备打仗的军队,而不是等待谈判的军队。

周公的意思是,和平是需要用军事力量捍卫的,要把目光放在广阔的农村,不要存在和平幻想,谁敢侵犯1月13日之前的界线,就要坚决消灭谁!

陈赓见张治中的时候,张的说法跟周恰恰相反,正应了周那句“不能信鬼话”的说法。当时正在和平谈判,张治中自然一直喊着“和平口号”,希望双方放下刀兵和以往的成见,希望全国统一……

张治中的表情很严肃很认真,陈赓则摆出一副半开玩笑的姿态。张说全国统一之后,就不用再打仗了,委员长会改善你们的装备。陈赓笑着质疑,认为可能性不大。


(张治中)

张则变得更加严肃,认为蒋氏说到做到,认为蒋会言出必行。陈赓也严肃地说,1937年的时候,红军改编八路军,开始还能从蒋氏那里拿到点补给,后来不仅不给粮食弹药,还处处制造摩擦,故意派兵与我们开战,哪有友军打友军的道理?

至于所谓在统一之后,蒋氏会给军饷给装备,陈赓是不相信的。在陈赓严肃的时候,倒是张治中哈哈笑了起来,说陈赓还是以前的脾气,一直都没有变过。

在北平,陈赓也见到了老同学李文,李文对于战争的态度,则表露出消极的一面。李文设宴邀请陈赓,其实陈一般是不参加此类宴会的,尤其是以前黄埔老同学的宴会,但考虑到李文的特殊身份,所以赴约长谈。

在宴席上,李文面露无奈地说:“还是你们有前途啊!我们可没前途了……”

按照李文本人的分析,目前已经打败了日本,接下来双方将会和平谈判,如果谈判成功了,国家就会往统一的方向走。

李文认为,真到了那一天,我军肯定能得到老百姓支持;而蒋氏这边,根本没有民心。并且倘若谈判失败,双方真正开兵打仗,内斗严重的蒋军也大概率会落败。

参考当年红军时期,红军部队的数量虽然很少,但却能在广阔的区域打游击,并且打出了名堂,打得蒋军毫无应对之策。如今,我军已经有了将近百万的部队,对比红军时期,蒋军落败是早晚的事情。

李文说到最后,补充说:“看来我们只有去当‘白华’了,真到了那一步,请你老兄关照一下哟……”


(陈赓)

陈赓闻听此言,认为李文并不是在开玩笑,这恰恰反映出了,敌人高级将领对未来局势的一种真实情绪。李文是华北地区说一不二的实权人物,陈赓认为此人之所以说出这番言论,是因为内心深处对我军的畏惧。

(二)李文反叛蒋氏,又反叛我方,最终落得个病死台北的下场

1948年,李文成为蒋氏在华北的代理人,手下有2个兵团和平津周边地区的蒋氏嫡军,总兵力在30万以上,他一边跟我军作战,一边牵制华北的傅作义。

平津战役时,四野击溃华北之敌,李文反对起义,于是带兵逃出华北,在蒋氏面前痛骂傅种种不是。蒋又派李去四川,李跟二野交战的时候落入下风,于是战场起义。二野认为,李文是在必败的情况下起义,所以算作是投诚将领,不能给予起义将领的待遇。陈赓得知李文已投诚后,的确写过一封信,希望相关领导能够对李文加以照顾。


可是李文因为没有得到他认为的“重用”,所以心里有一股气,于是在1950年3月,借着出去学习的机会,先是进入港岛,又转道去了台岛。蒋氏一看李文回来了,假惺惺应付一番,随便给了个闲职。

与此同时,陈赓正在云南剿匪,得知此事之后,说李文爱耍小聪明,不撞南墙不回头。

实际上,我方已经考虑给李文部长级别的职务,他却跑了。对于李文的逃走,我方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即使提及也是委婉地浅谈两句。

李文晚年,在某糖业公司做顾问,1977年因病去世,时年72岁。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