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吃饱了撑的的诬告——打遍亲人无敌手的定安王朱成鏻

访客

天顺五年,明英宗朱祁镇收到了来自大同府代王的上书。一般来说藩王不会轻易给皇帝上书,除非遇到了自己无法解决的大事。朱祁镇看到代王的上书后以为代王遇到了大事,连忙打开御览,结果一看到里面的内容,朱祁镇气得破口大骂。没想到代王的儿女吵架互相骂大街,代王无法解决,直接上奏皇帝,要求皇帝做主。朱祁镇作为天子皇帝,那是要解决国家大事的,不是给代王解决儿女问题的居委会大妈,因此朱祁镇才气得如此失态。


代王为什么要上奏皇帝自己儿女的事,而且为什么他的儿女会打架,说到底都是吃饱了撑的,就是喝醉了引起的误会。

这位代王名叫朱仕壥,他是第二代代王,不过他的一生都很悲剧。代王出自朱元璋第十三子朱桂一系。

这位朱桂不是个好东西,一辈子没干过好事,结果却活得最长,享尽荣华富贵,为害一方。他不仅祸害老百姓,就连自己的妻子儿子他都要迫害,将徐王妃和世子赶出来代王府,让他们自生自灭。代王世子最终在和自己父亲较劲和压迫下死了,于是朱仕壥成了第一王位继承人,结果作为爷爷的朱桂居然接着迫害起孙子,就在这种情况下朱仕壥养成了懦弱但是又乖戾的性格。

大同位于北部边疆,主要是军事功能,而且朱元璋将代王册封在这里就是要其负担起防守任务,可是在明朝靖难之后,藩王的军事任务被取消,于是代王一系成了仅仅享受荣华富贵没有工作的人。

代王一系人越来越多,大同根本就负担不起,因此都察院左佥都御史王俭等人考察后认为除了留下代王嫡系外,将大部分支系郡王迁出,前往别的地区生活。

朱祁镇接到这个奏报后认为很符合实际,于是下旨让代王决定把那些郡王迁走。这一条指令一下子让代王一系炸了锅,当名单下达时,有人欢喜有人忧。有的人想走,毕竟自己和代王关系疏远,留下来也没用,而且大同战乱频繁,不如离开安全到没人管的地方开始新生活;有的人不想走,其中定安王朱成鏻坚决不想走。定安王朱成鏻是朱仕壥的次子,景泰元年被封为定安王,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赶走。

朱仕壥这个人性格怪癖,他因为长年受到爷爷的迫害,性格懦弱,内心自卑,认为所有人都要害自己,谁都容不下,甚至于连儿子都不相信。他始终认为儿子对自己有威胁,恰巧这次皇帝有旨让郡王离开,他借此机会可以让自己不喜欢的人都走,自然也包括自己的儿子,尤其是朱成鏻,这个儿子一点也不让人省心,成天和自己作对,几天就和自己吵一架,最好将他赶走,自己也省省心,当然如果世子能走就最好,可惜这件事办不到。


朱仕壥对自己的这些儿子没有什么感情,尤其是次子定安王朱成鏻和三子博野王朱成鐭,一心要赶他们两个走,甚至走得远远地,最好永远见不到。

对于父亲的这个举动,博野王朱成鐭没有问题巴不得马上就走,毕竟他知道待在这个老爹身边自己也过不下去。可是朱成鏻却反对父亲的决定。就连明英宗也感到意外,毕竟他的意思是将关系疏远的支系郡王迁走,作为现任代王儿子的朱成鏻可以不迁。而朱成鏻之所以不想迁走,因为他是次子,上面有一个大哥朱成链,如果大哥死了,没有后代那么这个代王不就是自己的了吗?自己要是走了,说不定大哥一死就让其他弟弟占了便宜,因此他想要留在大同。

朱成鏻提出了反对,他坚决要留在大同。可是朱仕壥却铁了心要赶朱成鏻走,结果朱成鏻就不走,坚决不搬家,于是父子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互相向皇帝举报对方。

朱仕壥的理由是皇帝旨意,朱成鏻的理由则是自己父母在不能离开,双方各执一词谁也不让。当这个官司打到皇帝面前时,明英宗也感到头疼,清官难断家务事,不过他还是派人了解了一下代王的家庭情况,得知了朱仕壥和朱成鏻之间的矛盾后,表示“今王乃欲并迁二王,原王之心只是憎恶二子,欲其远离不相见也。夫人伦至亲莫如父子,王视其子如胡,越然不使相见,何其乖戾至此。二王宜依旧居住,不准迁移。今后王宜务循正道,以保令名。长史须尽心辅导,若再缄默,致王有过举,必罪不贷。专书以达,惟叔亮之。”


明英宗明确了朱成鏻不用迁移,可以留在大同。代王朱仕壥惹不起皇帝,只能同意了,不过他更加恨自己的儿子了,因此这对父子彻底不来往了。

本来朱成鏻费尽千辛万苦不惜和父亲闹翻也要留下,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就好,可是随后他居然又和妹妹大哥都打起来了,基本上将自己家人惹了个遍。

得到皇帝撑腰的朱成鏻心情很高兴,然后一看日历马上就到自己的生日了,于是决定开个生日宴会庆祝一下。

当然朱成鏻已经得罪父亲了,自然不会再请父亲,于是他派人将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妹妹居顺郡主和妹夫许琮夫妇请来,和自己庆祝。


朱成鏻十分高兴,于是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酒,也一再劝酒要求妹夫不醉不归,一定要尽兴。许琮酒量不行喝了一会后感觉自己撑不住了,于是以上厕所为由离开了酒席回到了自己府中睡大觉解酒。

朱成鏻那还喝着了,一看妹夫上个厕所不回来就知道他借尿遁跑了,自己一个人干喝没意思,于是就派人去请妹夫过来接着喝。

许琮喝多了在家里正难受呢!一听朱成鏻还要自己回去喝,有些不高兴,于是就在那埋怨,由于喝了酒难免带有一些不文明的用语,这个仆人回去后自然就全部转述给了朱成鏻。

朱成鏻听了大怒,老子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居然敢骂我,你不过是我老朱家一个上门女婿,没有朱家你狗屁不是,现在居然敢骂太祖的后人。朱成鏻越想越气于是破口大骂妹夫。

许琮是回家了可是居顺郡主没走,看着二哥在自己眼前骂自己的丈夫,她自然不能容忍,于是拍案而起和哥哥对骂起来。


当然这场兄妹对骂不可能一直下去,骂了一会儿后,郡主就愤怒的拂袖而去。可是朱成鏻却不甘心,自己堂堂郡王被妹妹两口子骂了心有不甘,既然你们敢骂我我就让你们不得好死。

朱成鏻起了坏心眼,然后跑到了好久不登门的父亲家中告状。

朱仕壥看到他就不舒服就问他干什么来?朱成鏻表示自己这次来实在是为了代王家族的脸面来。

朱仕壥没弄明白什么是脸面?朱成鏻表示你的女儿居顺郡主不守妇道,居然和家中仆人私通,这要是传出去咱们代王家族脸面往哪里放。

朱成鏻这个诬陷够缺德的,居然这样给妹妹扣帽子。朱仕壥听了赶紧找来女儿,毕竟作为父亲他不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居顺郡主没想到二哥这样诬陷自己,既然他不仁就不要自己不义了。居顺郡主大喊冤枉,随后表示二哥这是诬陷,真相是朱成鏻不顾礼义廉耻,不顾二人的兄妹关系居然想强暴自己,被自己拒绝后心有不甘才来父亲面前诬告,要求父亲为自己做主。

二人各执一词,按理说正常人都明白这两个人绝对都没说实话,都是诬告,肯定是有什么事让二人结仇才这样互相致对方死地,即使都说的是真的,作为父亲也不能让家丑外扬,自己悄悄的解决。可是朱仕壥作为父亲居然把这件事当成紧急大事上报给了明英宗,要求明英宗解决,这才惹得明英宗大怒。


虽然生气,但是事关皇家脸面,朱仕壥已经将这件事捅了出来,悄悄解决是不可能了,于是无奈的明英宗只能派遣专案组进驻大同调查这起“私通强暴”案件。

专案组进驻大同后下令“拘许琮等一干人证到府”,同时传唤朱成鏻等人,同时朱成鏻为了干掉许琮,还找了另一个妹夫和许琮不和的徐廙给自己作证。经过紧张的调查问话取证,最后专案组并没有查出居顺郡主私通仆人的证据,也没有查出朱成鏻意图强暴郡主的证据,这两个人仅仅是因为喝酒骂街引发的报复。虽然主要的事没查出来,但是别的事查出一堆,就是许琮这个人不是个好人,家室不清,私通女仆,和歌伎有染等等。

这个结果让明英宗大怒,你们这是吃饱了撑的,自己打架居然连累到自己。自己作为皇帝天天有多少大事要办,哪有功夫管你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因此明英宗下达了多份圣旨将朱仕壥、朱成鏻、居顺郡主统统臭骂一顿,表示他们要是再打架胡闹,他绝不轻饶,随后将许琮徐廙等人免去一切职务,作为了结。

明英宗生气了,朱成鏻真的老实了一段时间,但是他并不是个安稳过日子的人,过了些年后,明英宗和朱仕壥都死了,朱成鏻又一次故态复萌,吃饱了实在没事不如打几场架消遣消遣,他和大哥新任代王朱成链干上了,朱成链讨厌这个弟弟,认为他留在大同始终是个祸害,朱成鏻则恨大哥不死,他们兄弟两个互相看不上眼,互相敌视,最后兄弟两个互相举报对方行为不轨,这让明宪宗头昏眼花,成天处理他们兄弟两个的事,最后忍无可忍派了驸马薛桓与刑部左侍郎董方一同前往大同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再次让明宪宗恼怒,这两兄弟完全是吃饱了撑的,就是互相看不上对方才动用国家资源举报的,这不是耍皇帝玩吗?


虽然朱成鏻兄弟互相诬告,但是他们并没有犯罪,明宪宗也没办法处置他们,最后只能下旨臭骂一顿了事,后来将朱成鏻迁出大同,赶到了忻州居住,谁也见不到谁,朱成鏻再也没有诬告的对象,没有和他打架的对象,这才结束了定安王的打架记录,他从此在忻州老实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