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招行第二任行长 三任行长为招行留下了什么(4):进入App时代,一家变“轻”的银行

访客

“从银行的角度看互联网,我们最羡慕几样东西:第一是流量。”——田惠宇

2013年5月,媒体对于招行的关注达到顶点,和今天常常被媒体提及的“后田惠宇时代”一样,当时最流行的用语是“后马蔚华时代”。

彼时媒体已经基本确定,接任者是时任建行零售业务总监兼北京分行行长的田惠宇。

田惠宇接手之际,招行总资产已经突破4万亿元,家底殷实但也有隐忧:于内,“二次转型”刚刚棋至盘中,他必须快速适应招行的水土,以推动转型;于外,以支付宝为首的互联网金融猛烈崛起,到处都是颠覆银行的声音。

就整个行业来看,田惠宇上任之时,也正值银行业黄金十年的尾声。

wind数据显示,从2003年到2013年的“黄金十年”,中国商业银行的净利润从63.05亿元增长至1.1万亿元,十年间暴涨近180倍,如果不是为了压降不良率,这些数字可能会更高,而2014年国有银行和包括招行在内的主要股份行业绩增速跌破两位数,经济下行、利率市场化、金融脱媒等因素都给银行业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

挑战之下,田惠宇该如何破局?

1、

2013年,余额宝一声炮响拉开了互联网金融大幕,半年时间规模就膨胀至5000亿元,这无疑是一条搅动金融业的鲶鱼。

余额宝之外,P2P、虚拟货币这两个已经不存在于“阳光”下的事物也在那一年搅动风云,资本大量进入、政策保持容忍,传统金融时常为“自己会不会被取代”而焦虑,甚至连“宇宙第一大行”都不例外。

在工商银行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时任董事长姜建清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银行是变化的行业,我们不会等待别人来变化我们!18年前,银行靠‘互联网+砖头’战胜了纯粹的互联网银行,这一次相信依靠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我们也一样创造出新型的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砖块”,这与马蔚华的“水泥+鼠标”其实是一个内核,在此前的十几年里,互联网大潮已经席卷银行业,从最开始办公用电脑到后来推出网上银行,银行业紧随潮流,当然最显眼的弄潮儿还是王世祯和马蔚华时代的招商银行。

2012年,中国手机网民首次超过PC网民,这标志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水泥+鼠标”已不足以迎合时代,还要再加一个“拇指”。

2000年1月,招行就推出了最原始的手机银行——通过手机短信服务平台向全球通手机用户提供理财服务,这也是国内首家;到了2012年,招行的发展模式已经变成“水泥+鼠标+拇指”,并提出了“移动金融生活一站式开放平台”的手机银行设计理念。

马蔚华时代的招行,也极具前瞻性的推出了手机钱包业务,不过与支付宝这一级别的互联网公司相比,招行的移动端用户和交易量虽然涨势喜人但总数明显不足,截至 2012 年 12 月 31 日,招行手机银行签约客户总数不足1000万,活跃客户不足300万,亟需深化。

田惠宇在接受《财新》采访时直言不讳:“从银行的角度看互联网,我们最羡慕几样东西:第一是流量。”在银行业打拼多年的田惠宇说,“银行奋斗这么多年,铺设大量网点,也就几千万客户,而互联网金融短短几个月就可以实现。我们思考的是:专业能力如何与流量结合。”

招行从深圳蛇口一隅之地发展为万亿大行,靠的就是不断地改革、创新,但它能否快速应对一群更会创新的新兴企业,这是个未知数。

同时,马蔚华时代招行的二次转型也并未结束,田惠宇曾表示:“某种意义上(二次转型)是一次没有终点的转型,我认为这是招行给自己提出的终极目标,也是商业银行都希望实现的目标”。

田惠宇时代的招行需要“承”前,更需要“启后”。

2、

时任招商银行董事长傅育宁曾透露,为了寻找马蔚华的接班人,招行曾在国有五大行副行长中挑选,但由于年龄的原因,后转向从五大行总监位置寻找适合人选。最后经过与银监会一年多的反复磋商,并和招行现有高管人员对比,董事会最终选定田惠宇。

田惠宇从1998年开始进入金融行业,1998年到2003年任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信托投资公司任副总裁;此后进入银行业,历任上海银行副行长、建设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建设银行深圳分行主要负责人、建设银行深圳分行行长,并于2011年出任建设银行零售业务总监兼北京市分行行长。

建行时代的田惠宇也曾因改革而闻名,在北京分行行长任上,他进行了机构改革和流程再造,将上百个的支行网点撤并至30多个,由于事涉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不少支行长因此离职。

“做他的手下压力很大,周六周日开会培训,周一周五都是营销时间,他经常夜里三点下班以后,第二天早上8点多又来上班,今后招行员工肯定更累。”在田惠宇接任前,建行员工评价道。

傅育宁力挺田惠宇的原因有三点:一是田惠宇年轻有为,有中外教育的良好背景;二是拥有在商业银行和非商业银行长期工作的经历,在建行主要工作中有多次表现出扭转局面的魄力;三是田惠宇在建行负责零售业务,这一点与招行的主要战略方向契合。

事实证明,田惠宇不仅在工作上与招行的零售战略契合,也传承了招行与时“越”进的基因——如果“二次转型”本质上是一个长期目标和方向,那么招商银行就需要一个更清晰、具体的转型脉络,这一切都在2014年年报中体现出来。

2013年,招行年报还多次提及“二次转型”,到了2014年则仅提及一次,取而代之的”一体两翼“、“轻型银行”等具有田惠宇时代标签的发展策略

一体两翼很好理解,以零售金融为“一体”,以公司金融、同业金融为“两翼”,那什么是轻型银行?

据招行2014年年报:轻型银行战略的本质和核心就是要以更少的资本消耗、更集约的经营方式、更灵巧的应变能力,实现更高效的发展和更丰厚的价值回报。轻型银行主要体现在“轻”的资产、“轻”的经营模式、“轻”的管理方式以及“轻”的商业文化上,通过从点、线、面各维度系统发力,最终实现以客户为中心,快速响应市场变化,为客户创造价值,从而实现自身价值的增长。

不过,这些依然是长期策略,在笔者看来,田惠宇对于招行最大的贡献在于:将其全面带入 App时代,将招行App和掌上生活变成了一个可以与任何互联网巨头掰手腕的资本,“银行卡只是一个产品,App 却是一个平台,承载了整个生态。”

3、

2015年是招行App的关键转折点,这一年,招行明确“移动优先”策略,全面转向“App时代”,形成了外接流量,内建平台,流量经营的互联网运营模式。响应战略变化,招行内部融合业务与IT部门,成立了手机银行项目组。

当时(2015年)我们意识到,未来银行的经营主阵地是App,不是网点。项目组的定位是一个产品部门,最重要的产品就是App。”招行的一位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围绕App的各项职能,内部对标互联网公司,组建了初步的组织架构,成员扩充至几十人。

“我们必须举全行洪荒之力,推进以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为目标的金融科技战略。”田惠宇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招行要不设上限地寻求数据、科技人才,要加快敏捷开发和云技术的创新应用,设立专门投资基金,孵化金融科技项目。

此后,招行对科技的投入达到了惊悚的地步:2017年年报中,招行提出将税前利润的1%(约7.9亿元)计提为金融科技创新基金,2018年投入仍是1%,不过从税前利润变成了营收,2019年这个数字继续增加至营收的1.5%。

在“洪荒之力”的加持下下,招行的两款主力App变得越来越互联网,接入两票(饭票、影票)业务、上线了小程序平台、引入政务服务......运营数据的增速如同搭载了火箭。

2018年初,招行提出把MAU(月活跃用户数)当成牵引招行零售金融转型的“北极星”指标,田惠宇认为,有了 MAU,AUM 及其他财务指标都是水到渠成之事。”

“如果招行零售1.0是用一卡通替代存折,2.0是用财富管理替代以存款为中心,那么正在进行的零售3.0则是用APP经营替代卡片经营。”田惠宇在2018年的中报业绩会上表示。

至此,招行全面进入App时代。

作为一个深度使用招行App的用户,笔者认为招行的两款App除了无法在阿里巴巴体系内直接结算外,完全可以对标支付宝的绝大多数功能,甚至在一些产品的体验上与支付宝相比各有千秋,比如对标余额宝、收益又比余额宝高的朝朝宝。

时至2021年,招商银行App和掌上生活App的月活跃用户(MAU)达1.11亿户,28个场景的MAU超过千万。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招行的运营数据意味着,无论是对BATJ还是TMD又或者是其他跨界者,招商银行在战场的选择上不再被动:别再说什么颠覆,且不说互联网公司有没有牌照和众多的网点、员工、资产,仅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大家也可以掰掰手腕!

若只论成绩,回首招行三任行长,他们在不同的时代进行了改革、创新,在不同的时代拥抱了当时最前沿的科技,在不同时代将“与时‘越’进”传承了下去。

出任招商银行行长时,王世祯54岁、马蔚华是50岁,由此可见年龄是前两任行长退任的关键因素之一,而田惠宇是60后,接任行长时48岁,如无意外他应该会成为招行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一任行长,但他却成为了历史上任期最短的一任。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快。没有不会离去的行长,只有不断传承的文化和不断完善的制度。

参考资料:

《新掌门:改革悍将田惠宇》

《亿万用户的智能财富生态圈,招商银行App进化史》

招行历年财报

标签: 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