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

惊呆了

张国荣65岁诞辰,一人一部心头好 是什么情况?

访客

张国荣的艺德是旁人无法比拟的,拍《霸王别姬》他在北京跟老师学京剧唱法,身段,拍完电影张国荣爱上了京剧,《风继续吹》只有哥哥能演绎出别样的味道,低觉性感的声音此生都不会再遇到。

张国荣65岁诞辰,一人一部心头好 是什么情况?

张国荣65岁诞辰,一人一部心头好 是什么情况?

如果张国荣还活着,今天该65岁了。旧爱唐鹤德深夜晒出“哥哥”生前庆生照并写道:“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生日快乐。” 对于我们来说,在这个周末最好的纪念哥哥的方式,也许就是打开电脑重温一部他的电影。下面这些经典台词你还记得吗?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霸王别姬》; 我钟意一朵花,不一定要把它摘下来;我喜欢一片云,不一定要得到它;我喜欢风,也不一定要让它停下。——《纵横四海》; 1960年4月16日下午三时之前的一分钟,你跟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得这一分钟,由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阿飞正传》;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春光乍泄》。

在《倩女幽魂》之前,张国荣最炸的片子是什么?无悬念,是《英雄本色》。但他和发哥是两个相反的形象担当,发哥是即将步入中年的最后一次热血,而张国荣这边却代表了对青年人身上的无知的那一部分的批判,即便吴宇森对此并不这么看。所以隔年上映的《倩女幽魂》极其重要,他是为那个时代的青年人正名,宁采臣看上去羸弱、懦弱、脆弱,但胸口里藏的是赤子之心。当年张国荣不敢接拍这部电影,因为他对神怪古装没有概念,直到徐克告诉他,这就是一个现代故事,你演的是一个刚刚开始上班族生涯的善良小职员,误入夜总会后的数晚遭遇,燕赤霞就是一名秉公执法的燕Sir,但是你不认同他。那时候的年轻人对政治仕途一点都不感兴趣,他们把所有的精力和承诺都投入进世俗之爱,这些阐释让张国荣觉得“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句诗词浪漫而写实。张国荣的本质是什么?就是“青年人”。他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大银幕青年第一代言,罗大佑评价他是一个不愿看到自己老去的人,我们每一次纪念他,其实是纪念我们自己还在留恋的青春。要记住《倩女幽魂》,记得它除了特别好看,还有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开始叫张国荣一声“哥哥”。

《阿飞正传》应该是张国荣电影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因为这部作品,观众才真正找到了张国荣真正的魅力,在此之前,张国荣更多的就是一个傻白甜的“小白脸”的形象,而在此之后,这一“小白脸”的形象才变得如此的戏剧性,充满着自溺与自毁的灼人美感。 很难见到像张国荣这样能把自私演绎的这么缱绻绯恻的人了,他之所以能够表演的那么让人心醉,在于他内在的那种极致的脆弱。这种一触即溃的不稳定感,他的任何造作与折腾都显得可被原谅了。这时他的反复无常,他的喜怒不定,他的挑衅与逃避,都成了一个精神洁癖患者与这个世界对抗时所碰撞出的火花。他的玩世不恭是被世界击败时残存的废墟, 他冷清的眉眼,是世界以痛吻我所留下的伤口。 影片中最美的画面就是他慵懒的对着镜子散淡地跳着舞。在这一刻,影片呈现出一种最孤独的温柔:这个世界,只有他自己才能配得上他,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安慰他。 王家卫发现了张国荣身上这种自毁的美感,之后我们在《霸王别姬》的程蝶衣身上,在《东邪西毒》的西毒身上,在《春光乍泄》的何宝荣身上,在《新上海滩》的许文强身上,在《红色恋人》里那个中共早期领导人身上,我们都能看到那种一以贯之的脆弱、绝望以及玉石俱焚时的闪光。 美是诱人的,脆弱的美是危险的,而与这种脆弱共舞的美是要命的,张国荣属于最后一种。

从1956年出生,到2003年从23层高楼上一跃而下,哥哥张国荣的一生虽仅有短短46载,但却留下经典无数,无论是在音乐,或是影视方面。而说起哥哥生前的各类影视经典,有人会想起《春光乍泄》、《霸王别姬》、《阿飞正传》等经典中的经典,也有人会想起《流星语》这类相较来说不那么出名,但却也获得高分的佳作。今天,是哥哥的65岁冥诞,我们又一次进入了“张国荣时间”怀念风华绝代的哥哥[心]小智今日问:如若要从哥哥生前留下的诸多经典电影中,选出一部心头好,你会选哪一部呢?

《鼓手》是较少被提及的张国荣出演的电影之一,这部在1983年上映的老电影,某种程度上可以是了解张国荣之所以是张国荣的钥匙。 《鼓手》似乎是一部励志片,一心想打好鼓的张国荣总要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然而,他又总能不管不顾的打下去,到最后,来一个圆满的大结局。 张国荣在《鼓手》里的呈现,已经和他后面那些更为经典的电影有某种一致性了。打鼓时的他,似乎内心有无穷的力量,要爆发要释放要呼啸而出。而其它时候,他又松弛极了,那种懒洋洋的调子,似乎连他自己都拿它无可奈何。 拍于1983年的《鼓手》,对于自身所处的时代有着非常大的不认同。电影里张国荣的父亲是一位编剧,因为不愿意写出强噱头弱内容的剧本,而有被时代抛弃的可能。年轻的郑丹瑞饰演的编剧说:现在戏通不通已经不重要了,太畅顺了反而没有时代气质了。这一句话也可以看作是导演杨权对他所处那个时代的鄙夷。 而当我们把视野拉得更长,我们就会发现,杨权所鄙夷的“时代感”恰恰成为香港电影黄金期的重要元素,而杨权想证明自己懂80年代年轻人的《鼓手》,鬼使神差的为一代巨星热场,这些种种,都不禁让人唏嘘不己。

标签: 诞辰 心头 张国荣